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爱总裁:头号娇妻全文阅读 白念念沈昊小说章节目录

《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小说介绍

主角叫白念念沈昊的小说叫做《掠爱总裁:头号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沁沁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门只开了一条缝,方凌阳的话却将白念念震在门前,雪晴?俞雪晴?怎么可能,俞雪晴不是去白氏了么。门无声的打开,白念念僵硬地走进去,正对面方凌阳背对着她,不时发出愉悦的粗喘,他的身下似乎躺着一个女人,从她的…

《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第3章 颠倒黑白 免费试读

门只开了一条缝,方凌阳的话却将白念念震在门前,雪晴?俞雪晴?

怎么可能,俞雪晴不是去白氏了么。

门无声的打开,白念念僵硬地走进去,正对面方凌阳背对着她,不时发出愉悦的粗喘,他的身下似乎躺着一个女人,

从她的角度看去,只看到两条白花花的腿紧紧的缠在方凌阳腰间。

只是那脚踝处暗红色的一小块胎记却让白念念眼神一紧,俞雪晴脚踝上也有那么一块胎记!

赤身**的男女,YIN迷的气息,方凌阳的办公室后是一整面的落地玻璃,这两个人连窗帘都没拉就开始白日宣YIN!

白念念脑子中的最后一根弦崩掉了,俞雪晴和她的未婚夫居然搞在了一起!

而她,居然还想着虽然是商业联姻,但她一个月后嫁给方凌阳后要做个不错的妻子!

抄手拿起门旁几上的花瓶,白念念猛的朝那两人掷了过去。

那花瓶似乎知道白念念的心意,非常有准头的在方凌阳头上炸裂开来。

男人大叫一声迅速的萎了下去,而俞雪晴则慌乱的掩住自己的身子抬头朝来人看去。

方凌阳瞬间慌了神:“念念,我……”

这个瞬间他的脑子都蒙掉了,白念念怎么会在这里,他们订婚后白念念从来没有主动来看过他啊!

白念念站在门前,双目腥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愈雪晴却在看清来人后,顿了顿,掩在胸前的手放了下去,转而勾住方凌阳的手臂,眼睛却盯着白念念,扬起下巴,挑衅的笑。

不知廉耻!白念念看着俞雪晴在她面前赤着身子一副得意的样子,恶心的几乎要吐出来了。

方凌阳慌张地上前。

白念念眼看着还裸着的方凌阳走近,厌恶朝后退了两步:“走开,你这个让人作呕的男人!”她的声音冷的沁人骨髓。

方凌阳一怔,这会他才想起清晨他才亲眼见白念念背叛的画面,到底另人作呕的是谁?

转过身,俞雪晴已经变了表情,惶然委屈带着绝望,噗通一下跪倒在白念念身前:“姐姐,我是真的爱凌阳,你不要怪他,我马上就走,立刻就走,从此以后都消失在你们的世界里,只要你不怪他,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说着话,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如今下巴上都挂着泪珠,一副对方凌阳情真意切恨不得为他而死的样子。

白念念冷眼看着,俞雪晴的这副光景她早在父亲那见识了多次。

“雪晴——”方凌阳却被感动了,胸中充斥着震撼与感激,他没想到俞雪晴对他的感情那么深,眼看着面前委屈的小女人,方凌阳对白念念的解释停了下来,转身挡在了俞雪晴面前,一股男人的保护欲升起:“白念念,我们只是商业联姻,我真正爱的人是雪晴,我希望就算联姻后,我们能相敬如宾就够了。”

末了,看着白念念睨视他的眼睛,他不确定的加了一句:“婚后我们互不干涉。”

“你的意思是各玩各的,”白念念冷笑一声:“就算是商业联姻,我白念念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要的。今天的事情我会告诉父亲,联姻的事情再不可能了。”

她几步越过方凌阳,走到方才两人办事的地方,落地玻璃透明干净,从三十一层俯视下去如在云端。

“奸夫YIN妇玩的就是**。”她扫过那两人当战场后的办公桌,方氏的不少重要资料都被那两人造的不堪入目。

这样的方凌阳,本就不是良人吧。

转身,她不再理方凌阳的怒吼和俞雪晴怯怯委屈的眼泪,推开办公室的门挺直了脊梁走了出去。

方凌阳眼看着那一抹倩影骄傲的走出门去,房门被重重的关上,他心中突然涌上一股失落来,他冲动的想追上去,还没行动,便被俞雪晴从身后抱住了:“凌阳,怎么办,姐姐一定生气了。”

方凌阳回身,看到俞雪晴一脸依赖与伤感的小脸,男人的保护欲和怜爱再次充斥在他脑中:“没关系,她会冷静下来的。”

俞雪晴将脑袋依在方凌阳胸前,微微抽泣鼻尖通红,惹人怜爱,方凌阳抱着她坐到了沙发上,不时拍哄着怀中的小女人。

“凌阳,她不可能冷静下来的,你不了解姐姐,她现在一定是回家跟父亲告状了,怎么办。”

“我不知道。”方凌阳痛苦的紧闭了眼,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如果白家提了退婚,会面对父亲怎么样的暴风疾雨。

“父亲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把我赶出家门,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可是我担心你父亲会怎么对你……”俞雪晴啜泣着一脸担心。

白念念不齿在前,他忍了,而现在这女人居然要退婚,如果真到那一步,他这个副总裁的头衔一定会被父亲拿走的,父亲向来家教严厉,再爬到这个地位不知道要多久了!

