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念念沈昊主角的小说 白念念沈昊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小说介绍

主角叫白念念沈昊的小说叫做《掠爱总裁:头号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沁沁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怎么,你还要辩白什么?”白文博的声音冰冷。白念念将照片捡起来,指尖都在颤抖,这是今天早上的照片,那时她应该还在熟睡中。可是方凌阳怎么会有这张照片!难道,陷害她的不止是俞雪晴,连方凌阳也参与了!“父亲…

《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第4章 决裂 免费试读

“怎么,你还要辩白什么?”白文博的声音冰冷。

白念念将照片捡起来,指尖都在颤抖,这是今天早上的照片,那时她应该还在熟睡中。

可是方凌阳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难道,陷害她的不止是俞雪晴,连方凌阳也参与了!

“父亲,如果你去查一查就会知道你那个宝贝私生女做了什么!”白念念脸色煞白,她知道再不说话,这个黑锅就真的背在她身上了。

“雇人**我!还被我撞破和方凌阳上床!您是没听到她在方凌阳的办公桌上叫的多浪荡!”

“住嘴!再敢说你妹妹一句,我打断你的腿!”

白念念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外表的倔强被撕开,血淋淋的望着白文博。

是,她差点被俞雪晴雇的流氓**,路过个“好心人”还把她睡了,可是当她那么伤害累累地回到家,面对的却是父亲的冷漠与未婚夫的背叛!

“我要说!”

白念念被白文博全力的一耳光扇的倒向一旁,头撞在墙上油画的画棂上,瞬间就红肿了一片。

“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妹妹!雪晴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家,倒是你天天在外面鬼混!自己丢我白家的脸也就罢了,如今,还想拉你妹妹下水,你立刻给我滚出去,我白文博没有你这样不知羞耻蛇蝎心肠的女儿!”

白文博指着门口的方向,怒气勃发,几乎是呐喊出声:“滚!”

白文博为人以严谨出名,他怒气冲冲的看着白念念,有这样的女儿,真是他毕生的耻辱。

“爸!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白念念眸子通红,整个人都在颤抖,紧捂着已经红肿起的半边脸颊,眼中的绝望越来越深。

她难道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吗?

这个问题自从俞雪晴进入白家后她就开始怀疑,为什么她的父亲宁愿相信一个私生女都不听她一句解释?

“相信你,我还怎么相信你!”白文博的声音怒极微颤,当眸光再次触及到那两张照片上时,心中的怒火顿时更盛,“立刻滚出去,我白文博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要还想留着最后一丝脸面,就别等我让人把你赶出去。”

此时白念念脸上的委屈和痛心落在白文博的眼里成了颇有心计的伪装。

“好,”白念念扯动嘴角,美眸中满是绝望,“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以后,我和白家再无瓜葛。”

“哼!你最好说到做到,以后不要再喊我一声爸,我和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人没有任何关系,滚。”

白文博听到白念念的话后,立刻出声道,丝毫没有犹豫,食指再次指向白念念身后大门的方向。

“真是奇耻大辱!玟琼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白念念本想就这样离开的,但当这句话再次落进她的耳中时,却成功的将她心底最后一丝忍耐推翻。

她迅即停步,转身扑过去,拽着白文博的衣领,眸光死盯着面前这个亲生父亲,一字一句地,“你没资格说我妈,而且我再说一次,你才是我和我妈的奇耻大辱。”

白文博被她的狠绝惊到,一时做不出任何反应。

“你那个宝贝私生女俞雪晴,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X表子,她一直都在装,我有什么她都要拿到手,用尽手段陷害我,目的只是想和她那个**妈联手掌控白家,现在把我逼走,大概能得意一阵子。”白念念收回手,歪着头笑了一笑,“我给你提个醒,免得以后你被扫地出门,落魄的时候想不起我提醒过你,不知道自己是活该。”

白文博抖着手,转向前妻的照片,“玟琼,你听听她说的什么话?!她怎么会被你教成这个样子!”

“够了,你没有资格喊我妈的名字!”

白文博冷声,“白念念,你不再是我白家的女儿,来人,把这个逆女给我赶出去!”

门外的保镖得到命令后,再也没有往常对大小姐的那种尊敬和恭维,直接上前扯住她的胳膊。

白念念甩开他们,“我自己会走。”

“小姐,你快和老爷认错,就说你下次再也不会了。让他原谅你。”顾妈扑上来,焦急的开口。

顾妈一直是个很懂事的佣人,主人的事情从来不敢多说一句话,但是当她看到白念念受苦时,却再也守不住自己的本分了。

白念念看向在一旁急的直跺脚的顾妈,强忍住眸中的泪水,用力的摇了摇头。

“顾妈,照顾好自己。”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快给我把这个逆女赶出白家!”

