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宁元婧霍兖小说阅读

《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小说简介

《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是作者巫吖著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精彩章节节选:宁元婧穿越成了罪臣之女,且据史书所记,她的未来夫婿七王爷铮亲王会谋权篡位,最终连累的王府上下百余人,皆不得善终。宁元婧可不想再死了,便一门心思搅黄这门婚事。史书上说铮亲王面生粗陋,那她便找个全京城最俊的男子,亲自带着聘礼,登门求亲。我乃圣上亲封郡主,若是从了本姑娘,如后包你吃香喝辣,锦衣玉食,若是不从,哼,大将军府的刀,可不是吃素的。冷面美人眉眼一挑,你这是,要包养本王?…

《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 第十七章 反被跟踪 免费试读

宁元婧一直待在府上养伤,霍兖与东方瑾未曾再登门叨扰,倒教她清心了几日,不似之前那般担忧焦躁,以利于伤势恢复,很快便能下地动。

萧正则倒是忙了起来,当初不管圣上有无口谕,萧正则都不允许昆荣活着离开霍国。

他最是了解昆荣的,残暴蛮横,好大喜功,一旦放虎归山,必定会再度挑起战争,到时遭殃的还是霍国的将士与百姓。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理由,当日元婧与姑母从莨洲回京,路上暗藏的那些刺客,据徐丁交代的,那些人被擒后死法,与前几日搭救昆荣的那些死士手法极其相似,故萧正则怀疑,一直想要暗杀元婧的那些刺客,或许就是昆家军死士。

所以于公于私,他必须亲手解决到昆荣。

这几日因昆荣逃狱一事,街上的商铺与小贩都在议论纷纷,也是担忧会打仗,人心惶惶,无暇生意,唯一处,城西的赌场,日日爆满,丝毫未受影响。

萧正则侦查过,赌庄看上去与别的亦无特别之处,里面的人也都是本地口音,并无异常,只是这里面的赌徒,总会有那么几个,瞧着反常,不似其他人那般激动亢奋,且他们似乎住在赌场一般,未瞧见离开过。

萧正则为避免打草惊蛇,并未直接抓人盘问,而是故意漏出了破绽,将其中一人引出赌庄,打算逐个击破,带回去盘问,却不曾想,未等与对方正面交战,那人便被一箭射死。

竟反被跟踪了。

且对方轻功,绝不在他之下,因这一路上,他丝毫未曾察觉,且待他欲追击查寻,人却早没了影踪。

不过如此一来,也证明了他的推断,赌场有问题。

萧正则速速返回,却没料再进去时,偌大的庄子竟已人去楼空,翻遍所有,也未找到任何有用线索,只得无功而返。

萧正则一路回顾关于昆荣种种,想着如何早些抓住他,前脚方进大将军府,人便被小翠拉到了宁远婧房间,只见宁元婧躲在房内,气愤道,“那个铮亲王又来了。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他到底要干嘛呀?咱们府上都落败至此,怎么还盯着不放?”

“我方从赌场回来,他便登门,想必是为此事而来。元婧无须紧张,我这就过去瞧瞧。”

徐璈正则说罢,推动轮椅就欲离开,宁元婧快一步上前拦住他,道,“正则哥,我思来想去,之前或许我们都是错的,我们总想着不惹事,不得罪人,以和为贵。可眼下看来,咱们越是放低了身段,他们好像越觉着咱们好拿捏,这般肆无忌惮。你等会过去,不必在对他毕恭毕敬,或是直接让他吃了闭门羹,看他下还来不来。”

“越说越孩子气,铮亲王岂是你说不见就能不见的?太后都拿他无辙,更何况我们?你别听见他就自乱了阵脚,沉住气,我去去就来。”

萧正则说罢,离开宁元婧房内,直接去了正厅,铮亲王高做堂上用茶,莫剑未见随从,只身一人。

萧氏则陪在一侧奉茶。

萧氏乃一介女流,本就胆子小,再见宁元婧一听铮亲王便举止异常,搞得她更紧张了,坐在霍兖一侧大气都不敢出,好不容易捱到萧正则进来,忙起身,对霍兖屈身行礼道,“王爷既有话问正则,那臣妇便告退了。”

霍兖抿了口茶,不予理睬,萧氏屈身退出正堂。

萧正则上前,拱手行礼,“正则见过铮亲王。”

“跑了城西这两日,可是有了线索?”霍兖悠然放下茶杯,瞧向他。

萧正则知晓大将军府皆在众人监视之下,自然包括铮亲王在内,对他已知晓自己行踪已是并无惊讶,正色道,“只刚发现些异常,他们便撤离了。”

“要不要本王给你提供一点线索?”

霍兖瞧着萧正则,萧正则一脸无波,未搭话。

宁大将军未出事之前,大将军府一切事宜皆是他老人家出的面,萧正则无须关心这些,然大将军过世后,便将他推到了前面,大小适宜,皆需他出面应酬,这才有了与霍兖打上交道,只是他不会阿谀奉承,亦不会揣合逢迎。

霍兖亦知晓他这德行,虽非常不喜,却也不曾恼过。起身,整了整衣袍,不卖关子了,说道,“据说这赌场的人,皆不喜出门,但若是出了门,必会去醉仙楼。虽身为赌徒,不过是摇摇筛子,找找乐子,可本王总觉着不该这般简单。”

“王爷即已看出端倪,想必已派人暗中调查。”

“不,这次,本王想教你出面。眼下你,才是最适合去那里。”

铮亲王说罢,好似心情极好,难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淡笑,继而大步离开。

萧正则瞧着他背影,猜测不出最后那句,究竟何意。

宁元婧是让小翠悄悄去正堂瞧了瞧,确定霍兖已离开,方出的房间,只是瞧见萧正则一脸凝重,担心霍兖做了什么,忙问道,“正则哥,怎的了?他刁难于你?”

萧正则这才收回方才思绪,瞧着宁元婧一脸担忧模样,笑道,“未曾。只是给了我些线索。”

“圣上也真是奇怪,朝中那些个人,他全都不用,非教你这个有伤之人到处奔波,这就罢了,还不给派帮手。那昆荣本就恨透了咱大将军府,恨透了你,躲还来不及,偏还教你参合进去。”

宁元婧忍不住埋怨,萧正则知晓她是担忧自己安危,宽慰笑道,“放心吧,我虽不如以前了,可也没那么无用,眼下他也是受了伤,未必能赢得了我。且不亲手将他抓回,我也是不能安心,万不可再向上次那般,教你陷于危险之中。”

“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身处危险呀。这铮亲王也是,反正他也在查,且已有了线索,那就继续教他的人查下去便可,干嘛跑过来巴巴的告诉你?他手上人多势众,做起事来定是比你快上好些。”

“铮亲王向来心思古怪,他心中如何想的,你我岂能猜测的到,也无妨,这样一来,反倒教我省去很多事。”

萧正则瞧向霍兖方才坐的位置,心道,眼下只需盯紧了醉仙楼,必能引出赌场幕后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