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之时,深情缱绻》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萧依云凌熠辰小说

《念你之时,深情缱绻》 小说介绍

主角叫萧依云凌熠辰的小说叫《念你之时,深情缱绻》,本小说的作者是墨韵兰香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远处的门口,凌熠辰正斜倚在门框上,定定地看着她苗条却清瘦的背影。内心泛起一阵酸楚。她难以忘怀相恋时期的梦想,而他又何曾忘怀呢?他缓缓走到她的身后,伸出修长的手臂,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她悚然一惊,身体僵…

《念你之时,深情缱绻》 第17章 宴会中的嘲讽 免费试读

不远处的门口,凌熠辰正斜倚在门框上,定定地看着她苗条却清瘦的背影。内心泛起一阵酸楚。

她难以忘怀相恋时期的梦想,而他又何曾忘怀呢?他缓缓走到她的身后,伸出修长的手臂,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她悚然一惊,身体僵直。

她的僵直让他刚才变得柔软的心又重回僵硬。

“你很喜欢这个房间?”他低声说,语气难得的温柔。

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低下头不吭声。

她的态度无疑给他泼了冷水,他用力扳过她的肩膀,挑起她的下颌,质问道:“我在问你话呢!别给脸不要!”

她苦笑,看起来她刚才确实是幻听了。他哪一次不是霸道地索取呢?指望他对她温柔,真是白日做梦!即便是温柔也不过是抽风反而表现。

“是的,我喜欢在窗前看海。”她淡淡地说。

“那就把这间房间作为咱们的卧室吧!我一会儿让佣人过来收拾。”凌熠辰简短却不容拒绝地说道。

“什么?”萧依云忍不住叫出声,本来以为自己还能有一个独立的空间的。

“萧依云,你想什么呢?想跟我分居?”他往前欺身,一下子将她按在落地玻璃上。

“哦,不……”她身子紧张地一阵瑟缩。

然而还不等她那个“要”字出口,凌熠辰热辣的吻已经把她的唇霸道地堵住了。

他轻而易举地撬开她的红唇,肆意地在她的领地攻占城池。

直吻得她娇喘连连,可他却依然不肯放过她。攫取着她的香甜,犹如勤劳的蜜蜂在采蜜。

渐渐地,萧依云也迷醉起来,不自觉地开始迎合着他。她恨死了自己的这种反应,可每一次都是难以自控。

他的迎合显然又给了他极大的鼓舞,他的手开始从她的香肩往下慢慢游走,这一次,他的动作极尽温柔。

忽然一阵手机**响起,凌熠辰本来不想管,可那**却执着地响个不停。

他只好放开萧依云,接听了电话。

“喂。”他刚应答,就不自觉地看了萧依云一眼。

萧依云连忙躲闪开目光。

不管谁打来的电话,她都不愿被对方听到自己娇喘连连的声音。

她往旁边站开了一些,眼睛还望着窗外的大海。她真的好想到海边走一走,散散步,吹吹海风。让清凉的海风抚平她纷乱的思绪。

是的,她的心有些乱。她痛恨这样霸道地被凌熠辰占有的感觉,可每一次又那么难以自控地迎合他。

她悄悄观察凌熠辰的表情,觉得他应该是接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电话。

她忍不住想:也许一会儿他就会离开这里,那么她就能有一定的自由时间了,她一定冲出去拥抱大海。

“你现在跟我走!”凌熠辰不容拒绝地说道。

“到哪儿去?”萧依云忍不住问。

“你用不着问,跟我走就是了。”凌熠辰一把拉住萧依云的手就往外走。

“可是,我很累了。我想休息一下,而且,我今天还要去看爸爸呢。”萧依云用力挣开他,再说,她每天被他那般折腾,她真是有些吃不消。

“萧依云,你不要得寸进尺,时刻记住你的身份!”凌熠辰禁不住低吼起来。

萧依云无语,她知道自己以后除了逆来顺受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为了家人,她只能忍。

“萧依云,你哭丧着脸给谁看?我说带你出去,你就是这样一副尊容吗?”他为她做了那么多,甚至受了伤,可她却一点也不领情。他下意识地用手一推。

她一个站立不稳,就跌到在地上。他连忙伸手扶她,却被用力推开了。

凌熠辰就是在玩弄她,根本就是把她当成一个玩物!

“真是给脸不要!”他愤愤地缩回手,向门外走去。

门砰的一声关上后,萧依云刚想松口气,门却又被凌熠辰推开了。

他冷冷地甩下一句话:“十分钟后下楼!”

