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宁元婧霍兖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由巫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宁元婧霍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宁元婧穿越成了罪臣之女,且据史书所记,她的未来夫婿七王爷铮亲王会谋权篡位,最终连累的王府上下百余人,皆不得善终。宁元婧可不想再死了,便一门心思搅黄这门婚事。史书上说铮亲王面生粗陋,那她便找个全京城最俊的男子,亲自带着聘礼,登门求亲。我乃圣上亲封郡主,若是从了本姑娘,如后包你吃香喝辣,锦衣玉食,若是不从,哼,大将军府的刀,可不是吃素的。冷面美人眉眼一挑,你这是,要包养本王?…

《王爷,王妃她翻墙跑了》 第六章 初见新帝 免费试读

宁元婧晓得宁元姝性子刚烈,却不曾想这般胆大,皇家重地,这样的肆无忌惮。

不过,宁元姝刚才那番话,似乎也已知晓宁大将军死因蹊跷。

且听她话音,像是已有线索。

眼下最要紧的,便是弄清楚究竟何人针对大将军府。

宁元婧想着,便上前,正欲询问一二,却突听有男子声音传来。

“这话,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出了蔷薇殿,万不可这般。”

宁元婧抬眼去看,只见一男子已停至宁元姝跟前。

一袭白袍,面若冠玉,温文儒雅。

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人。宁元婧识得,便是方才进带她与萧氏入宫的寥公公。

此男子是霍国新帝霍戬?!

宁元婧心中推测着,人已被萧氏扯着跪下,随后众人也跪了一地,伏地叩首,齐呼,“万岁圣安。”

独独宁元姝站的笔直,对眼前之人,视若无睹。

霍戬好似已习惯了这般的宁元姝,并未见生气,严肃却也温柔至极的声音,接着方才的话,“若传进太后耳朵里,又该是一阵不痛快。”

宁元姝依然方才姿态,对霍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霍戬也不责怪,温和之音又对跪了一地的众人说到,“都起身吧。”

“谢圣上。”

宁元婧搀扶着萧氏随众人起身,霍戬看向她二人,“这些日子,委屈了你们。”

臣妇惶恐,圣上英明。”

刚起身的萧氏拉着宁元婧又扑通跪下,霍戬忙到道,“快快起身。”

霍戬看了眼身后的寥公公,廖公公立刻会意,上前亲自搀扶起萧氏,随即又听霍戬说到,“朕特许了,自今日起,这蔷薇殿内一切礼仪全免。你们就好好在这里陪陪贵妃,这些日子,她可是挂念着你们的。”

这次萧氏没在行跪谢礼,而是双手相扣,放于腰左侧,微俯身屈膝,“臣妇领命,谢圣上体恤。”

一旁的宁元婧见了,忙也跟着学做。

霍戬这才看向她,随即上前两步,更近些停与于她跟前,如兄如父般和蔼可亲的语气,“我们元婧长成大姑娘了。可有钟意之人?尽管与朕说,只要是我们元婧欢喜的,朕定赐婚与他。”

宁元婧悄悄抬眸,端详眼前皇帝。虽在大将军之事上做法过于表面,可方才他流露出对宁元姝的感情,是真实的。

这让她一直紧绷的心,稍许松了口气。

只要霍戬有心偏向宁元姝,大将军府就有周旋的余地。

可宁元婧也看得出,宁元姝对霍戬很冷漠,且非常排斥。

这不好,很不好。此即正处于多事之秋,该好好讨圣上欢心才是。

可这番话,宁元婧又说不出口。

当初虽是先帝下的圣旨,可依宁元姝个性,若是她不愿意,便是刀架脖子上,也绝不顺从的。之所以甘愿嫁给霍戬,不过是为了保护家人,不让心爱之人受牵连罢了。

无法与心爱之人相守很痛苦,整日面对不喜欢之人,更痛苦。

宁元姝却整日都要承受这双倍之苦。

宁元婧原是打算趁此机会好好探探宫内局势,在商量商量往后如何应对,可无奈霍戬一直在旁,她未曾有机会开口。

且外面天色渐晚,此次也只得无功而返了。

只是离开之际,舍不得分离的宁元姝抱着萧氏又是一阵悲痛。随后又拉着宁元婧的手,自责哭到,“姐姐无用,困在这见不得人的地方,没能为爹爹尽孝,也不能常伴二娘膝下。元婧呀,以后,全交于你了。”

“姐姐放心,元婧定会照顾好娘,照顾好府上,姐姐且好生养着身子,不须挂念。”

宁元婧的伤感也被宁元姝的眼泪勾了出来,鼻子一酸,眼眶模糊了。

一旁霍戬见了,拉过宁元姝,帮她擦着眼泪,说到,“你这般如此,她二人怎可放心离去?如今人已回京,若是想见,随时准她们入宫也就是了。”

宁元姝听了这话,方才止住眼泪。霍戬又吩咐廖公公亲自将宁元婧萧氏送出宫。小翠与张伯已经在宫门外侯着了。

萧氏与宁元婧谢过寥公公,便随小翠上了马车。张伯坐外头车沿上,一行人打道回府。

便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且这马蹄声,像是从皇宫而来。

宁元婧一时心生好奇,便纤指轻轻挑起帷幔,瞧见了一匹黑马奔驰而过。

马上一男子,身披黑袍,气宇轩昂。

许是也注意到了马车,男子骤然侧脸瞧过来,正好撞进宁元婧眼眸里。

那是一张极好看的脸,如精雕细凿般的五官,清冷绝尘。

只是那双眸子太过犀利,好似要剜人心肉,瞧的宁元婧莫名心头一紧,慌忙放下帷幔。

霍兖昨日去大将军府宁元婧有意避开他,故并不识得马车内的女子,只是瞅着马车眼熟,便多看了两眼。

正巧莫剑有事禀报,便迎他至宫门外,却见他频频回头,就顺着方向也瞧了去,说道,“大将军府上的马车。”

大将军府?

霍兖心中突然就蹦出来昨日那个清瘦背影,既而是方才那张脸……

霍兖收回眼神,策马飞奔,问追上来的莫剑,“那个二小姐,叫什么来着?”

“大将军府的?叫宁元婧。昨日刚与将军府夫人回京的。听说今日宫里下旨追封了宁大将军,还封了夫人为镇国夫人,封他家二小姐为长宁郡主,这会该是进宫谢恩回来的吧。”

说到此,莫剑突然冷笑了下,继续道,“打一巴掌给颗枣,宫里的母子二人还真把别人当成傻子不成。”

霍兖并未接莫剑的话,夜色中也瞧不出情绪,莫剑这才开始禀报打探的消息,“神医最后一日会诊五十四人,除了已死的宁大将军,还有一个刚出狱的犯人,不是本地人,眼下已回老家,没什么异常。剩下五十二个也是,皆是普通百姓,未发现异常。”

“有时瞧着普通,却最是不简单的。你且派人盯好他们,神医即已死,他们肯定还会有下一步计划。”

“是。”

“大将军府上也要派人盯着。瞒而不报,本王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意欲何为。”

“是。”

莫剑领命,对着马儿“驾”的一声,追赶上霍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