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爱总裁:头号娇妻(主角白念念沈昊) 掠爱总裁:头号娇妻在线阅读

《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掠爱总裁:头号娇妻》由沁沁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念念沈昊,内容主要讲述:方凌阳站在原地,呼息粗重,眼珠泛出血丝来,俞雪晴偷偷瞄到他那紧攥到骨节发白的手,赶紧抱住了他的手臂:“凌阳哥,这……。”方凌阳痛苦的看着床上的女人,白念念的美丽在B市上流圈是出了名的,此刻的她躺在床上…

《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第2章 撞破 免费试读

方凌阳站在原地,呼息粗重,眼珠泛出血丝来,俞雪晴偷偷瞄到他那紧攥到骨节发白的手,赶紧抱住了他的手臂:“凌阳哥,这……。”

方凌阳痛苦的看着床上的女人,白念念的美丽在B市上流圈是出了名的,此刻的她躺在床上,身体上满是被男人宠爱后的红痕,熟睡的脸纯然干净……

可谁能想到这样的一张脸后是如此**般的灵魂!方凌阳站在原地,周身发冷,想到过不多久这个女人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他们已经订过婚,她都可以肆无忌惮的去爬别人的床!

痛!恨!

极力忍住上前将这个女人拖起来问清楚的念头,方凌阳明白,她是白家的人,这个婚事是父亲订的,方氏和白氏有很多商业关联,即便是父亲知道了也不会让他退婚,现在把她叫醒,只会让更多人知道他头上有多绿,而他还是不得不娶她的。

想到这,方凌阳面色铁青的转身朝外走,俞雪晴忙跟了上去,有些无辜惶然的语气:“凌阳哥,姐姐,姐姐她可能是喝多了,所以在酒店住了一夜。”

“你觉得可能么,那她身上的那些痕迹算什么!”已经走出了房间,方凌阳暴怒的转身:“早知她是这么一个**,我就不该同意订婚!”

俞雪晴一脸惊吓似的表情站在原地,眼中的泪刷的就下来了,那张与白念念有三分相像的小脸显得楚楚可怜:“凌阳哥,你不要这么说我姐姐。”

那副惹人怜爱的样子显然触动了方凌阳,他有些心疼的上前揽住了俞雪晴:“雪晴,你们都是白家的女儿,但你和她不一样,不要为她那些肮脏事解释了。”

俞雪晴顺势趴到方凌阳怀中怯怯的哭了起来,身体颤抖着,埋在方凌阳胸前的脸上却是扬起了一丝得逞的笑。

白念念,我看你还怎么翻身!

“虽然你没她长的漂亮,但你的心地真的比她善良太多了,我真的很后悔没有早点遇上你……”方凌阳抱着怀中的女人低叹一声。

俞雪晴的身子僵了僵,艳红的指甲紧紧攥进手心,眼中的恨意浸骨:白念念,我要你永远翻不了身!

再抬头看向方凌阳,俞雪晴啜泣着一脸乞求:“凌阳哥,姐姐她不是经常这样的,一个月起码有大半个月她还是在家住的,你能不能原谅她。”

“你说什么?”方凌阳整个人都战栗了,看着那房门的方向,恨不得冲进去将屋中的女人丢下楼去,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白念念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她刚想起身,腰间便是一阵剧烈的酸痛。

她怔了怔有些缓不过神儿来,目光迅速的扫视了屋中,待看到床上那一处殷红时,一怔,脸色迅速的难看了下来。

掀开被子,被子下她的身体满是红痕,昨晚的记忆渐渐涌上,她记得……她似乎是被两个男人堵到了学校不远处的偏僻街道上,然后她被强迫吃了白色的药片,再然后呢……

她模糊的记得有个男人救了她……

救过她又**了她?白念念的脸色突变,各种纷杂的念头涌上,就算是她吃的是那种药,他完全可以送她到医院啊。

这个禽受!