“姐姐真的是不懂你的苦心,你清晨发现她躺在酒店床上都没有说什么,她却要恶人先告状,如果当时你就告诉方伯伯,怎么可能变成你是那个负心的人。”

“对,她就是恶人先告状!”方凌阳听了俞雪晴的话瞬时腥红了眼,清晨时白念念躺在床上的画面再次出现在眼前。

“怎么办,凌阳。”

“既然她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方凌阳眼中掠过一丝阴狠。

“雪晴,你先回公司,我要去一趟白家。”

如果不是雪晴说起,他还没有想到,白念念先做了丑事在前,他为什么要承担退婚的后果!

白念念出了方氏公司的大门,脸上一直撑着的淡漠渐渐垮了下来,望向街道,眼中是浓重的悲伤,白家的司机已经离开,下班时间才会再过来。

白念念松开已经紧握到僵硬的手,刚才她一直在忍,俞雪晴和方凌阳这对狗男女木已成舟,她不想露出什么悲伤愤怒的表情,那只会让俞雪晴更得意而已。

她本打算嫁到方家后再处理白家的事情,现在在家里父亲全然听信俞雪晴,反而她这个光明正大的白家大小姐在父亲心里完全没有了立足之地。

可现在,连方凌阳这个她以为起码人品不错的男人也不能依靠了。他曾经信誓旦旦地对她说,虽然是父母之命,联姻必行,可他方凌阳是真心喜欢她。

记得那时订婚宴轰动了整个B城,方凌阳为她截上戒指,许诺给她幸福。

呵。

蓦地一阵恶心,胃里像有冰冷的虫子在爬,她头痛欲裂,只想立刻马上和这对狗男女撇清所有关系。

白念念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解除婚约!方氏集团离白家并不近,白念念踩着漂亮却不养脚的鞋

子,一股作气,硬是走回了家。

骄阳将她白皙的脸晒的微微透红。

一迈进别墅,她就感到气氛不对劲,女佣们不时小心的偷看她一眼,整个别墅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她刚进屋几步,顾妈就从二楼冲了下来:“小姐,您这会可别上去了,老爷正在气头上啊!”

顾妈看着白念念长大,对她的感情甚至比对自己家那几个常年不见的还深。

在白念念心中,事事照料她的顾妈就像一个亲切的长辈,所以看到冲下来的顾妈,白念念本来是开心的,但等到顾妈一脸惊慌的冲过来,白念念的脸就难看了。

顾妈的脸明显的红肿着,两边脸上肿起的指痕清晰可见。

“顾妈!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是怎么了?!”白念念心头一股火起。

“小姐啊,您就先别问了,先出去避一避,等过了风头,老爷的火也消了再回来哄哄他吧。”顾妈惊慌至极。

“避去哪去!”一个低沉的中年男音响起。

白念念抬头看去,站在二楼扶梯处的父亲半张脸都掩在阴影中,眸中带着阴霾。

她心中一沉,父亲好久没有动过这么大火气了。

白文博冷冷的扫了顾妈一眼,目光才再次定到白念念身上:“到书房来。”

白念念刚想说什么,白文博已经转身离开了,顾妈陪着她上楼:“小姐啊,一会老爷说你什么你千万不要顶嘴。”

“顾妈,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方家的少爷过来了,说是要和您退婚。”顾妈小心的抬眼看了看白念念。

“退就退,我本来也打算和父亲说的,难道父亲知道方凌阳乱搞还要怪我吗?”白念念冷声。

顾妈怔了怔:“小姐,方少爷说您不守妇道,在外面勾搭男人……”

白念念怔住。

推开书房的门,白念念走了进去,屋中一片寂静,她抬眼看,父亲正站在母亲生前的照片前。

“跪下。”

“父亲让我跪可以,先说为什么!”白念念倔强的站着。

白念念的态度让白文博愤怒,他是个思想守旧又极要面子的人,今天方凌阳的话让他的脸都丢尽了!

“你做出那种令白家蒙羞的事,你就不嫌丢人吗?”

“我没有!他是污蔑!不要脸的人是他!”

“啪!”响亮的耳光打在白念念脸上,白文博气的喘着粗气,额间青筋凸起。

一个耳光下去,沉了一晚上的气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口子,他又是几个耳光,直打到白念念耳朵轰鸣才停了下来。

父亲的声音像在天外:“白念念,我是怎么教你的,女孩子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却在外面鬼混!和野男人上床,你把我白家的脸全部踩在脚下了吗!”

白念念捂着脸,嘴里已经磕破了牙齿,她咧嘴自嘲的笑了笑,血色染红了她的唇,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分外凌厉:“父亲,你听了外人的话,却不容你亲生女儿说一句就先这样打一顿,羞辱一番吗?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吗?”

白文博冷笑一声,将桌面上的两张照片狠狠的甩在了白念念脸上:“是我没看清自己生了个什么样的女儿,如果不是铁证在前,你的这副伪装还真会让我信以为真。”

照片落到白念念脚下,她紧抿着唇弯腰去捡,目光落到照片时指尖停住了,一张脸瞬间失了血色。

照片上,赤身**的她正躺在床上,满身红痕唇角带笑。

小说《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第3章 颠倒黑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