萧依云一阵气闷,看起来今天是躲不过去了额,她不敢怠慢,连忙换了一件长裙走下楼。这只是一件式样简约的水粉色窄肩长裙,应该是阿玛尼的新款。

萧依云本来是学美术设计专业的,确切地说,她还没有毕业,今年大四,正处于实习阶段。

本来计划好了,跟陈月星结婚之后,就去陈氏旗下的公司工作的。不过如今看来,那一切都将成为泡影。

萧依云站在凌熠辰面前的时候,凌熠辰微微一怔。

她以为自己穿的不合适,连忙低头看。

“你也就是这样的眼光,两年多了,也不长进!”他说着就上楼去了。留下萧依云讷讷地站在原处。

没多久,凌熠辰就下楼来了,手里捏着一条浅粉色的丝巾,他站到她面前,长臂轻轻一甩,丝巾就披在她的肩头。

他修长的食指上下翻飞,不一会儿就将丝巾打成一个漂亮的结。

“你怎么弄得?”她很好奇。

“说了你也不会!”他却冷冷地说道。

“王姨,车备好了吗?”他问。

“早就准备好了,先生。”

“走!”凌熠辰拉起萧依云就朝门外走去。

凌熠辰亲自开车,一手开着车,一手还时不时地抚上她的香肩或是长腿。

萧依云十分地不适应,而他却在等红灯的间隙,狠狠吻住她的唇,并低声警告道:“萧依云,时刻记住你是我的女人太!”

萧依云整个无语,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也认命了。可凌熠辰这个魔君干吗要一次次地提醒她?

车子在一座富丽堂皇的酒店门前停下,有穿着考究侍者走上前为他们殷勤地打开车门。

萧依云刚要下车,却听到凌熠辰冷声道:“我让你下车了吗?”她连忙缩回家,坐着没敢动。

侍者很机灵,连忙走到凌熠辰这边,恭敬地给他打开门。

“先生请下车!”

凌熠辰走下车,冷声对侍者说道:“我的女人不允许任何人碰!”

侍者一愣,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凌熠辰这才走过来,拉开车门,一把攥住萧依云的手,直接把她托下车。

萧依云几乎是踉踉跄跄地跟着他,直到快上楼梯的时候,凌熠辰才放缓了脚步。

“原来是凌总来了,真是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呀!”刚走进门,就有好几个人迎过来热情地打着招呼。

“嗯。”凌熠辰却只是冷哼一声,正眼也不看这几个人。

萧依云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她其实最讨厌这样的场合,会让她特别的拘束,浑身的不自在。

“这位是您的太太吧?呵呵的确是少有的美人呀,在A市可以排得上第一位了。”那几个人眼光复杂地打量着萧依云,嘴里说着奉承的话,可这话却怎么听怎么让人不自在。

这更是使得萧依云不自觉地想到了被凌熠辰破坏的婚礼。凌熠辰要是能给他一个名分,还算对得起她,可如今这算什么呢?破坏了她的婚礼,公然在婚礼上把她抢走,然后又这么不明不白地禁锢着她。而且今天了宴会的人看起来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没准他们都知道她被抢的事儿,凌熠辰带她来这儿,分明就是让她被别人耻笑的。

“凌太太,见到你很有幸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伸出一只胖胖的手,想跟萧依云握手。

萧依云低着头,心里很是难受……

“呀,你们看,凌太太还挺害羞呢。”

“是呀,真是难得的美人儿,怪不得凌总要……”这些人禁不住议论起来。

凌熠辰搅乱婚礼的事件,早就成为全市的笑柄。恐怕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怎么,是不是凌太太不肯给我们面子呢?”那个男人又往前走了两步,语气竟然有些轻佻。

凌熠辰浓眉紧皱,拳头更是紧紧捏住,手背上的青筋暴露出他内心的极大隐忍。

“走开!”凌熠辰拦住萧依云的腰,一下子冲开面前挡着的三个人。

“喂,凌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表达起码的礼貌,你怎能这么无礼?”刚才说话语气轻佻的那个人不满地说道。

凌熠辰霍然回头,深邃的黑眸冷箭般向他们看来。那个人顿时觉得脊梁骨冒起一阵寒意。

“算了吧,别惹事儿了。”另外两个人拉着那个人就走开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抢了个新娘子吗?给陈家的少爷戴了一顶绿帽子吗?什么美人?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个男人不甘心地嘴里嘟囔着。

声音虽然很小,然而却字字如刀地扎进萧依云的耳朵里。

她将头埋在胸口,只觉得心头像压上了一块千斤巨石。

要不传来一阵微痛,原来是凌熠辰搂着她腰肢的手在不断禁锢。

她忍不住侧脸看他,心霍然一抖。

他的面目寒凉的可怕。随即,她心底泛起苦意:看来凌熠辰也是在意这些流言蜚语的,可这还不都是拜他所赐?毁了她的婚礼,毁了她的幸福。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萧依云心中竟然泛起一阵报复的快意。

凌熠辰呀凌熠辰,就让咱们在这彼此折磨中加深彼此的恨意吧。你将我恨之入骨的那一天,就是我脱离你的掌控,重获自由的那一天。

小说《念你之时,深情缱绻》 第17章 宴会中的嘲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