《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娄卿染蓝西宸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无删减阅读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小说简介

娄卿染蓝西宸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该小说讲述了娄卿染蓝西宸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古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劳累猝死穿越,成了不受宠的嫡女。娘失踪,爹无视,继母打压,庶妹欺凌,还有个勾搭成奸的未婚夫?What?她堂堂21世纪惊采绝绝的的神医圣手,岂容他人放肆欺负!斗庶母,虐渣男,大杀四方。可身后却有一个病恹恹俊美绝伦的男人委屈道:娘子,你是不是想困住为夫!…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 第一十章 被喂毒血 免费试读

第一十章被喂毒血

蓝泞裕怒气冲天,像极了一只马上就要爆炸的河豚。

“娄卿染,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活着!”

可能真的是被气到了,他忍无可忍的拔出了剑,朝着娄卿染就刺了过去。

“我去……”

娄卿染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推了出去,一半的身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蓝西宸你知不知道怜香惜玉……”

抱怨的话未说完,蓝泞裕的剑再次砍了过来,娄卿染往旁边一滚,可速度慢了些,手臂被划伤了。

她捂着手臂,被逼到了角落,已经退无可退。

“娄卿染,你去死吧!”蓝泞裕面部狰狞,毫不留情刺去。

娄卿染下意识用手臂档。

完了完了……刚活过来,现在又要死了。

也不知道下次能不能穿好一点。

然而想想中的疼痛迟迟没来,她缓缓的睁开眼睛,一个高大的背影站在她面前,手握住蓝泞裕拿剑的手,挡住了他刺过来的剑。

“阿九,你真的让我太感动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娄卿染简直想扑过去给阿九一个么么哒。

当然她也这样做了,只是被躲开了。

“主子!”阿九连忙去扶踉跄走过来的蓝西宸。

蓝西宸看着蓝泞裕,“二皇兄,杀害将军之女的罪名你担不起吧,更何况,她还……”

“你也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啊!”蓝泞裕拿着剑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

“你若真的想杀也可以,但是不要让她死在我的府上。”蓝西宸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娄卿染目瞪口呆。

What?

她想她应该是听错了吗?

结果就听到那悦耳好听的嗓音说出让人怒气冲天的话,“你快离开,别弄脏我的王府。”

“蓝西宸……”娄卿染怒喊一声,突然收起了愤怒冲着蓝西宸嫣然一笑。

蓝西宸眉头微蹙,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下一秒,噗通一声,娄卿染白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

蓝西宸:“……”

蓝泞裕:“……”

阿九:“……”

哼哼!想赶我走,门都没有!

她现在在宸王府上昏迷,蓝西宸总不至于直接把他扔到大街上吧。

她是丢得起这个人,但他堂堂五皇子丢得起那个人吗?

蓝西宸嘴角勾勒,眼中的兴味更浓了。他转而看向还没缓过神的蓝泞裕,淡淡道,“二皇兄,她是父皇派来的,要是出了事我们两人和担戴不起。”

蓝泞裕抓紧手中的佩剑犹豫了一阵,最后拂袖而去。

听着走远的脚步,蓝西宸毫不怜香惜玉伸脚踢了踢地上的人,“还装死?”

娄卿染睁开一只眼睛观察了局势,确定蓝泞裕已走,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忍着手臂的疼痛叉着腰道,“若不是你冷眼旁观,见死不救,我至于想到这种办法吗?”

蓝西宸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走到床铺上。

看着那潇洒的背影,娄卿染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就想好好跟他理论一番。

“我来你的府上,可是为了给你治病,结果落了个好心没好报的下场,你这么做人是不是……”

后面发泄愤怒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下巴一疼。

紧接着,带着血腥味的液体被强行灌进了嘴里。

“唔……”娄卿染一阵反胃,想吐。

结果鼻子也被捏住,她被迫咽下嘴里的东西,蓝西宸才放开。

“咳咳咳……”娄卿染剧烈的咳了起来,“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那东西带着血腥味,不会是血之类的吧?

应该不至于那么变态吧?

蓝西宸一边慢条斯理的用汗巾擦手,一边云淡风轻道,“是人血。”

“什么?”

这个变态!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了,穿越过来竟然什么事都能遇到。

“我的血……”

娄卿染本想破口大骂,只是在她一抬头对上蓝西宸阴沉的眸子之后,瞳孔不受控制的收紧。

她给蓝西宸号过脉,自然知道他现在身上的毒早就已经渗透到了他的血液里,如今他给自己喝了他的血……

“你好阴险!”喝了他的毒血,她便和他一样身中剧毒。

“你自己快死了,偏偏还想拉我给你做垫背,我不就占了你几次便宜吗?不就是想娶你吗?你至于想我死吗?看不出来,你这男人竟然如此偏执歹毒。”娄卿染气急了,也不管什么颜值什么实验体了。

蓝西宸顿了下,丢掉手里的汗巾,缓缓上前走到了娄卿染面前,“我的毒早已深,入肺腑无药可解,但是你不一样,只要及时吃了解药,就能保住你的命。”

娄卿染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你又在威胁我!”

“不错。”蓝西宸毫不掩饰。

“今天在这个房间里看到的听到的知道的一切,若敢说出去半个字,你就等着毒发身亡,惨死街头吧。”

反驳的话咽下,娄卿染沉默了片刻,态度竟然放软。

“王爷,我不是说了嘛,我们早晚要成为一家人的,我不会做害你伤你的事,你又何必这么威胁我呢。”

蓝西宸嗤笑一声,显然不相信娄卿染。

“王爷你放心,就算你不给我解药,狠心的看着我毒发身亡,我也不可能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半个字。”娄卿染冲着蓝西宸娇媚的笑了笑。

心底却恨不得撕了蓝西宸。

等她花时间研究出解约,必将他踩到地上狠狠磨蹭。

至于现在哼哼……

娄卿染离开了主院,在偏院住了下来。

因为皇上的旨意,想远离变态,也不行。

“啊啊……”晚上,娄卿染越想越气,气得睡不着。

刚刚穿越过来,这蓝家的男人一个两个接二连三欺负她,这口恶气她怎么可能这么咽下去。

“蓝西宸,蓝泞裕,你们两个人,谁都别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