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小说简介

抖音小说《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的主人公是郁桑婉墨冥夜,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前世,郁桑婉被前未婚夫和白莲妹妹暗算失了清白,嫁了个纨绔,磋磨至死。今生,她重生至十四岁,她势必要让害了她的人,统统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渣男,打贱女,一切尽如她意,她活的潇洒恣意。未料想,却遇到了那个冷漠,却待她如珍宝的翼王。墨冥夜从天而降,目光深情:婉儿,本王心悦你已久。嫁我,可好?…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 第十九章 一点亏也不吃 免费试读

墨冥夜瞥了一眼郁桑婉,他又岂会听不出,郁桑婉的言外之意,她不就是在提醒他记得还恩情吗?还真是一点亏也不吃。

郁桑婉被墨冥夜那满是寒意的眸子盯着,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狠狠地瞪了墨冥夜一眼。

这在郁桑婉看来很是凶狠的眸光,落在墨冥夜的眼中却像是未成年的小奶猫,奶凶奶凶的,毫无威慑力,反倒是可爱的很。

郁桑婉不知他心中所想,不然她非要露出那尖锐的爪子,挠他两下,以此证明她是只战斗力爆表的野猫。

呼吸间是女人身上似有似无的清香,不浓烈却带着一种勾人心神的媚意。

墨冥夜愣了一瞬,胸前的凉意令他浑身一抖,他看着郁桑婉撩开他残破的衣服,将草药一点点敷在他伤口处,眸中掠过一抹的幽深。

这女人就这么随意的拔男人的衣服,是不是太放浪了些。

霎那间,墨冥夜想起了方才这女人妩媚勾人的嗓音,心中一阵温烫,连双眸都染上了几丝血红,他抬手想将郁桑婉推开,却因为手臂无力只好放弃,无奈下他只能出声:“你……你……”

许是因为嗓子太过干涩,墨冥夜连让郁桑婉不要碰自己的话,都未能道出。

倒是郁桑婉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嫌弃的睨了一眼:“翼王放心,你这命本小姐既然救了,便会救到底。可若你嫌弃本小姐,那就由琦玉给你上药好了。”

说着,郁桑婉唤了一旁的琦玉,让她来给墨冥夜抹药。

话音刚落,原本躲在角落的琦玉身子一僵,又赶紧装作没听见一样看向地上的蚂蚁。

翼王那么吓人的人,她才不过去呢!

琦玉细微的动作被郁桑婉看的清清楚楚,她不由轻叹一口气:“翼王,你这人缘不行啊,就连我家最乖巧的琦玉都不愿接近你,这样看来,只能由本小姐勉为其难,委屈一下自己,替你上药了。”

闻言,墨冥夜瞬间沉了脸,冷声道:“闭嘴!”

被呵责的郁桑婉半眯着眼,报复似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竟是将那血肉翻飞的伤痕碰出了一丝血迹。

墨冥夜面无波澜,他受过比这还要重的伤,岂会因一道小小的伤疤失了体面,这个郁桑婉还真是打错了算盘!

一计不成,郁桑婉心中更加来气,这男人越没反应,郁桑婉下手越狠,直到男人皱起眉,郁桑婉才停了手。

郁桑婉挑眉道:“疼就喊出声啊,没什么丢人的,这里只有我们……”

“躲。”

墨冥夜冷冰冰的吐出一字,郁桑婉抹药的手顿了顿,随后忙将墨冥夜的衣服胡乱的系起,唤来琦玉两人一同将他扶到隐蔽的草丛后,躲了起来。

郁桑婉屏住呼吸,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的光亮,若这些人是那帮黑衣人余党的话,她势必要以命相博,换取墨冥夜的命。

不为其他,只为这男人的承诺,

只要他在,以他重诺的性子,加上他的实力,必会保安远侯府无忧。

就是便宜了郁灵蕊和墨昊泽这对奸夫淫妇,她不能看着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当真有些不甘。

“琦玉,若情况不妙,我会将敌人引开,你带着翼王走,直到将人安全的送回王府。”

这声音低到呼吸间便会错过,琦玉也是被郁桑婉揪着耳朵才听清。

“小姐……”

琦玉泪光盈盈看着郁桑婉,嘴唇蠕动着,却见郁桑婉转眼看向前方,神情肃穆,异常得警惕。她抹了把眼泪,记下了郁桑婉的话。

她是小姐的丫头,小姐要她如何,她就如何。

若是小姐没了,黄泉路上她也陪着小姐,必不会让小姐一个人走的。

墨冥夜看挡在自己身前的郁桑婉,眸中闪过一丝的疑惑,他怎么都不会相信一个精于算计又手段狠辣的女子,会将他这外人的命,看的这般重要。

可她,又是图的什么呢?

难不成只是那一个承诺,便可以将她的命搭上?

郁桑婉又回头看了一眼墨冥夜,她深知墨冥夜武功高强,也知自己的话他听了进去,她虽不是对墨冥夜说的,但这恩情,只要是个良心的人,都不会忘。

而恰恰这翼王,便是皇家鲜少有着良知的人。

说不惜命,那是假的,她郁桑婉好不容易重生了,这一世还没活够,还没看到那对奸夫淫妇受到应有的惩罚,她怎会轻易寻死?

她不是不可以丢下翼王,只是她怕,怕翼王没死成,反过来找自己算丢下他的帐。

她也怕,如果墨冥夜死了,他的手下来找自己复仇。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郁桑婉不愿见到的。且若只找她一人报仇,倒也无妨,可若是欺上侯府,那她才是最怕的。

她赌不起,她也不能拿爹爹和大哥的命赌。

所以,只有自己做挡箭牌这一招了。此招虽凶险,但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着。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郁桑婉眼底一暗,有些事,既然躲不过,那便迎难而上!

“黑耀。”

墨冥夜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也带走了郁桑婉的紧张。

是墨冥夜的人?

墨冥夜将郁桑婉那怔愣的表情尽收眼底,这女人也有惊讶的时候,还真是不容易。

黑耀听到声响,凭借着他灵敏的耳朵,迅速找到了墨冥夜所在的位置,待他见到两个女人蹲在草丛中,以及自家王爷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时,他眸中闪过一瞬的震惊。

他家王爷怎这般狼狈!

便是再惨烈的战况,也未曾这般衣衫不整过,黑耀转而看了郁桑婉一眼,见她手掌沾着绿色汁液,眸中更是诧异,这个女人,碰了自家主子?

那她怎么还有命在,没被王爷杀死?

被黑耀疑惑的眼睛一扫,郁桑婉瞬间回神,惊声道:“你是那个在禹王府给翼王驾车的侍卫!”

郁桑婉说的斩钉截铁,倒是叫黑耀一愣:“是啊!郁大小姐,咱们还真是有缘。”

有缘?

孽缘吧!

“不是我说你,你家王爷出门竟没侍卫跟着,还被人伏击。若不是我及时出现,救了你家王爷,你现在怕是只能见到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