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芷澜钟离墨曹胤捷小说免费试读 《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小说全本阅读

《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卫芷澜钟离墨曹胤捷的小说叫《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它的作者是菜菜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曹胤捷与乔映雪为了扶八皇子上位,设下阴谋,先除明家,后铲除皇后与卫宁奭,当卫芷澜幡然醒悟后方才知道曹胤捷与乔映雪的阴谋。在皇后与太子死后,卫芷澜怀着曹胤捷的孩子被他亲手杀害,含恨重生到十年前出嫁前夕。得知自己与曹胤捷的婚事全是曹胤捷一手策划后,利用赵玉襄郡主化解了两人之间的婚事。因为曹胤捷与赵玉襄有染,苪国皇帝为曹胤捷与赵玉襄赐婚,并封赵玉襄为公主。曹胤捷与赵玉襄成婚当日,卫芷澜从周王府回宫的路上被曹胤捷的人掳走,曹胤捷正要强占卫芷澜身子时,卫芷澜被钟离墨救下。卫芷澜为永除后患,让钟离墨除了曹胤捷的是非根,从此曹胤捷对卫芷澜由爱生恨,利用朝中自己的势力对付钟离墨。…

《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 第6章 第一记耳光 免费试读

“皇后娘娘,那臣与公主的婚事……”

皇后娘娘正了正脸上的神色,反问曹胤捷:“你做出了这等见不得人之事,还想着与澜儿的婚事?”

“皇后娘娘……”曹胤捷乍一听,皇后娘娘为了女儿想翻脸不认人,他自然不会只听她摆布。

皇后娘娘不由曹胤捷解释,只拿着晋云郡主的事情问他:“那本宫问你,晋云郡主怎么办?你要了晋云郡主的身子,要如何向晋王交代?”

曹胤捷心下一沉,这才意识到,晋云郡主虽然不想计较此事,可晋王却不是好对付的主。

朝中只有自己这一个异姓王,晋王本就看自己不顺眼,若是知道此事,只怕会让皇上两边为难。

“臣……只是皇上已经为臣与公主赐婚,若是突然换了人,只怕是不好交代。”

曹胤捷一边放不下卫芷澜,另一边又不知如何面对晋云郡主才好。

“此事,本宫自是会禀明皇上,请皇上为你与晋云郡主赐婚。至于你与澜儿的婚事,只能罢了。”

失去曹胤捷这样的佳婿,皇后娘娘也有几分无奈,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处理妥当的。

“不能委屈了晋云郡主,也不能委屈了公主。臣看,此事还是从长计议,皇后娘娘以为如何?”

皇后娘娘扶起了晋云郡主,轻声安慰:“晋云,你受了委屈,本宫定是会为你做主的。这等宫闱丑事,还是莫要声张为好。”

说完,皇后娘娘便吩咐了身边的侍女留在晋云郡主身边伺候,并让人送淮阳王回王府。

卫芷澜在皇后娘娘的寝殿里耐心等着,桌上的茶换了一盏又一盏,才见皇后娘娘回来。

她脸上一喜,放下手里的茶杯便起身走上前去:“母后,表兄的事情……”

皇后娘娘并未与卫芷澜说话,沉声吩咐了殿里的宫人:“本宫与公主说话,你们都退下。”

“是,皇后娘娘。”

待殿门关上,皇后娘娘才看向卫芷澜,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卫芷澜设计陷害曹胤捷,也知道卫芷澜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却不能在此时点破她。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皇后娘娘再不想见卫芷澜泪眼婆娑的恳求自己。

“啪——”

卫芷澜正要追问之时,皇后娘娘伸手便给了卫芷澜一记耳光。

“母后……”卫芷澜抬眸看向皇后娘娘,眸子里全是错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此人可是自己和生母,上一世,她虽对别人多番算计,却从未对自己动过手。

可眼下……

卫芷澜的眸子里,随即便有泪光闪动,满心的委屈。

“这些年来,母后从未对儿臣动过手,为何……”

皇后娘娘这才坐了下来,与卫芷澜说道:“你应当知道,你为何会受这一记耳光。”

“淮阳王与晋云郡主的事情,是你有意而为之吧!为了不想嫁与淮阳王,你连这样的手段都用。不惜毁了晋云郡主的清白,来逼迫你父皇由着你的性子胡来。”

卫芷澜有口不能言,皇后娘娘并不知道曹胤捷是个什么样的人,才会如此帮着曹胤捷说话。

“母后,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我自己。知人知面不知心,母后怎知表兄定会一生都对我好?”

卫芷澜话音才落,皇后娘娘便又问她:“那你又如何知道,他不会一生都对你好。淮阳王对你的心思,我不是看不出来。”

皇后娘娘缓了缓心神,这才轻轻抚过了卫芷澜的脸颊,柔声安慰:“澜儿,你是母后十月怀胎生的,你的终生大事,母后自是会为你考量的。”

“母后,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母后何不顺水推舟,就让表兄娶了姐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卫芷澜的话虽然说到了皇后娘娘的心口上,可皇后娘娘还是一口回绝了她的意思。

并非不愿帮她顺水推舟,不过是想告诉她,行事不能太过任性。

“顺水推舟?你做这些,为的不就是让我顺水推舟?澜儿,这是你父皇的意思,也是你过世的皇姑的意思,可不能因为你的任性,坏了你父皇的好事。”

皇后娘娘所说的这些,卫芷澜如何不知道。

她满心以为,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皇后娘娘就是念在自己是她十月怀胎所生,也不会再逼着自己嫁给曹胤捷了。

令卫芷澜费解的是,皇后娘娘为何会在自己与曹胤捷之间选择帮着曹胤捷说话。

“母后,儿臣如今所做的一切,母后兴许还不理解。日后,儿臣有机会定是会与母后说个明白的。儿臣如何不想嫁一个能疼爱自己一生的人,只是淮阳王对儿臣的好,不过是表面功夫。”

卫芷澜的这最后一句话,皇后娘娘是断然不敢相信的。

她眉头紧锁,细细思索着平日里曹胤捷的所做所为,简直不敢相信卫芷澜的话。

“你又在胡说什么?淮阳王是什么人,我比你看得清楚。”

卫芷澜听及此,才觉皇后娘娘简直是愚不可及。

再想想自己曾经也是这般愚不可及,虽然不爱曹胤捷,却信了他一生。最后,断送了一切。

“母后,儿臣求母后,只此一次,就依了儿臣的意思吧!”

卫芷澜见着皇后娘娘帮曹胤捷说话,仿佛曹胤捷才是她的儿子一般。

皇后娘娘正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卫芷澜赶紧给她行了个大礼,只为能为自己的婚事做主。

这一世,她再不会辜负他。

皇后娘娘略作思索,到底还是答应了卫芷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可告诉你,今后你可不许再这般任性了。”

卫芷澜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只要不嫁给曹胤捷,即便是让皇后娘娘以为她任性也无可厚非。

只要不让这一世重演前世的悲剧,卫芷澜宁愿做这个任性的人。

“澜儿多谢母后。”

皇后娘娘虽然点了头,可脸上的表情却在告诉卫芷澜,因为此时,她并未能心安。

“你这事情,我还得想想如何与你父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