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锦年不逢时》陆筱蔓佟易铭全部章节目录

《我知锦年不逢时》小说简介

《我知锦年不逢时》是作者尤奚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我知锦年不逢时》精彩节选:我想我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了,王先生,这个花瓶是假的。陆筱蔓脸上挂着礼貌的笑意,对不起,不管您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判断,如果您觉得我的鉴定有问题,可以找其他的专家鉴定。…

《我知锦年不逢时》 第2章 我有一个请求 免费试读

你想做什么?

陆筱蔓神情警惕的看着眉宇间一片森寒的王友焕,不禁蹙着眉朝后面退了几步:王先生,鉴宝会已经结束了,我现在还有事要忙。

呵,鉴宝会结束了,咱俩的事可还没个完呢!

王友焕眼底一片寒意,冷冷的看着陆筱蔓,慢慢把她逼到了一处角落。

你明明可以帮我,为什么要害得我的瓶子被当场销毁!我好话说尽你不吃,那咱们就鱼死网破!

男人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柄尖锐的利刃,眸底的凶光毫不掩饰。

都说陆小姐的手,摸一下东西就能分得清楚,我今天就砍了你这双手,挖了你的眼睛!看你今后还怎么鉴定!

那瓶子虽然不像他刚刚哭诉时那么重要,却也着实能让他肉疼到大伤元气,原本是打算做个假卖给不识货的愣头青,却被这女人断了财路,他怎能不恨!

你别乱来,为了一个瓶子不值当!

陆筱蔓眼看着男人握着刀慢慢朝她逼上来,而身后已经退无可退,脚下一个趔趄便摔倒在地上。

完了。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却突然被一阵气息清冷的怀抱笼罩。

佟,佟总!

王友焕骇得连刀都掉在了地上,看着男人身后那道几乎深可见骨的伤,慌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我,我不是

这男人看起来性子和善,但金城谁不知道,惹怒了这笑面虎,就是死路一条!

几个身着黑衣膀大腰圆的保镖跟在佟易铭身后,看着男人逐渐冷硬下来的面色和周身裹挟的怒意,慌忙将骇得大气都不敢出的王友焕按倒在水泥地面上。

把他带走。

只是语气平淡的四个字,却像是给王友焕判下了死刑,如果只是送去警局,他或许还有法子脱身,但是把他带走,意思就是佟易铭要亲自处置他了!

佟总,佟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知道错了!

保镖们不顾男人的哭叫,径直把他拽上了不远处的一辆凯迪拉克SUV。

陆筱蔓终于回过神来,匆忙从男人怀抱中站起:你怎么样?伤到什么地方了?快让我看看!

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男人说是这么说,眉头却已经深深皱起来,陆筱蔓刚从他怀里挣脱,他就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怎么这么傻

陆筱蔓看着那道血肉模糊的伤,又是后怕又是难受:他万一朝着要害砍怎么办,你会没命的!

你哭什么,难道是心疼我了?

佟易铭眼底闪过一丝柔和的光,忍着疼帮陆筱蔓擦了擦脸上的泪。

隐婚两年,这个女人一直都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在家人面前做个完美的儿媳,在他面前礼貌自持,倒是鲜少能看见她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陆筱蔓又气又心疼,小心翼翼的把佟易铭扶上车:我送你回家让莫医生看看吧。

那看来今天是吃不到你请的大餐了。

看着佟易铭一副惋惜的模样,陆筱蔓笑了笑:改天有机会再来吧。

她抿了抿嘴,径直将车开回了佟易铭的私人别墅。

这伤可千万不能碰水。

莫斐皱着眉小心翼翼的剪开伤口附近的衣服,熟练的打好麻醉,消毒并做了缝合。

夫人,这段时间可能需要您辛苦一些,伤口在背部,每天晚上需要换药。

知道了。

陆筱蔓对着莫斐礼貌的笑了笑将他送到大门口,叹了口气看着男人双手不太灵活的解着衬衣纽扣,脸突然有些泛红。

我来吧。

谢谢你。

佟易铭冲她扬起一丝温柔的笑意,看着女人耳根泛红的走到他面前,颇为生涩的解开他的扣子,表情又有些怔松。

这两年来,两个人少有那么靠近的时候。

但是很快他们就要离婚了

一开始想娶她,不过是觉得她刚好很适合做佟夫人,越是相处下来,就觉得她的端庄大方背后流露出的那一丝倔强或是狡黠,都可爱到让他忍不住不去想。

但这段婚姻不过只是一个协议,时间到了,协议就该作废了。

是我要说谢谢才对,如果不是你,今天我能不能好好站在这里都难说。

陆筱蔓眸子里尽是愧疚和心疼,小心翼翼的脱下带血的衬衣,极力避免触碰到佟易铭的伤口,脸却不由得更红了。

佟易铭那张脸本来就足够让金城的万千少女疯狂痴迷,再加上那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陆筱蔓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相处两年都没起什么色心的。

说不好是因为两年前那桩往事让她觉得爱情实在毫无意义,还是因为佟易铭对于她来说,完美得有些不能接近。

我有一个请求。

头顶突然传来一道清冷温和的声音,佟易铭暗暗捏了捏拳,看着那张温婉精致的小脸抬起来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目光逐渐变得深邃。

我现在行动实在不太方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暂时把离婚的日期延后。

在金城能只手遮天的佟总觉得,哪怕是要去谈一桩关于佟氏存亡的计划也未免会有这么紧张。

他强自按捺下胸腔里惊跳的心脏,神色平淡的看着女孩的脸。

那双红唇缓缓漾起一丝笑意:佟总,难道我在你心里的形象是这么不知感恩的人吗?你是为我受的伤,不管怎样我都要照顾你到伤口好起来啊。

她答应了?

佟易铭总算松了一口气,轻笑一声才开口:那就麻烦陆小姐了。

晚餐喝粥怎么样,太**的东西对伤口不太好。

陆筱蔓用探寻的目光看了一眼佟易铭,见男人点了点头,起身就打算走进厨房,脚下却突然一滑。

一只结实的臂弯反应极快的将她拉向怀中,那张清隽的脸近在咫尺,呼吸相交之间,陆筱蔓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好近,好像一低头就能吻住那对柔软的唇。

佟易铭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在被一团小火苗疯狂撩拨,想要吻住她,想要听她娇软的唤他的名字而不是什么佟总,想

大门突然被推开,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易铭!你伤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