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郁桑婉墨冥夜) 大结局无弹窗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由白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郁桑婉墨冥夜,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郁桑婉被前未婚夫和白莲妹妹暗算失了清白,嫁了个纨绔,磋磨至死。今生,她重生至十四岁,她势必要让害了她的人,统统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渣男,打贱女,一切尽如她意,她活的潇洒恣意。未料想,却遇到了那个冷漠,却待她如珍宝的翼王。墨冥夜从天而降,目光深情:婉儿,本王心悦你已久。嫁我,可好?…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 第十三章 京中流言 免费试读

一粉色绣有并蒂花的小鞋映入眼帘,郁桑婉抬眸,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一旁,淡淡道:“回来了?”

琦玉点点头,压低了声音:“小姐,您交代的事情,奴婢都办妥了。”

“嗯。”

郁桑婉神情淡然,将那藏着的纸张拿出,就着摇曳的烛火点燃,一缕白烟缓缓飘出,霎时屋内弥漫起了刺鼻的气味。

透过那妖红的火光,只听得见一声低迷的叹息。

可惜了!

寂静无声的黑夜,历经了打更者的骚扰,昆虫的吵闹,和那公鸡的嚎叫,金黄色的阳光洒进梧桐苑,零零散散的青瓷正惬意的躺在地上。

“气死我了,郁桑婉这贱蹄子,真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在我头上作威作福,真是欠教训。”

吴香莲怒气冲天的坐在桌边,想着刚才丫鬟的话心里便堵得慌。

她竟不知郁桑婉这贱人这般会耍手段,一夜之间京都就传出了灵儿和禹世子有私情的流言。

“姨娘,你说这是郁桑婉……”郁灵蕊看吴姨娘笃定的目光,皱紧了眉,攥着帕子不知在想什么。

吴香莲瞥了郁灵蕊一眼,恶狠狠道:“这贱人一早就算计好了,昨日你和禹世子见面可不是那丫头派人来请的?还有这侯府门前何时出现过乞丐?怎么偏偏就昨日有了?若说这不是郁桑婉那个贱人算计的,谁信啊!”

郁灵蕊赞同的点点头,道出了心中的疑问:“那这字条,是又怎么回事?

我虽与禹世子通过几次信,可我昨日并未传信给禹世子,还有,这禹世子为何会收一个来历不明的字条,这也是一个问题。”

吴香莲沉默一瞬,冷声道:“先将此事放一放,眼下最要紧的是你父亲,他回府后一定会找你问话的,届时你只照实了说,你父亲也不能将你怎样。至于这流言,暂且不管,省的咱们越描越黑,待到你同贵女们聚会时,借机解释一番,还怕这流言不散?”

“好。”郁灵蕊点点头,只得压下心中的不爽,若这件事,当真是郁桑婉做的,她定要她好看。

清风阁内,琦玉和一小斯交谈了几句后,向郁桑婉禀报:“小姐,侯爷派人请你到正厅一叙。”

闻言郁桑婉抚了抚衣袖,站起身,从容道:“走吧。”

郁桑婉一席淡蓝裙摆随着步伐的行进,在空中摇曳生姿,光是背影便足够令人惊艳。

一进正厅,郁桑婉便看见端坐在上方的郁光耀,他目光如炬,神情肃穆,带着中年男子的内敛沉稳,亦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威严。

“爹爹。”郁桑婉姿态优雅的行礼,双瞳剪水的眸子扫向屋内,见郁灵蕊和吴姨娘也在,她嘴角一勾,缓缓道,“爹爹找婉儿来,可为了二妹的事情?”

