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小说简介

以郁桑婉墨冥夜作为主角的小说《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一经问世,就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小说精彩内容讲述了:前世,郁桑婉被前未婚夫和白莲妹妹暗算失了清白,嫁了个纨绔,磋磨至死。今生,她重生至十四岁,她势必要让害了她的人,统统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渣男,打贱女,一切尽如她意,她活的潇洒恣意。未料想,却遇到了那个冷漠,却待她如珍宝的翼王。墨冥夜从天而降,目光深情:婉儿,本王心悦你已久。嫁我,可好?…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 第十八章 你说事情完了,让我滚? 免费试读

听着郁桑婉那愈发妖娆动人的声音,莫说男人,便是身为女人的琦玉,也是浑身一软,心中一荡,差点没跌在地上。

她捂着红红的脸蛋,看着那奔跑间婀娜的身资,心中砰砰的直跳。

她家小姐,真是愈发的不在意形象了,便是那青楼中妓女都比不上她半分妖娆。

呸呸呸!我在说什么胡话,我家小姐自是最好的,可不能和勾栏中的那些人比。

围着树林饶了好几圈的郁桑婉,渐渐的体力有些不支,步子也愈发的沉重。

亏的她每日在府中锻炼身体,不然,她早就跑不动了。不过……郁桑婉瞟了一眼身后的黑衣首领,黛眉微蹙,这刺客不是傻的吧!

有内力,会轻功,竟然放着不用,在这陪她绕圈子。

莫非,是将她当成了风尘女子,和她在这逗趣不成?

这般想着,郁桑婉心情顿时不美丽了。

她猛地停下,脸色阴沉的看向那刺客,语气中充斥着不悦:“说,你在这陪我绕圈子,是几个意思,莫不是将我看做了青楼女子?”

这人要是真敢答是,她就非剁了他不可!

黑衣人被郁桑婉突然停下的步伐,弄的一愣,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声:“是”

听了这话,郁桑婉眸光骤冷,阴狠道:“你这是不想要命了!”

那黑衣人不禁浑身一震,我是谁,我在哪,我是做什么的?我为什么会面对这个母老虎?

一连串的问号盘旋在黑衣人的头顶,一时间他竟忘记自己是身处在这危险之地了。

而墨冥夜那边的战况早已结束,郁桑婉杏目圆瞪,直直的看向墨冥夜。

老娘帮了你这么多,你竟敢在那边看热闹!

便是隔着百米,墨冥夜都能读懂了郁桑婉的意思,他轻舒一口气,提剑向那刺客提剑刺去,缠斗了半刻,终于解决了这最后一人。

郁桑婉瞥了墨冥夜一眼,只见他破衣烂衫,周身血腥气浓重,不免心中暗笑,她等了这般久,费时费力,终于要达成她的目的了。

前方一片光明,胜利的曙光在向我招手!

墨冥夜看着郁桑婉亮晶晶的双眼,和嘴角那不怀好意的笑,心中怪异更甚:“事情解决了,你可以走了。”

嗯?

什么?

你说事情完了,让我滚?

是这个意思不?

郁桑婉顿时炸了毛,怒吼道:“我说,你懂不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若是不懂,我给你上一课。”

男人一听,皱紧了眉,看着郁桑婉眼神隐晦不明:“你这是狭恩图报?”

郁桑婉顿了下,觉得自己在墨冥夜的面前气势太弱,于是踮起起脚尖,怒视着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墨冥夜:“不然呢?本小姐舍命救君子,你不该有所表示?还是说你这命太不值钱了,以至于,我救了你,一文不值,无需回报。你说呢?翼王。”

原本面无表情的墨冥夜,在听见郁桑婉道出自己的身份时,脸色顿时变的阴沉,他垂眸看向那清澈的眸子,语气冰冷:“郁大小姐竟连本王都敢算计,就不怕本王灭了你。”

“灭了我?翼王你好大的口气,若你不怕惹上安远侯府,你就尽管来啊。”郁桑婉扭了扭发酸的脖子,语气十分的傲慢。

一想到刚才自己身陷囹圄而他却在一旁看戏,郁桑婉便怒火中烧,恨不能给这人一巴掌,她可是为了救墨冥夜连面子都丢了,可他竟然威胁自己?

