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璟纪泽远小说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小说介绍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的主角是颜璟纪泽远,斯岑是这本小说的作者,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推荐给大家,大家不要错过这本小说哦。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每颗心上总有个地方(1) 免费试读

入梅第一天,天降暴雨。雨点瓢泼,倾泻而下。Y市各处都大面积积水,不少车直接几乎没顶的泡在水中。颜璟住的那一个区特别严重。

Y市城不大,但是经济繁荣,人口集中,加上时不时整修道路,到处是地铁工地,于是交通变的很可怕。颜璟基本上每天都会早出门避开早高峰,一般距离规定上班时间半个小时,她已经在自己的格子间坐好。但今天,她只能坐在公交车上堵在一片汪洋之中。

车窗外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雨水像帘幕一样遮住了视线。车厢里不时传来叹息声,颜璟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经快到9点,而现在就算跳下车去也赶不及到事务所。她心底焦急的要命。有容接了一个大型企业的收购案,照理说像她这样的新进助理律师处在学习的起步阶段是不会有机会参与这样重要的案子。但是郑容不光让她参与而且指名让她做他的助手。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好多资历与她相当,甚至比她更早进有容的律师颇有想法,这让颜璟在事务所成了众矢之的。

颜璟虽然是不太在乎旁人的说法,但这的确是个太好的机会,不说晋升就是学习经验也十分难得。她工作的更加用心,小心翼翼的不让别人抓住纰漏。今天上午恰好有这个案子的讨论会,她却被堵在半路上动弹不得。

车子蜗牛似的一点一点向前移动着,见路况一时半会是好不了,颜璟赶紧拿出手机拨给自己的组长。

电话那头的消息让她提着的心霎时落了下来。

“今天大雨,路上到处都堵,所里好几个律师的车子都泡了水,郑律师发话上午的会挪到下午了。”

颜璟迟了二十多分钟到事务所。她那一片开放式办公区基本都到了,只是旁边的独立办公室大多都空着,该是都在处理泡水的名贵爱车。

她坐下来喘了口气,擦干湿漉漉的腿,有人就来敲她的隔板。一抬头,赵祈颂倚在板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前天让你整理的文件呢?”

颜璟擦干手上的水珠,从桌上的一叠文件夹里抽出一个,递给赵祈颂。赵祈颂接过来,随意翻了两页,合上说:“到我办公室,有些问题没整理清楚。”

他先转身往办公室走。她扔了擦湿的纸巾,站起身来跟在后头。

进了办公室,赵祈颂一坐下就听到颜璟说:“赵总,HR安排了那么多面试,你就没有一个合意的?”

这段时间,颜璟一直被借调在咨询部,工作大多是和赵祈颂接触。赵祈颂表面上看似冷淡,但会不时表现出尖锐,特别在事务所内部利益分割上。事务所早就派系分明,暗涌不断。赵祈颂不想也不能加入任何一派,乖张的自称一派。而颜璟原本就因为性格原因和同事走不近,现在突然被委以重任,被孤立的更加严重。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被一个个圈子包围,身处暗涌的漩涡中,两个异类产生了微妙的契合感。几个月的工作下来,两人已十分融洽。

“我说,”赵祈颂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你正式调到我部门工作怎么样?”

颜璟心底微微叹息,这是事情他已经纠缠了好久。她志不在此,再加上现在已经跟上了个大案子,她怎么可能放弃法律部转投咨询部。

“赵总,这是不可能的。”颜璟实话实说。

“不可能。”赵祈颂叹了口气,微微皱眉,“为什么不可能?你呀,目光短浅。咨询部做得好不会在法律部赚的少,而且工作轻松,有什么不好?”

颜璟想说,她辛辛苦苦打了四年工,拼死拼活过了司法考试,不是为了只在格子间里检查道歉稿的语句是不是通顺,有没有错别字。

不过,她终究没有说出口,而是换了种说法:“术业有专攻。我是学法律的,还是希望学有所用。”

赵祈颂望着她的眼神没有松懈,似还不死心。颜璟急于摆脱这种状况,于是问:“赵总,来面试的都不错,你怎么都看不上呢?”

