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浅权墨北小说 渣总又又又全球追妻了唐浅权墨北全文阅读

《渣总又又又全球追妻了》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唐浅权墨北的小说是《渣总又又又全球追妻了》,本小说的作者是金刚芭比撕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结婚那些年,权少只知道虐妻虐妻再虐妻,最后妻子不堪被虐,选择一死,让他后悔终身,肝肠寸断!涅槃重生,唐浅翻身为女王,追求者皆是各界大佬,更有哥哥们的疼爱,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偏偏前夫在追妻的路上一去不回头,世界各地,都被他点亮。老婆,我错了,我们不离婚。女人冷笑一声,权少没听过一句话吗?迟来的情深比草贱,走过的血路要你一一偿还。…

《渣总又又又全球追妻了》 第14章 你是病人的丈夫吗 免费试读

第14章你是病人的丈夫吗

书房里,权墨北开着电脑,正在和美国分部的高管开视频会议。

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

公司高层早已见怪不怪,权氏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权总素来拼命。

要不然,当年权墨北不过一个刚成年的少年,怎么可能从自家叔伯手中将权氏集团的大权夺回,并把公司业务发展到海外各个国家。

只是今晚有些古怪,一向工作严谨的总裁此刻竟然破天荒的在走神。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

江承砚作为权氏集团总监,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权墨北的心不在焉。

尤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在看,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分走了他的思绪。

江承砚好奇极了,自己这段时间不在国内,是发生什么事了?

江承砚故作咳嗽几声,然后清了清嗓音,对着那边已经回神的男人笑道:“权总,对于各部门的工作安排,你还有吩咐吗?”

权墨北抬眸扫了眼视频那边十几双探究的眼睛,当即不悦,冷声道:“没有,散会。”

说完,直接关了视频。

权墨北用力合上电脑,视线再次落向桌上的手机。

他眼中闪过一抹挣扎的神色,过了几秒钟的时间,他拿起电话,快速拨出了一个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随着手机里传来冰冷机械的女声,权墨北的神色阴沉得可怕。

关机?

好,很好。

唐浅,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权墨北嘴角勾起一抹阴森冷冽的笑,随后把手机用力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黑色的手机瞬间四分五裂。

接着是文件、电脑、台灯,纷纷被男人扔了出去,最后连书桌都给掀翻了。

顿时,整个房间一片狼藉……

……

凌晨四点,急救室的大门被打开。

霍少卿看着率先走出来的医生,大步上前,正准备询问唐浅的情况,便听医生问道:“你是病人的丈夫吗?”

丈夫?

男人微微挑眉,眼中闪过玩味的笑意,没有否认。

医生见状,语气略微带着几分沉重:“病人是因为病发引起的重度昏迷,你应该知道,你妻子的胃癌如果再不及时治疗,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胃癌?”

听到这两个字,霍少卿错愕。

医生点了点头,“建议等你妻子醒了之后,立刻住院治疗。”

霍少卿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我知道了,我不会让她有事。”

见男人重视起来,医生不再多说什么,又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

天色微亮。

霍少卿看着病床上还在昏睡的女人,他捏了捏眉心,随后摇头失笑。

不过就是一个……不记得你,并且没心没肺的女人罢了,你还真上心了?

难道这就是宿命?

呵。

他嘴角勾起凉薄的笑意,而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唐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窗外的阳光明亮刺眼,一看就知道已经是中午时分。

“糟了。”

顾不上还有些昏沉的脑子,她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别动。”

突如其来的一声冷喝吓得唐浅身子一怔,眼看着就要从床上跌下去。

霍少卿见状,快步上前,俯身将跌落在床沿处的女人打横抱了起来。

唐浅心有余悸的喘着气,“吓我一跳。”

霍少卿眯眼,睨着怀里的女人,没好气道:“活该,生病了都不老实。”

唐浅看着此刻神色冷峻的男人,撇了撇嘴,保持沉默。

她这不是……

怕他还没签约就跑了,那她岂不亏大了?

“找我?”霍少卿冷嗤一声,看穿女人的那点小心思,似笑非笑,“我看是急着找它吧。”

顺着霍少卿手指向的方向,唐浅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份文件,赫然就是那份签约书。

唐浅眼睛一亮,伸手忙将合约拿过来。

当看到最后一页上面有霍少卿的签名时,唐浅感激的看着这人。

爸爸的公司,终于有救了!

霍少卿眼中浮现一缕别样的情绪,却也不过片刻,便消失不见。

“这是干净的换洗衣服,你去换了吧。”

霍少卿拎过一个纸袋子,走过去递给了她。

唐浅望了眼自己身上带着点点血迹的衣服,眸光微微闪动,随后看着男人,笑道:“谢谢。”

霍少卿自然注意到唐浅的神色变化,他心里大概明了,看来这个女人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既然知道自己得了胃癌,为什么刚才还能笑得那么没心没肺?

唐浅,你究竟是一个怎样女人?

……

半小时后,车子稳稳停在别墅外的绿荫道上。

唐浅下车,见男人也从驾驶座上下来。

他的手里,还拿着她的包。

“哦,谢谢。”

唐浅说着,伸手去接男人递过来的女士包,只是……

她的手还没触碰到那包时,对方拽过她的手臂,轻易将她扯入怀里。

唐浅惊呼一声,猝不及防。

她忙要挣脱,就听到霍少卿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抱一下,就当补偿我昨晚对你的照顾。”

她:“……”

罢了,看在他签字合作的份上,她姑且忍耐三秒。

三秒后,她看着男人嚣张离去的背影,气得咬牙切齿。

最后恨恨瞪了那厮一眼,转身朝别墅走去。

霍少卿上车后并没有驱车着离去,而是将幽暗的目光望向了别墅二楼,某个窗口位置。

此刻,权墨北站在那里,将方才所有的景象,尽收眼底。

男人周身充满了煞气,犹如地狱而来的修罗,甚是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