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月莹晏依行小说无删节 《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小说无删减

《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小说简介

主角叫苏月莹晏依行的小说叫《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凡歌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月莹,新世纪中医学生,穿越到了十四岁的乡绅女孩儿身上。从被活埋乱葬岗,她势必要夺回家产,帮助养育自己的三叔一家改变生活水平。可凭借着自身的优势,苏月莹怎么都没能想到,有朝一日,她还能去皇宫里混混…

《窈窕甜妃:她靠医术上位》 第7章 你想怎么样? 免费试读

想当初苏府之时,这位苏文临的妾室便是一等一的好手段,原主的记忆里能让冯玉锦这位心狠手辣的大夫人见天心头发堵却又能安然无事的,还当真只有春娥姨娘这位妾室。

“我们既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那自然是要互相坦诚的,把话说明白对你我都好,总不能我们鹬蚌相争你渔翁得利,对吗?”月莹深深的看她一眼随后又说道:

“与你只是区区票据,即使我那个大伯母发现,你一通撒娇枕边风,她也耐你不得,而我却是要让她起杀心的,对我而言很明显是非常吃亏的,若一计不成你大可换人,我可没有机会了,不是吗?”

“呵呵呵”春娥顿时笑出声来:“小丫头,心眼不少,是我低估你了,我眼下说什么你怕是也不会相信,况且你除了和我联手,你恐怕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帮你夺回你爹的遗产吧?”

“似乎你不是那么着急?那我恰巧也不着急,我的药铺日后怕是不是那几两斤可比的,我想拿回那些金只不过因为那是我爹留给我的东西,不想落在他们那里,便宜了那些人。”月影淡淡道。

两人俱是一脸面无表情,谁也猜不到互相真正在想什么。思索一阵,春娥率先出声道:“你想怎么样?”

月莹听到春娥这一声心里松口气,接着说道:”我明日出发去抚州,我不在的这段时日里,你要护好我叔父和我叔母,你虽是一介妾室,但是我知道你可以办得到,倘若他们有什么情况,那我们到时候的合作可就不一定什么情况了。”

春娥看着这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最近的一举一动都一次次让她出乎意料,以前竟然没发现,竟是如此聪慧机智。“好,没问题,只要我在,他们不会有事,你放心。”旋即应承下来。

月莹见她答应下来,从身上取下之前吓唬宝丫娘的荷包,人人都知道她把这个荷包给了宝丫娘,所以日后即使被出事也不会烧到自己身上。递给他道:”把这个荷包找个心腹之人偷偷拿给董宁轩,再劳人代笔写两句酸诗一并交给他。”

“写什么?”

月莹略一思索道:“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春娥顿时了然“哈哈哈”大笑,接着说道:“小姑娘玩弄人心的伎俩是跟谁学的,竟是如此炉火纯青,那你不在这段时日里,这董家小公子可不是得抓耳挠腮的盼你回来。

你这一处,冯玉锦和她那个宝贝女儿不得恨不得将你杀之而后快,好计!”关键无论荷包还是书信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小姑娘这心机当真是缜密得紧。

“比起玩弄男人的伎俩,您才是个中好手,毕竟您这么多年盛宠不衰,不就是精于此道?”

春娥啐一口道:“男人都是贱骨头,轻易得不到但是还能妄想的到的女人才能让他们辗转反侧,对你爱不释手,你小小年纪懂得倒是不少,从前是我小看你了,原来你倒是扮猪吃老虎的。”

月莹并未接话,随后转身离开,春娥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突然喃喃的说道:

“若我的宝儿还在,如今也该这般大了,我定不会让她受这么多苦。”她的眼睛里泛起一层水雾,随后用力压下狠狠道:“冯玉锦,我定不会让你好过,你和你的女儿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让你们给我的宝儿赔罪!”

第二日天还不曾大亮,月莹就被阿青和三婶拉起来,昨夜半夜才睡,今天又起个大早,是以表情有点恹恹的,打着哈欠问阿青:“给大姐姐准备的药包全都准备好了么,顾云舟到了么?”

三婶一边给她收拾洗漱,一遍急急到:“顾家小子早就到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小祖宗,早点出发,一天一夜就到抚州了,可别磨磨蹭蹭了。”

月莹看着三婶忙里忙外,阿青手忙脚乱,心里暖暖的,到了这个异世,虽然过得脓包了点,但所幸身边还有这些真正爱护她的人,倒也不算太差。

众人收拾妥当走出门外,顾云舟驾着车早已候在门外,看见她们出来赶紧下来把东西放车上,听着苏家二老嘱咐月莹,有点羡慕,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父母走得太早。

转念想到心瑶心里又柔柔的,她虽然是苏家大小姐,却是第一个没有看不起他,给他第一缕温暖的人,想着想着唇边的浅笑不自觉的荡漾开来。

阿青看看一边上车一边扭头看顾云舟,自然发现他脸上那不同于平常的笑容,嘻嘻哈哈打趣道:“顾哥哥,你想到什么了,笑的这么开心?”

苏家三口骤然一听阿青说话,都不自觉地扭头看向顾云舟,月莹看到他的那一脸笑,当下就猜到他想到了什么,也没多说就催促阿青到:

“快进,快进,我得进去补一觉,到现在我都还是困。”素兰把车里早就垫了棉绒垫子,就怕她坐着不舒服。苏文福赶忙把吃的递上去,说道:“睡醒记得吃点,阿青啊照顾好月莹,你们别乱跑,注意安全啊。”

素兰看着顾云舟一脸若有所思,等他们马车走出去才对苏文福道:“你说顾家小子是不是看上我们家月莹了?刚刚我看着他看着月莹看着看着就笑了,是不是有意?”

苏文福向来不懂这些,心思更不可能像女人那般细致,再者也没多想什么,就随意道:“瞎想什么,别瞎说,本来没啥事,传出去还不知道让别人咋说,男未婚女未嫁的,传来传去都不知道得被人嚼舌根嚼成什么样,到时候说都说不清了,月莹的名声咋办?你快闭嘴吧你。”

素兰有心想要反驳几句,但是转念想想又觉得苏文福说的也有道理,地方小芝麻绿豆的事也能被人传得煞有介事,遂闭嘴悻悻然没再说话,此后也没再提。

阿青是从来没有出过门的,这一路上她叫的最欢,没消停一会。月莹其实也算是第一次出门,在这个异世里,看到任何东西自然也是惊奇的,但是倒也不会像阿青那么一顿疯狂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