她呆呆坐在那,怎么办,还有一个月就是她和凌阳的婚礼了,她却在这时候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虽然对方凌阳没有爱意,但他也是个谦谦君子,白念念没想过什么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她只想要相敬如宾的婚姻就足矣了。

可是现在她该怎么办,眼泪涌出,白念念想到了俞雪晴,绝对又是那个女人设计害她,自从母亲离世后,父亲就把俞雪晴这个私生女接进了白家,从那以后白念念就没好日子过。

俞雪晴会讨好父亲,所有的错都是她的,可现在俞雪晴已经嚣张到这个程度了……

就算告诉父亲,他也不会相信吧……

悲伤淹没了白念念,要是母亲还在,要是母亲还在……

母亲一手创办了白氏,更是因为为父亲换肾而死,母亲的葬礼刚刚结束,父亲就等不及地把私生女接回了家。

她替母亲不值,也替自己不值,在父亲的眼中,俞雪晴的一切都是好的,只因为他觉得亏欠了她。

不知哭了多久,白念念哭累了,她强撑起身子,颤抖着腿走到地上一件件捡起自己的衣服,这才注意到已经掉落在地的一张卡。

那张本就苍白的小脸上一瞬间褪去了所有血色,这是什么?

这算什么!

他当她是什么?嫖资吗?!

白念念心中一股怒气迸然暴发……

白念念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过彻夜不归的先例。

回白家的出租车上,她不断的想着为自己向父亲解释的理由,父亲一定会勃然大怒的吧……

就说,就说是毕业晚会上喝多了,然后在女同学的宿舍睡了一晚?

白念念刚回到白家,管家顾妈就紧张的迎了上来:“小姐您怎么才回来啊,老爷找您一早上了。”

心中猛的一紧,白念念从扶梯小跑着上了楼,一直跑到父亲的书房门前,屏住气息听了听动静,小心的敲了敲门:“父亲。”

“进来。”

推门进屋,坐在书桌后的白文博正在看文件,白念念也不敢出声打扰,只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直站了半个小时,她的腿都酸了,白文博才将手头事务处理完毕,打了个电话给秘书后抬眼看白念念。

“你昨晚去哪了。”

“昨天我毕业典礼,晚会上喝得多了点……”

“行了行了,我不管你这个。”没等白念念将想好的理由说完,白文博就不耐的摆摆手。

“你现在也毕业了,是时候学学怎么管理公司了。”白文博一脸严肃:“一个月后和凌阳完婚,到时候你就是方家的人了,我和你方伯伯的意思是让你到方氏集团实习,名义上是凌阳的助理,在他身边,多听多看多学嘛,他也有时间好好教你。”

白念念怔住了,她以为自己毕业后肯定会在白家的公司里实习,毕竟白家只有她一个女儿,父亲把她赶到方氏做什么……她去了方氏,白家的公司怎么办……

难道,父亲已经打算给俞雪晴铺路了?第一个障碍,就是她!

白念念的脸色不受控制的难看起来,白氏集团虽然是父亲的姓,但那是母亲一手创办起来的,如果父亲真打算将公司交到俞雪晴手里,她绝对不会同意!那是母亲留下的东西,俞雪晴没资格碰!

“怎么不说话!这么大的人了,跟长辈说话还走神!”白文博的声音响起,白念念看向他,他眼中是不满的神色。

“父亲,我想在我们家的公司里实习。”白念念坚定道。

“你在这实习有什么用,一个月后不还是要嫁到方家去。”白文博根本不想跟她多说:“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只是通知你一声,明天去方氏,直接找人事部的部长报到。”

“凌阳知道这件事么?”白念念垂死挣扎了一下,如果方凌阳不想,她也不用去方氏了。

“他父亲知道就可以了,你去了他就知道了。”

“父亲!”

“出去!”白文博再不抬头看她一眼,手边又拿起了另一份文件打开详细的看了起来。

白念念愤怒的出了门,回到房间坐了会,她立刻起身朝俞雪晴的房间走去。

不管去不去方凌阳的公司,俞雪晴敢找人**她,她都不会和她善罢甘休!

