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天阮齐小说叫什么_天劫相师小说

《天劫相师》小说简介

《天劫相师》是由作者黄泉隼所著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天劫相师》精彩章节节选:一代国宝级风水大师无故惨死。门下弟子为讨个说法却也接连遭遇横祸。唯独剩下最小的小徒弟继承了他的衣钵。为了调查师傅的死因,也为了弘扬世间正道。小阎王阎天开启了自己的传奇风水大师之路…

《天劫相师》 第五章 来头不小的东西 免费试读

从大妈房间里出来,我把剩下的避魂铃都布置好,又进入房间去看了看李承泽。

只见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卧室的角落,一动也不敢动。

“至于吗。”

我说。

“大师,你艺高人胆大…但,但我不一样啊,你,你可一定要保证我的生命安全啊。”

我都有些听烦了,于是随口敷衍了几句,就准备往外走。

“大师你去哪儿?”

“都已经4点多了,现在是冬天,天黑的快,我再呆在这里怕是打草惊蛇,我先去外面儿守着,你有啥情况就弹我微信。”

说罢我就背着挎包离开了房间。

来到楼下我点了一根烟,我可不打算一直在这里守着,虽然引魂阵的效果非常好,但真的要让魂体现身,至少也要10点左右了。

刚才在吃串串的时候看到了一家网吧,我今天一把游戏也没玩,手有点儿痒,于是直接就进了网吧。

不得不说,这李承泽是真的烦啊,在我排位的时候不停给我发消息。

我只要2分钟没回他立刻就是一个电话打过来。

“大师!大师你怎么不回消息啊!?你在干嘛啊!?你,你真的在楼下吗??”

“行了行了,你赶紧睡一觉,今晚你铁定睡不着了。”

连续挂了他三次电话,我直接把手机给开了静音,连续几把游戏下来,外面儿的天就渐渐黑了,我看了看时间,9点,差不多了。

于是我背着包下了机。

有些好奇地是7点到9点这段时间,李承泽对我的消息轰炸居然停止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那边才接,电话那头李承泽声音有些含糊。

“喂…大…大师啊…你不是让我睡会儿吗…”

我心里又觉得好笑又好气。

“大兄弟你这收放自如啊,让你睡你还真睡了,你看看几点了啊,起来把蜡烛点起来啊。”

被我这么一提醒,电话那头一下子慌乱起来,我都可以听到他立刻翻身下床的声音,还有窸窸窣窣穿裤子的声音。

好家伙,这货还脱了裤子上床去睡了,这到底是是胆大还是弱智啊。

“大,大师,我点起蜡烛了,怎么这么诡异啊…”

“把灯关了,就在那儿呆着,记住,千万,千万别出房间门。”

“可是大师…我,我有点想尿尿啊。”

我说你必须憋着,不然尿在房间里也行,总之绝对不能出卧室门。

又嘱咐了几句我挂了电话,又来到了小区的楼下,我坐在椅子上抽着烟。

不得不说,这安置房小区是真的省钱,连路灯都没几盏,我现在坐的地方就是黑压压的一片。

难怪之前李承泽说有一女生晚班回家路上被人袭击了,这种环境,真的很危险啊。

抽了差不多五根烟,我看着时间已经到了10点,于是准备上楼看看情况,突然在这时候,一个浑厚的嗓音叫住了我。

“什么人!?”

接着手电筒的光就照在了我的脸上。

“哎,你不是那开锁师傅吗?这么晚了你蹲在这儿干嘛?!是不是白天给人换了锁,晚上趁人睡了来偷东西的!?”

这说话的人正是白天门口那胖保安。

“不是,大哥,我哪儿点像开锁的啊。”

“那你说你这么晚了蹲在这儿干嘛!?”

我突然有些语塞,这还真不好解释,我说啥呢,我说我是风水先生,大半夜的来这里给人驱邪的。

这不是找骂吗。

干我们这一行的,也有这么一些难处,做的都是为民除害的好事,但总是会受到一些偏见,认为我们是封建迷信。

其实咱们这一行,每一句话那都是有科学依据的,都是非常讲究的。

但这保安五大三粗,也不和我多墨迹,我刚想和他掰扯掰扯哲理。

就被他一个肥龙在天给按在了地上,接着我就被他扭送到了保安室。

这可麻烦了,我心说这楼上还有人等着我救命,现在已经过了10点,那屋子里的阴气正是最盛的时刻,再加上引魂阵,即便是一般的魂体在那屋子里也很可能会充满怨气。

这李承泽被关在卧室里,没有我去救岂不是等于把一只羊扔到了羊堆里。

在保安室,我是磨破了嘴皮子,最后一名物业经理听我说是来驱邪的,他才皱着眉头问了我缘由。

原来,他正是当时负责和李承泽一起带警察去做调查的物业人员,他也知道那屋子似乎有些邪乎,先是两名女孩儿失踪,然后又是发生了凶案。

的确有些不合乎常理。

我告诉他现在里面就有个人,处境非常危险,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若是不放心,我把身份证压在这里。

他们考虑了一会儿也就同意了,但是那物业经理和胖保安一定要跟我一起去。

我说你们要来就来吧,只是看到了啥别害怕就行。

“吓唬谁呢,小爷我吃豹子胆长大的。”

胖保安十分不屑,我心说你就算吃龙胆长大的也没辙啊,这种东西,害怕是天性,你现在不害怕,完全是因为无知。

经理和胖保安和我一起就出了保安室。

我一出门立刻拿起了电话。

乖乖。

一共20多个未接。

现在时间已经是11点20了。

我连忙打了过去。

电话几乎是一瞬间被接起的,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一阵怒骂。

“我x你x的个x,你这个龟儿子,王八蛋!!你他x的你xxx你狗xxx!!”

我把电话挪开了一些,不想听他多哔哔,同时也放心了一些,这还有力气骂我,证明还没死,没死就行。

“蜡烛灭了几支了。”

我无视他前面的一切,直接了当地问。

他说只剩下三支了。

我听力一惊。

这屋里真有怨体,而且怨念还不小,这生灵烛可是我亲自调制炼化,怎么说那几支蜡烛也能支撑到半夜两点,现在才11点30不到,就只剩下三支了。

“屋外有什么动静吗?”

“妈的!!你狗x的!你说呢!!你说有没有动静!!?”

一听他又要骂我连忙打断他。

“你要是再骂,我直接转身就走了哦。”

这句话像是定海神针一般一下让他闭了嘴,颤抖着回答了我的问题。

“…有,有两个女孩儿的声音一直在…在卧室外面…她们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有看到实体吗?”

“没,没有…啊啊啊啊!!妈呀!!妈呀!!!”

“啥情况,你瞎XX叫唤啥??”

“脑袋!!脑袋!!她们两个的脑袋!!从门的两边探出来!!看着我啊啊啊啊!!”

乖乖,这叫声大的连跟在我身后的保安和经理都吓了一跳。

“墨线呢?”

我又问了一句。

“墨线…墨线!!墨线在燃烧!!在燃烧啊!!”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次的东西…来头可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