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雨司景宸为主角的小说 主角穆雨司景宸小说免费阅读

《曾爱你如歌》小说简介

穆雨司景宸的小说叫做《曾爱你如歌》,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穆雨司景宸小说讲述了:穆雨扶着椅背一时不知道是该坐好还是不坐好。她蠕了蠕唇,刚想说话,就听见司景宸道,穆雨,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曾爱你如歌》 第15章 我要离婚 免费试读

“大家一起去吧。”

陈欣琳满怀期待地和贵妇们一起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只要过了今天,穆雨将再彻底不会成为她的威胁。

然而紧跟着出现的一幕让她彻底地发了懵。

到门口的时候,司景宸抱着浑身是血的穆雨房间里冲了出来。

贵妇们捂着嘴惊叫着闪过一边。

陈欣琳脸色一变,却做出一副着急的样子凑过去,担心地问:“景宸,夫人这是怎么了?”

说话的同时双眸却不着痕迹地往房间里望去,却不见有任何可疑男人在房间里出现。

“意外,我送她到医院。”司景宸仓促地回了她一声,脚步不停飞快地往楼下奔去。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陈欣琳一眼。

陈欣琳的心瞬间从高中坠到地面,沉闷地喘不过气来。

这是她回国以来第一次受到司景宸的冷落。

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陈夫人,这里有洗手间,您自便吧,我去看看司夫人。”陈欣琳随意地招呼着刚才情况紧急的贵妇,自己连忙跟着司景宸的背影追下楼去。

身后原本跟她一起来的贵妇们看着陈欣琳消失在楼梯间的背影,嘲讽地笑道:“就她那点心思好像咱们不知道似的。”

“看来她这小三要上位,还有得等。”

“就是呢,没看刚才司少紧张的样子。”

贵妃们掩着嘴八卦地笑。

她们都是在豪门里摸爬滚打半生的人,从陈欣琳要带着她们到三楼上洗手间,她们就知道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

她们上来也只是跟着来看场热闹,当然也看看陈欣琳的手段,方便将来应对。现在看来,陈欣琳的段数也不过如此。

穆雨虽然送到医院的时候浑身是血看起来十分可怖,但是都是皮外伤,包扎了也就好了。中的药虽然不是什么不可解的药,这种解毒剂比药更伤身,严重的话可能会影响穆雨将来生育。

医生耿直地告诉司景宸:“既然是夫妻,司少您就是最好的解毒剂,何必让少夫人受那种苦?!”

那一夜穆雨做了一晚上的春梦,梦里司景宸性感的低吟一声声落在她耳畔,让她无法抗拒。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医院里空荡荡的并没有司景宸的身影,却意外地看到婆婆吴清提着保温盒走了进来。

“妈!”穆雨连忙撑着身子要坐起来。

“行了,行了,躺着吧。”吴清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看着她缠绕在脖子上的纱布眼里又闪过一抹不忍,声音也轻了几度,“你没事吧?”

吴清难得地温柔让穆雨有些受宠若惊。她连忙摇头:“没事,没事,皮外伤。”

“没事就好。”吴清似乎松了口气,“我让人炖了鸡汤,一会自己喝了吧。我走了。”

吴清仓促地把保温饭盒放在桌上,转身就走,却连自己的手链滑脱了都不知道。

穆雨看着落在桌上的钻石手链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奶奶老说司景宸和吴清没有一点像的,却不知他们母子对于讨厌她这一点上是极为相像的。

穆雨撑着无比沉重酸痛的身体下了床,拿起吴清落下的手链追了出去。要是她不送回去,只怕到时候会说是她偷的了。

走到VIP电梯间门口,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她停住了脚步。

“阿姨,对不起,为了帮我,让你难过了。”这是陈欣琳的声音,仍然那样楚楚可怜让人同情。

“我没事,我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不要命。”吴清的声音透着股后怕,她拉着陈欣的手有些叹息,“阿姨是想让你当我儿媳妇的,可是也不想要了穆雨的命。她虽然笨点傻点,但也不至于要死。”

“阿姨,你要这样说我也该内疚了。是我没有阻止你才让司夫人陷于危险,是我不对,我应该劝阻您。”陈欣琳哽咽又自责,“是我太想成为景宸的妻子了。”

客房里男人肥腻的手指,狰狞的笑容……昨日一幕幕在脑海中逐渐清晰,灼痛着她的心。

原来,药和男人,都是婆婆安排的。为了让她离婚,婆婆竟然不惜毁掉她。

穆雨握住手链的手蓦地地紧,整个人仿佛一瞬间掉进寒潭里,冰冷刺骨。

她以为婆婆只是不喜欢她,没想到,婆婆比司景宸更恨她,更讨厌她。

“阿姨,你不要自责,你都是为了我。”陈欣琳紧紧地抱住吴清,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宝蓝色的盒子递给她,柔声道,“这是前一阵我刚在苏富比拍下的海蓝之心胸针,您看看合不合适?”