路过的女佣见白念念在拍俞雪晴的房门,轻声道:“小姐,晴小姐已经去公司了。”

“公司?她去公司做什么?”

“昨晚晚饭的时候小姐不在,晴小姐求了老爷让她去公司实习,现在已经去了。”女佣暗骂自己多嘴,可大小姐问她又不得不说。

白念念怔在了原地,女佣小声的喊了几声见没回应,只得恭敬的走开了。

手脚发冷,心里却更冷,白念念紧攥着手喃喃:“父亲,你真的打算把母亲一生心血创办的公司交给你的婚外情的私生女么!”

李管事走来,停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大小姐,老爷让您现在就去方氏去办理人事方面的事情,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我知道了,”白念念轻声回道,整个人似乎一瞬间被抽去了力气,喃喃着,“李叔,你说,父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得我完全不认识了——”

李管事是白家多年的管家,主人家的事他不能多做评论,只是叹了一声,“大小姐,您保重。”

白念念笑了笑,泪水静静滑落腮旁。

母亲过世后,父亲变成她唯一的亲人,可是现在连父亲都维护着向着俞雪晴,甚至打算拿整个白氏赔偿给俞雪晴,她该怎么做。

顾妈是看着白念念长大的,心中不忍:“小姐,要我说您就看开点,再一个月您就嫁去方家了……就再也不用看那个……”

顾妈终究是没说出私生女那个词,白念念知道顾妈的意思,说白了就是眼不见心不烦。

她垂了头,没再说话。

白氏和方氏是B城的两大企业,涉及各行各业,B城是直辖市,两家企业商业联姻后可以说完全是B城的巨擎之一了。

白念念再恨俞雪晴,也明白现在不是忤逆父亲的时候,白氏现在毕竟在父亲手中,她再触怒父亲,怕只会更加让父亲觉得她骄纵,愈发显得俞雪晴懂事乖巧。

在不能一击即中的时候,她要沉住气。

白家的司机将白念念送到了方氏集团门前,三十几层的大楼在骄阳下阴影厚重,白念念的瘦弱的身躯渐渐走进阴影中。

前台的秘书一早接到上级通知,未来太子妃可怠慢不得,早早的就等在了前台,一脸标准化的微笑。

远处进门的美人面容略显苍白,却难掩出众的气质。秘书眼尖,赶紧奉承的迎了上来:“白小姐,我带您上去见方总吧,方总见到您一定会很开心的。”

白念念嗯了一声,沉默地跟着秘书走,虽然是去见方凌阳,脑子中想的却是怎么保住白家的基业,这么一走神,秘书停步的时候她也没有发觉,差点撞上。

她有点疑惑。

那秘书咳了好几声,一脸尴尬的看着她:“白小姐,方总好像不在。”

“那你为什么刚才说在。”白念念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秘书又咳。

她拨开秘书,靠近门,侧耳听到里面传出的动静。

“啊~凌阳,再用力点。”女人娇口今的声音微弱的传了出来,秘书脸上更是尴尬几分,额头都渗出了细汗,她只是想讨好未来的总裁夫人,可没成想正撞上方总在做那种事……

“白小姐,请您先到那边休息。”秘书慌忙的想拦住白念念。

白念念却是冷眼扫过:“你如果不想被波及,就赶快离开这里,让你们方总知道是你带我来的,你怕是工作都保不住了。”

那秘书怔了怔,对白念念感恩的鞠了个躬,迅速走开了。

白念念呼口气,手已经放到门把手上,这间办公室的隔音应该不错,她和秘书在门前说了这么会的话里面的人并无察觉。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看来里面的叫声不小,才能溢出门外啊。

吱——

里面正是情浓时——

白念念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方凌阳低声的笑,“雪晴,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

小说《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第2章 撞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