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抬棺》张九阳林婉 《九龙抬棺》精彩阅读

《九龙抬棺》小说简介

张九阳林婉是小说《九龙抬棺》这本小说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当家,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生老病死,都有征兆之说,那你知道人暴毙之前的征兆是什么吗?这一切,要从死人给自己抬棺说起。…

《九龙抬棺》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小崽子,可算逮着你了。”

李四狗骂骂咧咧的走过来,站在我的面前,脖子上还绷着石膏。

“原来老东西就葬在这里呀”

说着,李四狗走到葬坑边往下一看,接着也愣住了。

“这怎么有两条鱼?”

我闭口不言。

李四狗看着阴阳鱼,突然狞笑一声,“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爷爷抬了一辈子棺材,肯定会给自己找个好地方,看来这八成是个风水宝地。”

说着,他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这么好的地方,可不能便宜你们张家?”

“你什么意思?”我心中暗叫不好。

“什么意思?这么好的地方当然要埋我们李家人。”

说着,他对着旁边的人一挥手,“把石碑给我砸了。”

“你敢,做这种事你不怕遭雷劈呀?”我眼睛一下子红了。

旁边的人却不管这个,嘿嘿笑着就走了过来,夺过我手中的铁锹,就狠狠的朝着石碑砸了下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强突然一道闪电落了下来,一丝不差的落在这个人的身上,咔的一声巨响,这人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来,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不动了。

我们几个都被这雷吓得慌忙后退,然后扭头看着冒着白烟的尸体,半天没反应过来。

邪性,太邪性了!

另外一人显然是吓坏了,说见鬼了然后拔腿就跑,李四狗终于反应过来,喊也不听,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一把猎枪,一咬牙一枪打在了这人的身上,这人身体一个踉跄,然后继续往前跑。

李四狗骂了一声**,猛地调转伤口指着我。

“你来。”

我冷哼一声,死死的盯着他,“你做了这么多坏事,老天爷都不放过你。”

李四狗啪的一枪杆砸在我脸上,直接将我砸的一个趔趄。

随后,他将枪口对准了林婉。

“你再废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女朋友?”

“还不给老子动手。”

李四狗大吼一声,撕拉一声扯开了林婉的外套,用手狠狠的在林婉脸上捏了一把,吓得林婉惊声尖叫起来。

“你放开她,我砸!”

我眼睛通红一片,可也只能乖乖就范,我不能不管林婉。

弯下腰,从尸体手中捡起铁锹,起身的时候,我却愣在了原地,目光死死的盯着李四狗的身后,嘴巴一点点张大。

李四狗的身后,一副四四方方的棺材正缓缓的飘了过来,准确说,是被八个依稀可见的黑影给抬过来的。

看到爷爷的棺材,我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暗暗的松了口气。

因为我知道李四狗要完了。

李四狗见我弯腰不动,顿时骂骂咧咧起来,“你特妈怎么不动了,见鬼了?”

说着,李四狗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这时候棺材就停在距离他两米开外的地方,李四狗浑身一个哆嗦,然后就愣在了原地。

这够日的显然是被吓傻了,趁着这个功夫我一把将林婉拉进了我的怀里,她身体吓得瑟瑟发抖,我连忙搂住她。

八个身影很模糊,我无法看不见他们的样子。

“呼……”

爷爷的棺材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从李四狗的头顶上飘了过去,阴冷的风猛地吹在他脸上。

李四就仿佛是中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几秒钟之后他口中就发出了咯咯的怪笑,如同所提线木偶一样缓缓的扭过了脑袋。

一道闪电滑过,我看见了李四狗的脸,他在笑,笑得很诡异,然后他便迈开脚步,木偶一样的向着葬坑走了过来。

一边走还一边咯咯笑,诡异的声音让人身体发麻。

“我该死,我有罪。”他木讷的说着。

等他走到了葬坑边时这才停了下来,突然将枪管杵进了自己的嘴巴里,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嘭”

枪声响起的一瞬间,我和林婉同时一个哆嗦,林婉吓得一头扎紧我怀里。

随后,李四狗的尸体就掉在脏坑里。

说真的,这一刻我被吓坏了,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过了好一会,林婉这才缓缓的扭过头,看着李四狗的尸体,她缓缓转身哆哆嗦嗦的走到了一棵大树下蹲了下来,双手捂着脸埋进了自己的膝盖中。

这一切对她和对我来说都难以接受,更何况她是个女孩子,没有亲眼目睹过活人死去的场景,就不会体会我们当时的心情。

我看着脏坑里的尸体,狠狠地吸了口气,正准备将尸体弄出来的时候,爷爷的棺材却突然飘到了正上方,然后砰的一声落了下去。

我顿时傻眼了,林婉也不由得抬起了头

“怎么办?”

