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蔚蓝霍以琛小说 许蔚蓝霍以琛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免费阅读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小说简介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许蔚蓝霍以琛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豪门总裁风格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相恋十年,许蔚蓝任劳任怨地照顾祁树礼。一段神秘的音频,摧毁了十年深恋。许蔚蓝走投无路时,霍以琛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带来一束光。…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 第7章 高烧不退 免费试读

“元时在发高烧!”我惊呼。

霍以琛收回手,沉声安抚,“许老师,你冷静一点,我们先去医院。”

我慌乱不减,却不由跟着霍以琛的脚步。

医院,急诊。

霍以琛抱着元时进专家办公室,我守在门边,手心渗出冷汗。

元时还小,一点病都马虎不得……要是他……

想到最坏的可能,我心口钝痛,竟然用流泪的冲动。

“啪”,活力十足的耳光,将我打醒。

往后跌几步,我下意识捂住发烫的左脸,看清来人:是陆宛蓉。

她原本应该回家休息了,但找到生病的元时,她第一时间赶过来,也正常。

稍作镇定,我说,“陆女士,元……”

不等我说完,她又揪住我的头发,恶狠狠道,“你给我滚,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看起来柔弱,却力气很大。

我头皮发麻,她还不罢休,生猛地将我往墙边推去。

“咚”,我额头撞上光滑的墙壁,顿时眼前一片漆黑。

真的太累,我战斗力骤减,在激怒的陆宛蓉面前,完全是被宰的羔羊。

揪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向后拉,她怒问,“贱人,你滚不滚?!不要再把你的晦气传给元时!”

“陆女士,我走,请您冷静一点。”

专家办公室的门紧闭,我很担心元时,但想到陆宛蓉发疯的可怖,我还是离开为妙。

陆宛蓉终于松手,我跌跌撞撞回了祁树礼的病房。

守在其中的江思瑶看见我吓了一跳,“蔚蓝,你怎么了?”

说话间,她伸手,把我理顺过乱的长发。

我扯出微笑,“江思瑶,没事。元时找到了,不过他在发高烧,具体怎么样还不清楚。江思瑶,明天还要上班,你先回去休息吧。谢谢你帮我看着祁树礼,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江思瑶不愿意走,我多费了点口舌才把她劝走。

只剩我一个人守着祁树礼,我浑身发软,瘫在一旁的陪床上。

*****

“蔚蓝,你不会放弃我的吧?”祁树礼推开我递给他的白粥,不厌其烦地跟我求证。

车祸过后两天,祁树礼除了下半身,其他都在慢慢恢复。

我怕出差池,又惦记着元时,这两天也等同于睡在医院里。

沈燕燕没来看过祁树礼一次,他那些朋友也没有。

或许是这些让他意识到,我才是那个对他最好的人。

所以,他有意无意请求我的承诺。

如果他没有背叛我、羞辱我,我不用考虑,一定陪他到老。

可现在,我无法抛开他和沈燕燕缠作一团的画面……

始终不忍心抛下残废了的祁树礼,我回,“祁树礼,我会照顾你到出院。以后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助你,但我们不再是……”恋人。

“蔚蓝,不要说了!”他打断我,眼中竟有隐隐的泪光。

我端着碗,舀了勺粥,“那喝粥?”

他十分配合,张开嘴,细细抿着软糯的粥。

喂完早饭,我拎起包,匆匆说道,“祁树礼,我还要去工作。你好好配合护士,我晚上再来陪你。”

“蔚蓝,再见。”他靠在床背上,眼神柔软。

得知下半身瘫痪后的祁树礼,没有我预料中的发狂,反而变得十分乖顺。

这样的祁树礼,会让我想起……热恋时的他。

不,他背叛了我!还用我的伤疤羞辱我!

许蔚蓝,别心软,你们不可能了!

在反复的自我告诫中,我到了学校。

早读时,我走到一年级二班,朗朗的读书声入耳。进门后,我假装监察,却将目光放在元时的课桌上:整齐到空白。

我顿时失落,对元时的担心又深了一分。

陆宛蓉数次对我动手,我自是不敢询问她元时的情况。至于和我糊里糊涂有了一夜情的霍以琛,我更不想联系……霍以琛看似温和如春风,但我总觉得,他比陆宛蓉还危险。

祁树礼正在恢复,为我失踪的元时却生死未卜……

我心里不好受,上课都在走神。

乱糟糟的一节课结束,我拐出门,赫然撞上周校长。

“对不起,校长,我……状态不好。”我以为是他抓到我上课不认真,连连认错。

周校长十分严肃,“许老师,你到我办公室一趟。”