“因为他们都不是你。”

赵祈颂这意味不明的话让颜璟愣住了。然后他才接着说:“新人进来了要教,一切从零开始。你已经是个成品了,用着多顺手,况且还算训练有素。”

颜璟知道自己的抗压性确实比一般人强一点,这点还得感谢她的老东家。

“谢谢赵总夸奖。不过,我的决定不会改变。”

听颜璟镇定的说完,赵祈颂的脸上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不过马上就平复了。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他说。

颜璟已经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于是转了话题:“上次的案子那个纪泽远记者会是按照策划方案进行的吗?”

赵祈颂没想到颜璟会问这个问题,加之时间有点久,他略加思索才回答:“记者会是方案里的,但是内容变了。本来是说让录音里的当事人出来澄清,罗艾迪说会安排。结果纪泽远坚决不同意,自己出去澄清。这是招险棋,比原来的方案失败率高多了。不过这小子运气不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颜璟想起当时罗艾迪把她找去,让她露面澄清的事。那时纪泽远突然惹怒她的事,后来想想也很奇怪。

“郑容这个表弟也真是个怪才。”

颜璟飘忽的思绪被赵祈颂的话拉了回来。

“纪泽远是郑律师的表弟?”颜璟小声不确定的询问。

赵祈颂没有立即回答,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嗯,大概是远房表兄弟吧,关系不是很近。我也就是听郑容随口一说,可能听错了,不是他。”

颜璟也就是觉得诧异随口一问,并没有非得确认不可,听赵祈颂这么说也没放在心上。要是他和郑容真是表兄弟,也就是在心里暗暗感慨一下,这个世界真是小。

事务所去年签了一个大客户,尚维重工。郑容亲自出面,谈了好久才最终搞定。今年尚维有个大的收购计划,事务所全力跟进,全权负责收购的法律事务。

因为大雨中断的会议在下午开了。颜璟走进会议室,会议桌已经坐满了高级律师,她进去微微一愣,默默的在一个角落的椅子上坐下。那一桌的人,一个劲的谈论着早上的暴雨,车子的受损情况,谁也没有注意到进来的颜璟。

“颜璟,张薇今天请假了吧,你过来做会议记录啊?”靠她最近的一个高级律师转头对她说。

颜璟也不解释,只点了点头。

郑容进来的时候,会议室里的声音安静了下去。他在正中央的位子坐下,其他的人都调整了坐姿,丢掉了刚才的闲适,换上了专业的样子。

郑容环视了一下会议桌,视线定格在了角落,“颜璟,坐到会议桌上来,离那么远,怎么参与讨论?”

一桌子的人突然面面相觑,而后的事情更让他们吃惊。郑容在说完话之后,还腾了自己身边的座位给这个刚刚成为助理律师的菜鸟。

焦点突然集中到了颜璟的身上,她自然是感觉不自在的,但大老板发话,她也知道只能乖乖照做。等到她一落座,郑容立刻宣布会议开始。

会议结束之后,颜璟留下来整理资料。

“颜璟有什么背景啊?才刚做助理律师就跟大案子。”

“我老板跟我说的时候,我都惊住了。”

“是啊,她来这里也一年多了,平常根本看不出来。”

“陈薇跟着郑律师那么久了,颜璟一来就被挤掉了位子。”

“真是人不可貌相。”

“但是陈薇今天没来上班,也许真是陈薇请假,颜璟才顶上去的。”

“唉,谁知道呢。”

两个助理律师在女洗手间聊得正欢,颜璟在里面的隔间则心思沉重。她们的问题也在她心头环绕。她是毫无背景可言的,工作能力郑容以前应该也看不见,让她直接参与到事务所的核心中也着实是非常大的提拔。

不过,这些疑惑只是在她脑中一闪而过。以前有人说过,她的性格逆来顺受,但是她更喜欢理解成既来之则安之。天上掉下了馅饼,与其等着饿死,还不如先咬上一口。

等那两人走了,颜璟从洗手间出来,回到座位上,准备处理完手头上的收尾工作。四周的独立办公室灯都灭了,颜璟关了电脑,下班回家。

她刚起身,桌上的座机就响了。

“喂,你好。”

