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禾许戈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苏禾许戈做主角的小说

《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小说简介

主角是苏禾许戈的书名叫《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程简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为大龄医科剩女,穿越后成为有五个前任的渣女。丈夫是侯爷不假,却是反贼余孽,双腿被废落魄如乞丐,总暗戳戳想搞死她。对这个面如奶狗心如毒蛇的小鲜肉,她左手一鞭子右手一颗糖地培养他。等等,刚把他养出点人样,就想要造反?谁让他太会撩,她沉迷于他的颜值做了舔狗。缺钱?她来赚!缺粮?她来囤!缺兵?她有她有!什么,缺女人?给他个胆子试试!深夜,小狼狗跪在搓衣板上苦不堪言,夫人,你别再搞事了,实在不行咱们搞个娃试试?…

《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 第19章 免费试读

第19章

“男女授受不亲,何况你还是有夫之妇,真是不知检点。你看阿猫阿狗就算了,你如今还要看别的男人**,不知廉耻!”

苏禾纠正他,“我看的是病,不是看**。”

还狡辩,许戈气得想拿脚踹她,“我的还没看够吗?你还要看别人的。”

苏禾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又没长疮,要不我早就给你割了。”

“你要是敢去,信不信我……我……”

“休了我吗?”吓唬谁呀,苏禾压根不怕他,“要不现在就写,我财产分你一半。”这样,她就跟他撇清关系了,管他背地里搞什么幺蛾子。

“杀了你。”许戈眸光冰冷,周身散发着冷凛的气息。

常年带兵,杀敌不眨眼,从死人堆时爬出来的许戈,动起真格来,浑身的煞气相当骇人。

苏禾退到安全距离,细细琢磨他的话。他好像并不反对她给县令看病,只是反感她看人**。

直男癌没跑了。

“我现在是大夫,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你别威胁我。”她才不吃这套。

“沙县的大夫死光了,他找谁不好非得找你?”许戈一掌拍在折扇堆上,“他爱割哪割哪,找别人去。”

小奶狗怒气太盛,激动的情绪超乎苏禾料想。

不过,苏禾倒也理解他的心情,在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连碰一下都不行,何况是看屁屁呢。

“好吧,我推了就是。”这几天把他养精神了,硬碰硬的话讨不着便宜,苏禾退而求次。

她答应的太快,许戈狐疑道:“你不会忽悠我吧?”

苏禾跟他调反调,“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谁……”许戈凶神恶煞,炸毛道:“谁吃醋了!”

这么激动干嘛,他又不是第一次戴绿帽,也没见他对原主大动干戈。

苏禾给他顺毛,“好好好,我都听你的。”

许戈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对劲,眼神闪烁道:“我刚才吓到你了?”

“嗯。”不满地哼唧。

“你说过,咱俩重新开始。”许戈攥紧苏禾双手,眼眸闪过迫切,“我会越赚越多,腿也会治好的,你再耐心等等。”

眼神透着几分可怜,像个被遗弃的小狗虫,看她的眼神就跟救命稻草似的,让苏禾不禁陷入幼时的不堪记忆中。

苏禾摸摸他的头,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怕她出尔反尔,许戈有史以来起得最早的一天,鸡叫就起床,在院子晨练,呼吸新鲜空气。

苏禾睡到自然醒,天热浑身黏糊糊的。她洗了个澡,开始打扮自己,描眉粉黛,绛点朱唇,天蓝色对襟绣衫,浅粉马面裙。

今天徐夫人是主角,她画了精致的淡妆,没打算抢她风头。

看她摇曳生姿,许戈有些移不开目光,警惕道:“你去哪?”

“徐夫人给她家狗摆庆生宴,我去喝两杯就回来。”苏禾怕他渴着,摆了壶水在桌上,“你一人在家可以吧?我争取早点回来。”

许戈不语,目光落在她身上那只造型奇怪的斜挎蓝色布包上,里面鼓鼓囊囊的。

苏禾拍拍包,“真没带吃饭的家伙,就是给狗宝的几套衣服而已。”

怕他不相信,她掀开包给他看。红的,蓝的,粉的,全是那天买回来的布料做的。

许戈不敢置信,“你给狗做衣服?”那不是……不是给他做的吗?

别看他死横,其实是个柠檬精。

失神的模样,岂会逃过苏禾的智慧双眼。

对付这种闷骚傲娇少年,她自有一套办法。

俯身,贴着许戈耳朵,神秘地说了一堆。

许戈竖耳,诧异瞥了她一眼。

“你别这样嘛。”硬的镇不住他,那就用软的。苏禾揪住他的衣袖,桃花眼乱飞,“我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嘛,等拿下这笔生意,我们就能躺着数钱了。”

“我那份呢?”许戈面子搁不下。

苏禾耍赖,“我不会女工,但是可以学,先欠着回头补上。”他跟谁较劲不好,非得跟狗过不去。

许戈神情严峻,警告道:“你想赚钱我不拦着,但你我身份敏感,如果太招摇过市,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禾咯噔一下,这也是她不愿抛头露面单干,改而跟胡狄合作的缘故。

“这事等我回来,再议。”

徐夫人一早就盼着苏禾来,见到她脸覆面纱很是诧异,“苏姑娘这是何故?”

苏禾掩饰道:“昨天贪吃,脸上起了许多红疹。”今天沙县有头有脸夫人小姐们聚会,原主生活不检点,万一跟谁瓜田李下,在宴会上被捉可就尴尬了。

福禄宝的脖套已摘,围着苏禾热情舔巴。检查完伤口,苏禾将它抱起来,“来吧宝贝,今天让你成为整条街最靓的崽。”

她给福禄宝做了三件衣服,红色戴帽薄卫衣,蓝色短恤,粉色裙子。

徐夫人惊讶连连,“这是你给乖宝做的衣服?”狗穿衣服,闻所未闻。

苏禾给福禄宝穿上红色卫衣,帽子上还竖起两只兔耳,衣服不长不短,刚要遮住肚子上的伤口,抱起来还不会蹭一身毛。

产后味大,她体贴的在衣服上绣了个香包,淡雅的桂花味。

狗靠衣装,姿色平平的福禄宝直接爆表,引得众人惊叹连连。宠物狗不同于土狗,对衣服的束缚反应不强烈,见主子兴高采烈抱自己,呜呜呀呀的摇尾撒娇。

徐夫人宠狗无度,但每每聚会时,福禄宝总被别家的爱宠艳压到尘埃里。

这次,她一定要赢。红色好,不但亮眼还将它的缺陷都遮挡住了。

苏禾另外给三只狗宝带了礼物,儿子是帅气小黑领带,姑娘是秀气的粉丝巾,系在脖子上亮眼。

“苏姑娘,你真是太有心了。”徐夫人笑容灿烂,命下人把狗宝装摇篮中,端到后园花晒晒太阳。她则挽着苏禾的往花园走,信心满满道:“走,咱们在花园里恭候各家夫人小姐们。”

福禄宝屁颠颠跟在两人身后,步伐憨笨可爱。

不稍时,陆续有官宦夫人携宠而来,大多数是猫狗,也有鹦鹉、兔子等。徐夫人热情好客,跟各家人寒暄不止。

苏禾只想低调赚钱,社交是她的短板,加上许戈的话言犹在耳,更没了凑热闹的意愿。

不过,这不耽误她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