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价婚宠权少赖上她容墨沐景颜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她》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容墨沐景颜的小说叫《天价婚宠权少赖上她》,它的作者是绿萝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俊美优雅的京城权少容墨,权势滔天却年近三十还没碰过女人。世人皆传他是gay!一场阴谋,她强上他,最后嚣张的丢下一百块钱拍拍屁股走人。破了爷的身,还想逃,门都没有!一夜疯狂让他甘之如饴,只想日日夜夜化身为狼将她吃干抹净。…

《天价婚宠权少赖上她》 洋相尽出,沦为笑柄 免费试读

那个男人背对着摄像头,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不过苏末的面容却是清晰的落在众人的眼中,一时间,整个宴客厅一片寂静,随后爆发出嘲笑鄙夷的声音。

“苏家的女儿还真是水性杨花,这都要订婚了,新娘倒是躲在休息室里和别的男人干这等龌龊事,真是不要脸!”

“可不是,原本我还想撮合这个苏家小姐和我家儿子的呢,幸好没撮合,不然还真是家门不幸了!”

“呵呵,这下子可真是热闹了,宋家有这样的儿媳妇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

宴客厅上一声声鄙夷不屑的嘲讽声音传来。

苏父苏母,宋宪和宋宪父母的神色也一片的黑沉难看,宋母看着大屏幕上龌龊的一幕更是止不住的朝着苏母苏父怒吼道。

“你们苏家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居然干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来,这样的儿媳妇我们宋家要不起,宪儿,我们走!”

说着宋母就要拉着宋宪离开。

“亲家母,别这样,也许这都是误会,你别急,有事咱们好商量嘛!”

苏母心头也是一惊,急急拉住宋母解释道,一边则是给苏父使脸色,让苏父赶紧去休息室将那个不要脸的女儿给拉出来。

“误会,哼,这所有人都亲亲白白的看的清楚,还能是误会吗,这个亲就不用定了,我宋家一定不会要这样的儿媳妇的!”

宋母一脸愤怒的开口,眸中满是怒火。

丢人啊,简直是丢人死了,谁知道这苏家的女儿居然是如此水性杨花的一个女人呢。

“哎哟喂,宋母啊,这个……要不等末末出来了我们再听听她的解释。

我女儿一想温柔善良,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一定是被人陷害的,对,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苏母一脸笃定的道,目光从人群中掠过,最后落在一旁被容墨搂着的沐景颜身上,顿时愤怒的跑了过去,狠狠的朝着沐景颜的脸上打去。

“你说,你个贱蹄子,是不是你陷害你妹妹,你自己水性杨花勾引男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敢陷害你妹妹。

你心思怎么如此歹毒啊,早知道我苏家当初就不该救你回来,还好吃好住的收养你了!”

苏母一阵愤怒的指责,一个巴掌就要狠狠的打下去,却被半路伸来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

容墨神色格外难看的看着苏母,幽暗深邃的眸底满是冰冷的神色,危险至极。

紧握着苏母的手掌不断的收紧,巨大的力气好似要将苏母的手臂狠狠的掐断一般。

“哎哟哟,疼,疼死我了,贱蹄子还不快叫你男人住手,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勾搭男人的本事还真是好。

果真是什么样的女人找什么样的男人,就连你勾搭的男人也如此蛮狠无礼!”

苏母一脸都没认识到此刻的自己正处于危险中,还在那里骂骂咧咧。

沐景颜也不还口,只是静静的站在容墨的怀中,冷笑着望着苏母,眉眼清冷,露出嘲讽的笑意。

“你敢再骂一句贱蹄子、水性杨花,信不信我现在就折断你的手!”

冷冷的声音透着无尽的冷意和杀意,容墨狠狠的握着苏母的手臂,眸底的光芒一片阴狠。

“容先生,容先生恕罪,内子不是有心的冲撞,还望容先生不要往心里去,不要往心里去!”

苏父一看到容墨发怒,急忙跑上来一脸笑意的讨好。

转身冷冷的朝着苏母怒斥道,“你疯了不成,还不赶紧向容先生赔礼道歉!”

“苏伯伦,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你女儿都被害成那个样子了。

你居然还让我对他们道歉,你有没有良心啊,你是不是也被这个贱蹄子迷住心眼了!”

苏母气不过,他们结婚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吼过她,此刻苏母几乎是失去理智的怒吼道。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苏父狠狠的朝着苏母打了一巴掌,顿时让愤怒中的苏母安静了下来,眸光满是呆滞的望着苏父。

“苏伯伦,你居然打我,你居然敢打我,你个没良心的,呜呜……”

“好了,你给我住口,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看着苏母一脸哭诉吵闹的模样,苏父愤怒的吼道,面上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意。

今天苏家真是在b市整个上流社会的人面前出尽洋相,丢尽了脸了。

偏偏女儿丢脸还不加以挽救,苏母也跟着大闹,这一出好戏可是让所有人都看的津津有味。

被苏父一吼,苏母果然安静了下来,面上的怒气消失,也染上几分害怕的神色来。

天啊,她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好不容易维持住的豪门太太雍容华贵的形象就这样没了,就连她好好地女儿也毁了,她究竟是做了什么孽啊!

“苏家,果然好的很,我容墨记住你们了!”

容墨狠狠的甩开苏母的手臂,阴沉冷厉的声音从口中冷冷的蹦出,危险至极,整个身上都散发出王者般的慑人气魄。

感觉到容墨身上霸道尊贵的气势,此刻安静下来的苏母才算是有些害怕起来。

突然就想到之前苏父提过的京城容家,莫非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京城容家的人?

想到自己得罪的居然是京城容家的人,苏母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脸色一白,差一点就要倒下去,要不是苏父眼疾手快的拉住她,此刻苏母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心底则是更加的怨恨沐景颜,没想到这个贱蹄子居然如此好命,竟然勾搭上了京城容家的人。

“爹地妈咪,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宪哥哥你怎么在那里啊?”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身穿白色订婚礼服的苏末端着高贵优雅的模样朝着这方走来。

面上重新被上了妆看不出欢爱过后的痕迹,眸底却是带着几分妩媚的风情,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些不同来。

沐景颜一看到苏末出来了,还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苏末的演技。

不过刚才的好戏人人都看过了,她倒是很想看看怎么应付接下来的为难,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