她被推搡着下楼,眼角作光瞄见一侧站着的女人,是韩若华,俞雪晴的生母。此刻,她穿着睡衣,悠闲地靠在门边,冷眼旁观。

白念念不得不承认,韩若华是个很精明的女人,她视白念念为眼中钉,却能做到为了自己在白文博心中的良好形象,选择忍着不踩她。

很好。

两个女人在彼此的眼神交换中,正式宣战。

她一瞬间改了主意。

白念念被推出大门,转过身,是跟过来的泪水汹涌的顾妈。

“顾妈,我会回来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夏日。

太阳炙烤着大地,白念念没来得及拿一点行李,她站在白家别墅的门外,抬头眯着眸子看向天空中刺眼的太阳。

呼!一切归零。

没关系,白念念,世上还有奚子墨这个人,你还没到无处可去的地步。

因为事发突然,白念念身上没带现金,将身上的口袋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大概是在刚才的争执中掉到哪里了。

完了,这下,可又要走着去了。

黑夜渐渐来临,路两边的灯依次亮起,白念念弯着腰捂着肚子,有气无力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

微黄的灯光下可以很清楚的看她红肿的右边脸颊,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加上煞白的脸色,犹如一个游荡在外的幽灵。

无力的呼出一口气,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嘴角缓缓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情景。

已经走了不知道多久,脚底早已经磨出了血泡,白念念只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脑海中不止一次闪现出躺下好好睡一觉的想法,可是,她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她必须挺下去。就算是昏倒,也不能昏倒在这条偏僻的街道。

一边吐槽奚子墨住那么远,一边给自己加油打气。

当她终于走到奚子墨那座如城堡般豪华的别墅前时,白念念已经完全记不得自己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

门外的安保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个温婉体面的富家女,任谁见过都不会忘……即使她现在的形象很……

落魄……

当奚家的管事领着白念念来到奚子墨的面前时,他正在偌大的书桌前处理事务。

白念念站在门外,用自己仅剩不多的力气理了理凌乱不堪的头发,慢慢走了进去。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领口微松,露出古铜色的肌肤,认真地微垂着头,看不见他那双勾人心魄的眸子。

“子墨,我……来投靠你了。”

直到白念念发出声音,垂着头处理公事的奚子墨才发现她的存在。他惊讶的抬头,目光却在触及到白念念红肿的脸颊时一瞬间凝固,眸低赫然浮现出浓重的怒意。

“小念!”

一瞬间白念念所有的坚强失去伪装,整个人软绵绵的向下沉去。

奚子墨迅速起身,一个健步冲到了白念念身边,将昏迷的人儿紧紧搂在怀里。

“小念,没事了,我在这。”奚子墨眉心微颤的看着怀中的脸色煞白的白念念,满是心疼的口吻被白念念隔绝在脑外。

三分钟后。

奚家的私人医生拎着医药箱急匆匆的来到白念念身边,在奚子墨紧盯的目光下一步步检查完了白念念的身体状况。

他转过身,弯着腰,恭敬的开口道:“奚总,这位小姐是因为过度劳累,脸上的伤我已经做了处理,只要多休息几天就会没事了。”

听到白念念没事的消息,奚子墨重重的松了口气,朝医生挥了挥手,“下去吧!”

医生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奚子墨和白念念两人。

男人坐在床边,眸光落在白念念微皱的眉心上,眸中的怒意越来越浓重。他伸出手握住白念念的白皙的手,满是心疼的口吻出声,“小念,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

次日中午。

白念念悠悠醒转,睁开模糊的双眼,天花板上闪瞎眼的吊灯让她走了会儿神。

“这是……”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声音沙哑,脑中思绪一片混乱,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

关于昨天的事情,她一时还没有想起来。

一直在床边趴着的奚子墨似乎是听到了白念念的声音,猛地睁开了眸子,朝正在挣扎着起身的白念念看去。

“小念,你醒了,千万别动。”

奚子墨脸上的疲惫被兴奋取代,他轻轻按下白念念,语气中带着激动。

他守了她整整一夜,现在终于醒了。

白念念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浅笑,示意他她已经没事了。

自从母亲去世后,她唯一能说上的话人似乎只有奚子墨一个了。

白念念掩住眸中的忧伤,沙哑微弱的声音出声,“子墨,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小念……”

奚子墨听着她沙哑的声音,心头像是被人戳了一下,伸出手覆上她还有些肿的脸颊,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阴狠。

“到底是什么人伤的你,我立刻把他带到你面前!”

他的语气带着不可控制的怒意。

小说《掠爱总裁:头号娇妻》 第4章 决裂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