还真是长的越好看的男人,心就越毒。

以后,她要绕着此人走!

墨冥夜看着郁桑婉那嚣张的小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幽光:“你想要什么?”

这郁大小姐自从禹王府出来后,性子真是越发的强势了。现在竟然都敢跟他叫板了。

真是有趣。

低沉且磁性的声音传来,郁桑婉见墨冥夜黑着脸,抖了抖自己的发酸的脚,语气也软了几分:“翼王,本小姐方才在和你开玩笑,你不要见怪啊。”

开玩笑?

墨冥夜斜睨了郁桑婉一样,那眼中的鄙夷毫不掩饰,刺得郁桑婉心颤。

“翼王,本小姐的要求现在还未想好,所以……”

郁桑婉也不是很好开口,毕竟她也不知道前世父亲和哥哥的因何失踪,死亡,便是想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倒不如先将这人情欠着,等以后再讨。

“既然如此,本王便欠你一人情。如此,你可满意?”墨冥夜冷冷的扫了郁桑婉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得到“回报”的郁桑婉,十分兴奋,脚下一软,便朝墨冥夜扑了过去。

我这算不算是投怀送抱?

郁桑婉趴在墨冥夜的身上,有一瞬的胡思乱想,她红着脸起身,清了清嗓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将手递向墨冥夜:“翼王,还不起来吗?”

看着那洁白的柔荑,墨冥夜眼眸微闪,正欲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僵硬,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这翼王浑身血迹斑斑,必是身受重伤。不然,怎会还躺在地上,连起身都做不到?

“翼王,你说这下你是不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郁桑婉蹲下身,不怀好意的看着墨冥夜,眸中似有万点星光,就连她整个人都变得耀眼起来。

墨冥夜在她明亮的眸子有一瞬的迷失,不悦道:“郁大小姐,你说呢?”

这郁桑婉还真会趁火打劫。

这不冷不热的话,叫郁桑婉撇了撇嘴,本来她就是试一试,并未觉得墨冥夜会答应。

想来也是,翼王的恩情,若是这么好讨的话,方才她便不用以命相搏了。

墨冥夜见郁桑婉转过头,眉头一松,仍旧想起身,可以他的角度只能仰视着郁桑婉,这让生来尊贵的翼王有些不太能接受。

那躲了许久的琦玉,见周围的危机解除,连忙跑上前来。

郁桑婉见了,让她扶着墨冥夜坐到一旁的树边,自己去找了几份止血的草药。

而当郁桑婉回来时,却见琦玉胆战心惊的缩在一旁。

她皱起了眉,朝墨冥夜怼了一句:“翼王,你这气场实在是太强,能不能收一收,都将我家琦玉吓坏了。”

墨冥夜淡淡的瞥了一眼郁桑婉,没有作声,胆子倒是不小。

听到了自己名字的琦玉,见自家小姐回来了,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草药,笑着:“小姐,这草药我来弄吧!”

许是被两人间凝固的氛围给吓到了,琦玉猫着腰,用石头不停的砸着草药。

不消片刻,琦玉便将草药捣好了,她将绿油油的捣的稀碎的草药递给了郁桑婉。

墨冥夜瞥了眼草药,抬眼打量了郁桑婉一眼,这女人不是安远侯的掌上明珠么?竟还识得药理,委实有趣。

那隐晦的眼神虽是一瞬间却也被郁桑婉察觉,她莞尔一笑,道:“翼王,你放心,这是止血的草药,是本小姐见你身上血气太重,猜你身负重伤,特意采来的。你放心,这草药没毒。不然,翼王你若是死了,我这报酬可就没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