郁光耀轻轻的点头,看向郁桑婉的目光格外的温柔:“婉儿,你妹妹方才已经解释过了,流言一事与她无关,为父叫你来是为了让你放宽心,不要因此误会了你妹妹。”

这两日他军务繁忙一直宿在军营,今早刚进侯府,俞霖便将这流言告知了他,现在这京都人尽皆知,闹得沸沸扬扬,这婉儿又那般喜欢禹世子,他实在是怕她想不开,才叫她劝解一番。

“婉儿明白。”郁桑婉淡淡的应了一声,又见郁灵蕊面色惨白,温和的对她说道,“妹妹不用担心,姐姐相信你是清白的,和禹世子传递情书的也不是你。”

郁灵蕊心里一震,猛地抬起头,良久,道:“妹妹,多谢姐姐体谅。”

想起郁桑婉方才的话,郁灵蕊便一阵心虚,侯府门口禹世子收的情书不是她写的。

可早在先前,他们两人也已暗通私信,郁桑婉这话,岂不是在提醒自己。

郁桑婉矜贵的点了点头,原本她以为这郁灵蕊会反驳自己,没想到她这一上来就认错,倒是省了一番事情。吴香莲一脸正色,言辞铿锵:“侯爷,这流言一事尚有诸多疑点,且不说这字条的真假,便是这白日青天侯府门前出现一群乞丐,这便是一荒唐事。

还有,这禹世子为何会收到那字条,也是一个疑问,我家灵儿乃是京中出了名的大家闺秀,断不会做此等有违常理之事。可别是他人送错了东西,赖在了我家灵儿的头上。”

郁桑婉差点被吴香莲的话逗笑,像她这样义正言辞的撒谎的人,她还真是头一次见。

重生之后,她特意派人盯着她两人的院子,便是有一点的风吹草动,她都知道,若说郁灵蕊和墨昊泽没有事情,她是半分都不信的。

郁光耀被吴香莲吵得头大,连连摆手:“此事本侯会派人查明的,你们先退下去吧,本侯还有话要与婉儿说。”

吴香莲本还有话要说,可见郁光耀黑着脸的模样,也就横了一眼郁桑婉,带着郁灵蕊退了下去。

郁桑婉攥紧了袖子,轻声道:“爹爹,你有何事要与我讲?”

莫不是她做的事被发现了?可看父亲的神色如常,难不成是自己想多了?

郁光耀紧盯着郁桑婉:“婉儿,你若还喜欢禹世子,爹爹便同禹王商议,将你们的婚期提前,让你早日嫁入王府。届时,禹世子身上的流言便也不攻自破了,你也就不用担心了。”

闻言,郁桑婉心下一松,开口道:“父亲,婉儿如今不喜禹世子了,想同他解除婚约。”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郁煜祺进门先是向郁光耀行礼,而后道:“父亲,昨日是我接待的禹世子,此人与二妹有瓜葛,并非是小妹的良配,还望父亲能遂了小妹的意愿。否则,便是误了小妹的一生。”

这般温暖体贴的话,让郁桑婉红了眼眶,她笑看郁煜祺,原本忐忑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她这么好的哥哥,她一定会保住的。

郁光耀眉头一皱,良久,才出声:“既然你们兄妹都觉得禹世子不妥,那为父也不阻拦了。只是这婚事一时还退不了,婉儿你再等两日吧。”

“婉儿明白。”郁桑婉点点头,心情沉重。

夜已深,郁桑婉和郁煜祺并肩走出正厅。

郁煜祺缓缓的开口:“婉儿,京都的流言可是属实?”

今早若不是朝中的官员们的议论这流言一事,他现在都可能还被蒙在鼓里。所以他一下朝,便赶了过来。

“大哥,这事,这婉儿也是今日才得知呢。”郁桑婉神情冷然,可那欢快的语气暴露了她此刻的好心情。

闻言郁煜祺也猜出了几分,略带责备道:“婉儿,此事以后还是莫要做了,若是被发现你还怎么嫁人,你还是收敛一点吧!”

郁桑婉巧笑嫣兮,道:“知道了。”

可郁桑婉心里想的却是,她以后行事要更加的谨慎,不能在被人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