她声音虽然有些颤抖,可比我想象的要坚强,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了,棺材这么重,我不可能抬得动。

就在这时候,棺材内突然传出了轻微的敲击声。

“咚……咚……”不多不少刚好七下。

人活一世,生而为极,死而为斗,而北斗为七,爷爷这是在告诉我,七星归位,入土为安。

果然,七声过后,原地刮起一阵狂风,那模糊人影也随大风消失在了原地,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风止,云歇,雨停!

一切尘埃落定。

李四狗的尸体也只能这样了,这样也好,恶人终究恶报,李家的报应要开始了。

棺材压人,永世不能翻身,这李四狗死了,他李家的气运也会受到影响,别的不说,最少会被我张家压的死死的。

既然这是爷爷的意思,我选择相信爷爷。

深吸口气,我开始填土封碑。

等我弄好这一切的时候,天刚好亮了。

我看向看龙山水库,并非真的决堤了,只是大坝某处外口塌陷了一个缺口罢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我和林婉歇了片刻,一道清晨的阳光照射过来,落在墓地上,我站起来活动着筋骨,目光环视一周突然愣住了。

此时,墓碑面朝东南向阳而立,背靠二龙山,左侧傍着水库,而我脚下的松树林进却刚好在这二龙山龙口之上。

我明白了,这里,竟然是二龙戏珠!

怪不得脚下这里地势塌陷,唯独这松树林屹立不倒,原来是块龙珠地。

只是这龙珠挨着村路太近,旁边有沟壑杂草,附近有地势极低,平常根本无人注意,反而成了最好的伪装,不仔细看这就是一块野地。

唯一美中不足,这里木气太重,尸体可长年不腐,李四狗压在这里,真的好吗?

我让林婉先回去开车,等下我们直接进城。

随后我打开背包,拿出香烛给爷爷点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就在我准备起身的时候,不远处的二龙山突然震动起来,隆隆两声闷响,我仿佛听到了一声不甘的怒吼,紧跟着我身前的石碑突然咔嚓一声裂开了一道口子。

我心中着急,连忙用手去扶石碑,就在我接触石碑的一瞬间,石碑中突然有一股暖暖气流顺着掌心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我顿时感觉精神一震,然后这气流就消失不见了,就仿佛是错觉一样。

而老龙山的震动也停了下来,石碑上却多了一道拇指粗细的裂纹,石屑剥落,墓碑上碑文也跟着模糊不清了。

我看着二龙山的方向久久不语,脑海中回想着前天和爷爷的对话。

渐渐的,我心中有些明了。

二月二龙抬头!

而那两条鱼……

我深吸口气,看着爷爷的墓碑眼睛微微发红,我终于知道爷爷干了什么。

几分钟后,林婉车子开了过来,我再次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随后,我对着二龙山的方向一躬到底。

毕竟是我抢了它的气运。

随后,我毅然的上了林婉的车,直接向着市里开了过去。

可我知道这件事情才只是刚刚开始,爷爷生前所交代的三件事情,有两件我都犯了忌讳。

林婉拔掉了石碑下面蟒蛇头上的铜钉,好像是放出了一个了不得的脏东西。

而下葬的时候,李四狗又跑了出来,死了两个,跑了一个,一切都多了变数。

至于被雷劈的尸体,已经被连夜赶来的虎子处理了,我让他拉到远一点的地方随便的抛弃,反正他是被雷劈死,跟凶杀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有那个逃走的人才是最大的隐患,李家兄弟很快就会发现李四狗的失踪,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找到我的头上,我必须在这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

进城之后,我坐上了虎子的车,而林婉也独自一个人回家去了,看着他有些憔悴的面容,我的心中满是愧疚。

我家在江城有一家两间门面的殡仪馆,高中几年我就住在这里,开门之后,我直接倒在床上埋头呼呼的大睡起来。

这一觉我睡得并不是太好,感觉浑身疲惫不堪一点的力气都没有,总感觉有一团朦胧的白气压着我,这白气好像想往我的身体里面钻,可无论如何都钻不进来,最后它变做了一条白蛇,恶狠狠的看着我。

片刻之后,又变成了一个白衣女人的模样,和在村口见到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眼神中充满了阴毒,然后张开双臂就向我扑了过来。

我心中一惊,一个惊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少爷,你做噩梦了?我怎么叫也叫不醒。”虎子坐在一边担忧的问道。

我捂着脑袋长长的松了口气,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算是清醒过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夜里9点多了,我足足睡了一整天。

见我状态不佳虎子二话不说出去买吃的去了,我抽空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这时候虎子拎着一大袋儿外卖回来了,我的确饿得不行,狼吞虎咽将东西吃了大半,这才感觉到身体舒服了很多。

看着熟悉的店铺,我准备亲手给爷爷刻一个排位。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林婉的视频电话,我连忙接通,然后就看见林婉蜷缩在角落里,一脸的恐慌,说话都带着哭腔。

“张九阳,快救救我,我被那东西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