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五章 教训姨娘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小说简介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郁桑婉墨冥夜之间的故事,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前世,郁桑婉被前未婚夫和白莲妹妹暗算失了清白,嫁了个纨绔,磋磨至死。今生,她重生至十四岁,她势必要让害了她的人,统统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渣男,打贱女,一切尽如她意,她活的潇洒恣意。未料想,却遇到了那个冷漠,却待她如珍宝的翼王。墨冥夜从天而降,目光深情:婉儿,本王心悦你已久。嫁我,可好?…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 第五章 教训姨娘 免费试读

郁灵蕊心思灵活,知道俞管家深受郁光耀的信任,所以也不敢得罪,只能好言相劝。

“俞管家,赵嬷嬷只是一时失言,实乃无心之过,俞管家便先饶了她这一回吧。”

原本要进屋的郁桑婉身形一滞,冷笑道:“一时失言?可本小姐听她这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难不成这赵嬷嬷长了一张狗嘴,控制不住自己乱吠?”

“赵嬷嬷知法犯法,今日若不教训一番,这安远侯府岂不是没了规矩!若是传出去,世人不知会怎样耻笑我安远侯府,让一下人帮姨娘扶正,简直闻所未闻。”

“怎么?你还嫌咱安远侯府府不够出名,想在加一把火是吗?”

这番话太过厉害,将郁灵蕊堵的哑口无言,她没想到这郁桑婉这般口齿伶俐,明讽暗刺的说出一大堆,实在气人。

“姐姐说的是,府中确实不能没有规矩,下人犯了错,理应受罚。那姐姐呢?今日姐姐在王府当着禹王妃的面断了孙公子手脚,如今这事儿传的人尽皆知,姐姐此举不也给侯府摸了黑,现在众人都认为我安远侯府,人人心狠手辣,这难道不是姐姐的错吗?”

听完这话郁桑婉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郁灵蕊别的不行,嘴倒挺厉害,这是非颠倒的,她差点就信了。

“如此看来,姐姐在禹王府的所作所为影响更大,不应该受惩罚吗?”郁灵蕊仰着头,语气十分嚣张。

郁桑婉沉下脸,冷哼一声:“禹王府的事情,本就是孙宽裕有错在先,我断了他的手脚,不过是不想他去祸害旁人。此事就连禹王妃都默认了,你却说本小姐做的不对,你是在说禹王妃不如你会明辨是非吗?

再者,若是换做你,难道你就不会气恼,不会惩戒此人吗?还是说,妹妹你饥渴难耐就连孙宽裕这种色胚非礼你,你都不介意。若真是这样,姐姐我甘拜下风,便不与妹妹计较了。”

当她失了清白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可再怎么样,她也没想过要嫁给孙宽裕,那时她都做好常伴青灯的准备了。

可最后她还是被吴姨娘给压上了花轿,表面上是为了侯府的名声,可实际呢,不过是想看她的笑话罢了。

若不是她省亲时,郁灵蕊得意洋洋的告知真相,可能到死她还被蒙在鼓里,现在想来她可真是蠢笨,又懦弱至极。

“你……”郁灵蕊勃然变色,想要狠狠地骂上几句,随后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的院子,她只好忍住嘴边的话,胸脯一起一伏,气的不轻。

吴姨娘见女儿受了气,忙将郁灵蕊护在身后,指着郁桑婉的鼻子大骂:“你个贱人,竟敢如此无礼,小心你的皮。”

吴姨娘就像是一只护犊的老牛,直勾勾盯着郁桑婉,她今日若是不教训这丫头一番,她就不会明白这侯府到底是谁做主当家!

“啪!”

郁桑婉抬手甩了吴姨娘一巴掌,她又觉得不过瘾,便抬脚又踹向吴姨娘的右盖,只听见一咔嚓声响起,吴姨娘跪倒在地,她才满意的收了腿。

吴姨娘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真当她是从前的郁桑婉不成?

“你……你,你竟敢打我,我可是你的长辈,你竟敢以下犯上。”吴姨娘疼得满头大汗,不可置信的仰视着郁桑婉,这贱蹄子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打她。

吴姨娘手撑在地上,起身便要向郁桑婉抓去,郁桑婉十分轻松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以下犯上?”

“呵,你一小小妾侍,竟敢打骂我这正经嫡女,究竟是谁以下犯上?”

“母……姨娘……”郁灵蕊本想唤吴姨娘为母亲,可又怕授人以柄便改为了口。这郁桑婉今日是长了胆子,竟如此反常,一再的反抗她们。

“来人,快来人,府中的侍卫在哪?都快出来。”吴姨娘挣脱不开郁桑婉的手腕,扯着嗓子叫侍卫帮忙。

片刻后,十几个侍卫便出现在了郁桑婉院里。

“快、把大小姐给我绑了!”就算这郁桑婉再厉害,也抵不住这十几名士兵,她倒要看看她还如何嚣张,最后还不照样被绑到祠堂去?

侍卫们看了看吴姨娘又看了看郁桑婉,侯府是吴姨娘当家,大小姐虽是嫡出,却毫无地位,他们做下人的自是听从吴姨娘的吩咐。

“我看谁敢!”郁桑婉骤然厉声,“本小姐,乃是嫡出大小姐,你们竟听命于一个小小的姨娘,是将规矩都忘记了吗?”

那十几个侍卫被郁桑婉的气势给震住了,随即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俞霖。

俞霖垂眸,缓缓道:“把赵嬷嬷拉出去发卖了,其余人都退下吧。”

“是。”

话毕,他们就架了赵嬷嬷出门,吴姨娘被郁桑婉控制着无法阻止,眼睁睁的看着哀嚎的赵嬷嬷,被拉到了院子外面。

“俞霖,你竟敢动我的人?”吴姨娘一下子就怒了,大声吼叫。

俞霖拱手,淡然道:“此事是在下的管辖范围,还请吴姨娘不要在大小姐的院子闹了,赶快回去吧,否则,在下就不客气了,吴姨娘也应知晓吃亏的会是何人?”

“你……”吴姨娘红着眼瞪着俞霖,以前也没见他对郁桑婉有多好,今日却帮着郁桑婉压自己,真是可恶。

定局已成,郁桑婉猛地甩开吴姨娘的手,冰冷冷的目光扫过地上的两人:“俞管事,想必你也听说了我在禹王府发生的事情,孙宽裕拿着我的玉佩说我与他私定了终身,这府中可不干净,你要仔细查一查才是。”

俞霖若有所思的看着地上的丫鬟,点了点头,随即带着丫鬟离去。

吴姨娘一行人败兴而归,回梧桐苑的路上,郁灵蕊皱着眉,手紧紧攥着:“娘亲,这事儿俞管家插了手,父亲将来也会知晓,咱们不能坐以待毙,要想个法子将她收拾了。”

吴姨娘铁青着脸:“我明白,那贱丫头,今日像是换了一个人,完全没有平日那般的好对付。你父亲还有几日便要回京了,这个丫头不能留了。”

吴姨娘说着脸上闪过一丝狠绝,为了女儿的将来,为了女儿能出人头地,她必须要狠,谁都不能挡了她的路。

“母亲,父亲不是还有几日才会回来么,不如……”郁灵蕊眼中划过一丝阴狠,恨恨的咬着唇。今日之事,她们不会白白受着,她们定会让郁桑婉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