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许蔚蓝霍以琛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小说简介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是作者木子槿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讲述主角许蔚蓝霍以琛的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小说简介:相恋十年,许蔚蓝任劳任怨地照顾祁树礼。一段神秘的音频,摧毁了十年深恋。许蔚蓝走投无路时,霍以琛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带来一束光。…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 第19章 大嘴巴 免费试读

不等我追问,那人扭头离开。

顾及到江思瑶和男友陈非乾合租,我把江思瑶送回了我家。

“出来卖就别装纯。”

那陌生男人的话一直盘旋在我耳边,我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江思瑶一醒,我也醒了。

眯着眼适应朦胧的晨光,我不忘抓住江思瑶的胳膊。

她想挣开,没成功。

我和她并肩坐着:“江思瑶,你有什么心事,为什么不能跟我说?”

不成想,向来温柔软绵的她,冷笑出声。

扯过床头柜上的包,她从里面翻出淡青色的烟盒。拿烟,点燃,吸-食,一系列动作,她做得行云流水。

这真的是我认识的江思瑶?

“蔚蓝,你要我怎么跟你说?”她缓慢地吐着眼圈,冷嘲“我跟你说,我被我男朋友逼着去做-鸡?”

我震惊不已:“什么?!”

陈非乾还是人吗?我和他交流不多,也不会干涉江思瑶的感情生活。但他做到这种地步,江思瑶为什么要……

她讥诮地说:“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做-鸡的。”

一旦假面被撕开,江思瑶竟然变成我完全陌生的人。

陈非乾嗜赌,欠下一屁股债。债主追债追到租房,闹得天翻地覆。陈非乾借的是高利贷,还不出钱就要被剁手跺脚。他被逼无奈,就想让江思瑶去卖-身。

江思瑶自然是不同意,陈非乾无所不有极其,软硬兼施。最终江思瑶精疲力竭,同意。

昨晚在海上会所拦住我的男人,就是江思瑶的第一位客人周既明。

他出手够大方,但喜欢羞辱、暴力、施-虐。

我慢慢覆上她颤抖的手背,“江思瑶,你为什么不找我和清露呢?”

掐灭烟,她凉薄地看我:“蔚蓝,我知道你愿意帮我。可那时祁树礼才出事,你根本没什么钱了。至于沈清露,她一直都看不上我,我也不想借她的钱。更何况,陈非乾前两天又开始赌,他是狗改不了吃屎,难道我要你们帮我一辈子吗?”

“可是江思瑶……”

后面的话,我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忽地埋进我怀里,低低啜泣:“蔚蓝,你别再骂我了。我好难受,好难受……我根本不愿意这么做,陈非乾以死相逼……我不让他再赌,他还说我这样的婊-子没资格骂他……周既明也可以在床-上对我百般折磨,因为我就是他用钱买来的婊-子……我已经没什么尊严了,蔚蓝,你别再说我了……”

她又变成脆弱的她,我心中柔软,不再言语,轻抚她的后背。

曾经我以为祁树礼是我见过最渣的前任,没想到,江思瑶正拥有更渣的现任。

在江思瑶的强烈要求下,我不打算告诉沈清露。沈清露娇生惯养的,性子又直,绝对不能理解江思瑶的行为,指不定做出什么骇人的事情。

大哭以后,江思瑶不再尖锐,软软地窝在我怀里,“蔚蓝,我好累啊。”

我抚摸她的长发,柔声说道:“江思瑶,都会好的。”

那一瞬,她的眼睛再次死寂。其实她知道,什么都不会好。失去的东西,始终是失去了。

但我还能怎么安慰?

“蔚蓝,我饿了。”沉默几分钟,她突然说。

我如梦初醒:“你看我这记性,你再躺一会,我去帮你做早饭。”

关上厨房的门,我悄悄给霍以琛打电话。

“霍先生,元时今天回家了吗?”

他回:“元时还在宛蓉那,许老师今天不用来。”

“谢谢您,霍先生。”我暗自高兴不用编理由请假。

得知江思瑶的情况,我实在不放心扔她一人。

“许老师,你不要单独联系刘叔。你把我喊上,这样既不会穿帮,也给我机会帮助你。”

“您放心,机会难得,我不会搞砸的。”

刘医生虽然给我名片,但不能证明什么。有霍以琛在,刘医生从头到尾负责祁树礼手术的可能性才更大。

他又问:“许老师,你昨晚去了海上会所?”

宁宇泽这个大嘴巴!

我没办法,只好承认:“嗯,我去接我的朋友。”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可以联系我。”弯绕半天,他大概就是为了这句话。

我敷衍:“好的,霍先生。”

江思瑶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事情,更不可能去求助霍以琛。而我,也不希望一件件麻烦事把我和霍以琛越缠越紧。

*****

“祁树礼,你给我出来!”我敲他卧室的门,拔高声音吼他。

他劈腿沈燕燕,我把他家的钥匙给扔了。但他住院后,我为了方便照顾他,又去配了套钥匙。这回他跟我闹,直接反锁房门。

“蔚蓝,你总算来了!树礼一整天没吃东西,我怕出事才联系你的。”程栋踏着妥协,急急忙忙出来。

我收回手,缓和脸色,“程栋,麻烦你了。你赶紧回房忙去吧,等会我和祁树礼动静应该会很好,你要么听听歌?”

程栋失笑:“没关系,只要能让他吃饭,你随便出招。我这就回去,你别顾忌我。”

等他拐进房间关上门,我板起脸,继续用力敲门。

“祁树礼,我再跟你说一遍,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你要继续把自己关在里面,那敢情好,我再也不管你了!你要死就死,要活就活,和我没关系!”我心里火气大,扯着嗓子吼的。

刘医生看病的条件摆在眼前,我前几天和祁树礼提这事。他立马跟我发脾气,指着鼻子骂我贱。他那模样,真是完美还原陈非乾骂江思瑶的样子。

不管我怎么解释,他都觉得我出卖身体才让霍以琛这么帮我。

争论没有意义,我怒极攻心,甩手出门。

霍以琛今天早上告诉我,刘医生今晚有空,会跟他一起去看祁树礼。

我再生气,都想着给祁树礼打电话,没想到他闹了一天节食,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思。

房间里还是没动静,我再次放狠话:“祁树礼,你给我听好了!劈腿的是你,当我的面轻贱我的是你!你出车祸了我不忍心让你死,你倒好,以死相逼让我帮你。你难道不知道我没钱?我提前预支十年工资,你倒好,又一次恶狠狠地羞辱我!我我也有脾气!刘医生来了你还不愿意开门,你这辈子都不用开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