“颜璟,我是郑容。请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颜璟抬头,果然最里层那一件办公室还亮着灯。

“好的,我马上来。”

电话里的郑容声音和平常一样非常平静,但她进办公室的时候还是怀着忐忑。

郑容还在看资料,颜璟进来的时候,他的脸才从电脑屏幕上转过来。

“郑律师,你找我。”

“对,坐。”

郑容一贯温文有礼,但职业的关系让他不乏凌厉。一开口,就算只说几个字,透出比他年纪更为老练,谁都无法忽视的沉稳。颜璟见过他在法庭上唇枪舌剑的凌厉模样,后来见他都是又敬又怕。

“今天开会的资料整理好了吗?”郑容问。

“整理好了。”

“好,你先发给我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以后就这样做下去。”

“但是,这些工作都是陈薇做的。”颜璟大着胆子问。

“嗯,对。以后都由你来做,有问题吗?”郑容抬起头来,认真的询问她。

“但是,”颜璟有些疑惑,陈薇是已经有三年执业经验的律师了,是郑容的得力助手。和普通的助理律师,特别是她这样的菜鸟级别完全不同。

“如果有问题的就提出来,没有问题就开始做,可以吗?”

颜璟自然是有疑问的,但既然老板的意思已经决定了,她就该接下工作。

“没有了。”她回答的很干脆。

“那就好。”

关了电脑,郑容起身对颜璟说:“很晚了,先下班吧。你没有车对吧?”

“我没有。”颜璟回答。

他穿好了西装外套,“那我送你回家,大雨不好打车。”

颜璟本不敢劳烦老板,想说不用,但是郑容已经先出去了,她只好迅速起身跟在他身后。他们走出办公室,整层楼的灯光全部熄灭了。

车内的空间更狭小,距离更近,更感觉到紧张。颜璟姿势僵硬的坐在副驾驶座,等待着开车。郑容系好了安全带,打动了车子。

“你家住在哪儿?”

“南市小区。”

“那儿地理位置不错,交通很方便,就是小区老了些。”

“嗯,我们住那儿好多年了。”

两人聊了两句便没了话,车内一片安静。颜璟转过头,将视线望向窗外,深夜的街道黑暗又寂静。

“刚才在办公室你似乎有问题呢没问完。”郑容突然发话。

颜璟正在放空,听见了他的话,忙转过头来,眼神还带着迷茫,“什么,郑律师?”

郑容边开着车,边说:“你好像不是很愿意接陈薇的工作。”

“我没有那个意思。”颜璟急忙解释。

“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可以把真实的想法和我聊聊,我们是同事,也需要交流嘛。你放心,车里没有录音设备。”

虽然郑容的语气很轻松,但颜璟还是仔细想了想,然后回答:“陈薇的资历和能力都比我好很多,那些工作我可能不能和她一样做的很出色。”

郑容笑,“资历我承认有容从初级律师做上来的没有人比陈薇更好。但是能力嘛,并不仅限于做的时间长短。”

郑容的话并未解开颜璟的疑惑,她想不出自己哪里有在他面前表现出过出众的工作能力。

“工作能力这样东西其实是多方面的,而且也不局限于一项工作内容。赵祈颂和纪泽远是我见过最难搞的两个人,你能跟他们一起工作,还让他们对你赞赏有佳,那就是非常好的肯定。”

颜璟怎么也没想到郑容最终道出的原因是这个。人生的奇妙之处突然显现了出来。竟然是那两个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人将她推上了职业生涯的高起点。

“那些工作和这个不能相提并论的。”毕竟她要接手的工作专业性更强,以前的工作经历并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帮助。

“良好的工作态度已经给你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没开始做就退缩,不要说在这行有发展,就是立足也不可能。我对你有信心,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和我一样,建立信心。”

郑容开到小区门口停下了车,在颜璟下车之前,他说:“不用太担心,你可以的。”

颜璟回头,礼貌的一笑,“谢谢郑律师。”

小说《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每颗心上总有个地方(1)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