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阎天阮齐的小说天劫相师完结篇阅读

《天劫相师》小说简介

以阎天阮齐作为主角的小说《天劫相师》一经问世,就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小说精彩内容讲述了:一代国宝级风水大师无故惨死。门下弟子为讨个说法却也接连遭遇横祸。唯独剩下最小的小徒弟继承了他的衣钵。为了调查师傅的死因,也为了弘扬世间正道。小阎王阎天开启了自己的传奇风水大师之路…

《天劫相师》 第五章 手机问题隐患多 免费试读

“你的室友?”

“对…说起来,时间也对得上,也就是在三个多月以前,因为一些事儿,我和她吵了一架,但就是很小的事,可萌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耿耿于怀,直到现在也没给我好脸色看。”

她说着拿起奶茶喝了一口,但立刻捂住了右半张脸。

我问她是不是被打的地方疼。

她说不是。

“我…蛀牙,虽然看了牙医,但是好像又复发了。”

我说蛀牙问题不能耽误,拖久了要蔓延到其他牙齿,到时候疼起来要人命。

她点点头说谢谢我的关心。

“谢谢你,我男朋友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牙疼…”

“我靠,这什么**啊,小钱,你看上那家伙哪点啊。”

罗沛克打抱不平,我赶紧拉住他,我们可没资格评判别人的感情。

接着我又问道。

“那你睡觉的时候,什么东西喜欢放在枕边或者床头。”

“…嗯…没什么东西吧,就手机会放在枕头边,我们床头柜离床比较远,这个算吗?”

我说不算,梦欢草做成的道具,必须要靠近人的大脑才会生效。

“那我就没有什么其他东西了…”

“可以把你手机给我看看吗?”

她从牛仔裤兜里摸出一个iphone5s递给我。

我拿来看了看,没什么异常,连手机壳都没有。

“你的手机拿去修过吗?”

我问。

她想了想,说修过,前段时间洗脸的时候放在洗手台旁不小心进了水,拿去手机修理市场找了个专柜500块钱修了一下。

“他有没有拆机?”

我问,钱泽说没注意,放在那儿修,隔了两小时回去拿的。

罗沛克说妹子你心真大,估计你这手机里面儿被换了不少配件了。

钱泽挠了挠头,她对这方面似乎不太懂。

“好,你先把那家手机修理市场的位置告诉我,我先去查一下,对了,这两天晚上你还会遇到那事儿吗?”

她点了点头,随后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

“…就在昨天晚上…”

我说明白了,然后从腰包里拿出了一枚护身符。

“这个你收好。”

“…这是?”

她接过护身符,有些犹豫。

我说这是御守护身灵,专门在梦里驱赶邪祟,你睡觉的时候把它放在枕头下面,短时间内应该没事。

她谢过我,问多少钱。

我说这个送给你,算是上次下结论太武断的道歉。

钱泽十分感谢我们,把我们送到了学校门口,一直看到我们上了车才回去。

“老阎,你挺大方啊,那护身符值不少钱吧。”

我说单卖一个5000。

他吓了一跳。

“哎哟我以为最多就200,结果居然要5000?”

“你以为路边的烧饼?那玩意儿不简单,里面的守护灵可以让人在梦中不受任何邪祟侵扰。”

“既然这玩意儿这么有用,那咱们还查啥啊?”

我笑着说不会那么容易的,罗师傅。

“这东西就像是强效止疼药,你明白吗?它只能止疼,但是不能帮你解决问题,和止疼药一样,长期使用的话,也是会成瘾,一旦守护灵吸收了太多梦境主人的阳气,那么它将会变成比入侵的邪祟更加可怕的东西…到时候才是真的麻烦了。”

“哎哟!那你还把这么危险的东西给钱泽!”

“放心,至少要一个星期,所以我们有一个周的时间来解决这件事。”

说着我发动了汽车,朝着二手手机市场开去。

路上罗沛克唉声叹气,我问他咋了,他说没啥,就是觉得钱泽很可怜。

“你说她,这么努力一姑娘,家庭条件也差,你看她用那手机,我奶奶都不用了,可她还拿去修,不仅如此,还遇到了那种渣男,最惨的是睡个觉都被人**,你说,这老天爷真的会对一个人这么残忍吗?”

我说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但是坏人肯定会。

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揪出这个坏人。

给冷云霞打了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

她很冷淡,只嗯了一声说再探再报,就挂了电话。

“我咋感觉…这姐姐把我们俩当成小钻风了啊?”

我问罗沛克什么是小钻风,他直接唱了起来。

大王叫我来巡山耶~

车子开到二手手机市场之后因为附近没有规划出来的停车场,所以我们只能随便找了个空地停车。

来到了钱泽说的那家手机维修中心,我们发现这什么中心,就是一破门面,还特寒碜那种。

老板坐在柜台里捣鼓着手机,头也没抬地对我们说。

“买手机还是卖手机还是修手机。”

我说都不是,来找您打听点事儿。

老板这才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

“你们是警察啊?”

我说不是。

他冷笑一声又低下了头。

“那没啥好说的。”

我给罗沛克使了个眼色,罗沛克从钱包里摸出了五张一百的甩在老板面前。

老板被吓了一跳刚想发怒,看到这五百块钱眼睛立刻放光。

“现在可以谈谈了吗?”

我笑着说,老板立刻点头。

“三个月以前,有一个妹子,来你这儿修过手机,一个比较破旧的iphone5s,记得吗?”

老板一边数着钱一边说不咋记得,于是我给他看了看钱泽的照片。

我发现,他的目光看到钱泽照片的一瞬间,似乎有点儿闪躲。

这是心虚的表现。

“不,不知道,没见过。”

“你确定不再想想?”

我问。

老板发火了,对我们吼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老子店里每天这么多客人进进出出,都要记得?我是天眼啊?走走走,赶紧走,别耽误我做生意。”

罗沛克刚想发火,我笑着说行,那我们走。

然后就拉着罗沛克走出了手机店。

老罗有些愤愤不平。

“你咋怂了,老阎,那人明显有问题啊。”

我说肯定有问题,连你都能看出来,问题不小。

老罗越说越气,就要冲进去揍那老板,我拽住他说。

“干啥呢干啥呢,你想进被拘留?咱们被拘留,那钱泽怎么办。”

“…那,你说现在咋办啊?”

我说不慌啊,我办事儿肯定有我办事儿的方法。

说着我抬手看了看表,距离我们出来已经过了十分钟。

“差不多了。”

我说了一声,随后就听那铺面内发出了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