“你这孩子,就是孝顺。”吴清顺势接过首饰盒打开看了一眼,飞快地放进了手袋里。笑道,“这胸针还真跟我的蓝宝石手链可以配套。”

一摸挺腕,吴清脸色一变:“我的手链呢?”

“在这里。”

黑暗处,穆雨一步步走到吴清面前,将手链递了过去。

“是你啊,鬼鬼祟祟地吓死人了。”吴清到底还是有些紧张,一把扯过手链,有些吞吐道,“身体不好就休息,赶紧,赶紧回去吧。”

穆雨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吴清,静静地问:“这么恨我么?恨得要把我毁掉。”

“你,你你全听见了?”吴清顶着一口气,强装出平日里的模样,蛮横道,“我当然恨你。景宸那么优秀,配得上全天下最好的女人。你又是什么东西,一个疯婆子生的孩子,靠捡垃圾读书的穷人,要家世没家世,要背景没背景。娶你景宸的脸都丢光了。”

穆雨眼里痛苦地闪过一抹茫然:“不喜欢我可以离婚啊,为什么要毁掉我?你知不知道,像我这样的穷人走到现在有多不容易?你知不知道像我这样的贫民靠捡垃圾读到大学有多不容易?出生再好的女人也经不起性丑闻的打击,何况我这样一无所有的穷人。”

吴清冷笑:“有老太太给你撑腰,你怎舍得离婚?你这样的穷人又怎么舍得让出司家少奶奶的位置?”

穆雨还刚要开口,陈欣琳就拦在吴清面前,斥责道:“穆雨,你够了。你既然听见了,也该知道阿姨已经因为你受伤很内疚了,你现在不是没事么?为什么还这么咄咄逼人?”

“我咄咄逼人?”穆雨突然笑了。

她这个被害人,竟然连问明被害原委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这就是豪门世界,她恨不得现在就离开。

“难道不是吗?”陈欣琳冷冷地看着她,厉声道,“难道你还想阿姨给你道歉吗?”

吴清立刻傲慢道:“道歉,就凭她?”

电梯门叮地打开,吴清拉着陈欣琳走了进去,冷冷地看向穆雨:“想让我给你道歉,做梦!我警告你赶紧跟景宸离婚,否则下次就没有这次走运了。”

电梯门关上了,挡住了吴清刻薄的脸和陈欣琳得意的笑。

穆雨默然转身,看到拐角处走过来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她沉默着往门口走去,路过司景宸身边时,她看到他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神情。

那一瞬间,她竟然还在为他难过。自己的母亲和心爱的女人做下这种龌蹉事,他,很痛苦吧。

然而下一秒,她就听到司景宸冷静地提醒她:“今天我妈和琳琳说的话,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不希望她们任何一人受到攻击和中伤。”

穆雨惊讶痛苦之余瞬间明白,这应该就是爱情了。爱一个人,就会爱她的全部,哪怕是她的恶毒。

“好!”穆雨淡淡地应了,“这一次的事,我不会计较。但是如果有下次,我回还击的。”

司景宸,还给你,曾经你给我的,我现在,全部,还给你!

“以后离婚了,她们不会为难你。”司景宸漠然接口,“离婚协议已经拟好了,我让助理发到了你的邮箱,你看完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可以找奶奶去说了。”

他的声音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冷静仿佛在说吃完饭就上班了一样平常。

穆雨的眼泪却一下子就下来了,她往前走了一步,让自己背对着司景宸,不让他看到自己落下的泪。

她默默深吸一口气,用很平稳镇定的声音说:“好!”

终于还是要离婚的!

终于要离婚了!

穆雨跟公司请了两天假,第二天就拿着离婚协议去司家老宅去找老太太。

司景宸瞒着很好,老太太并不知道自己生日时穆雨在家里受的伤。穆雨也只说是自己不小心喝多了,碎了酒杯被玻璃碎片划伤了。

老太太担心地叮嘱了她几句,听到她要离婚后老太太沉默了。

“是不是小宸对你不好?你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我要当面问清楚。”老太太似动了真气。

穆雨忙道:“不是的。奶奶,是我自己想离婚,和景宸没有关系。景宸和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他有自己喜欢的女人。我以前小不懂事,觉得景宸好看就瞎喜欢。我现在长大了,知道婚姻是两个人的事。而且,这些年我占了景宸不少便宜。景宸帮我照顾妈妈,又给我交学费。司家和景宸给我的已经够了,我不能再夺走景宸的爱情和婚姻了。”

穆雨看着满脸失落的老太太心底一阵酸涩,在司家真正拿她当一家人的,只有奶奶了。离婚后,以她的身份只怕是再也见不到奶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