我僵住表情,暗叫大事不妙,不得不乖乖跟周校长去办公室。

办公室内。

周校长坐在沙发上,我在他跟前毕恭毕敬站着。

“校长,我男朋友,不,前男友出了车祸,我要照顾他,我的学生霍元时又在同一天出了事……所以我的状态不好。校长,我知道错了,我会……”

“许老师,问题不在你的课堂,我对你的教学水平从不质疑。”他打断我的话,“问题出在霍元时上。本来他失踪,和你并没有直接关系,你有权利请假。坏在陆宛蓉女士不愿意就此罢休,她向我告状,让我辞退你。这要求确实过分,但陆女士曾为我校捐过一幢楼,且在江城有一定影响力……”

后面的话他没说明,我已经能想明白了。

周校长不愿意得罪陆宛蓉,最好的选择就是放弃我。

我应该默默退出去,认命。

可我不能失去这工作!我没有特别的一技之长,除了当老师我想不出更好的工作。要是我被辞职,元时的事有心人再添油加醋,怕是短时间内没人敢雇佣我。

那我在老家等着我每月补贴的双亲怎么办?

如果祁树礼治疗过程中出点什么意外,我一无所有,不是送他去死?

祁树礼的全部家当都用在手术费和住院费上了,他也支付不起更多意外的费用了。

“校长,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您能不能留下我?陆女士那边,我会跟她认错的,我会让她原谅我的……”陆宛蓉的确恐怖,但我没有任性的权利。

“许老师,陆女士千万强调不要让你再出现在她面前。她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去跟她认错,只会火上浇油。你也知道,学校这个地方很敏感,经不起一星半点的丑闻。要是我留下你后,陆女士故意夸大校方责任,整个学校都会受到牵连。许老师,不是我不想留你,是我不敢、不能留你。”

他的话,圆滑又绝情。

“校长,我……”我胸前堵着一口气,竟是不知道怎么去求。

陆宛蓉怎么会这么极端?我是造了什么孽,碰上这样的学生家长!

“许老师,如果你诚心想要留下来,”不料,周校长话锋一转,“我这里有一个解决方法。”

“什么办法?”我眼前一亮。

他看向我,保持微笑,“明天周末,许老师可否赏脸和我共进晚餐,我再和你详谈这件事?”

“这……”

周校长风评不错,没出过和女下属或者女学生的丑闻。

但他真的没有其他想法,又何必挑在晚上吃饭时说,现在说又有什么区别?

在我迟疑时,周校长接了通电话。

挂断后,他说:“许老师,我有事要出去。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具体时间地点我会发给你。”

你是个聪明人。

这个暗示,算是明显了。

****

离周校长订好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我必须要现在准备出门,才能赶到。

我还没想好。

从早上到现在,我都坐在床上,体味周校长的话。他要我去吃饭,十之八九是要潜规则。我真的有必要为一份工作,抛下自己的原则?

我都不能跟我爱了十年的祁树礼上-床,怎么能够为了钱和别人?

那晚和霍以琛,他的爱-抚就已经让我哭着求饶,不过他把这当情趣,强要了我。之后接二连三的事情让我不曾分心去回想,但不能否认它成了我另一个噩梦。

一边,是我不能抛却的责任;一边,又是晦涩不明的潜规则之路……

又盯了手机十来分钟后,手机铃响了,来电显示是周校长。

我手忙脚乱接听,憋着口气没说出话来。

他率先开口:“许老师,你千万别迟到,三色小学的卫校长不喜欢迟到的员工。”

我错愕,“周校长,您这是……”

帮我介绍工作?

“许老师,为了这件事辞退你的确过分,考虑到你的情况,我准备把你推荐给卫校长。这顿饭,可是应酬,你不会迟到吧?”

惊喜来得太突然!

我赶忙回:“不会不会!我肯定不会迟到!”

三色小学门槛高,但有周校长的推荐,我再好好表现,不一定没戏。

挂完电话,我斗志满满,选衣服化妆。自认一切妥当后,我跑出门拦出租车。

到了包厢后,只有周校长坐在其中。

我迟疑,他却笑道,“许老师,快进来坐吧,卫校长马上就到。”

将信将疑,我还是走进去,坐在周校长的对面。

谈话,点餐,上菜。

直到上菜的侍应生退出包厢,卫校长都没来。且周校长根本不关心卫校长的事,反而一直跟我寒暄。

周校长笑容满满,递给我筷子,“许老师,这里的菜,那可是一等一的好,你尝尝。”

我心下失落,“周校长,卫校长根本不会来,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