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脉脉霍泽洋为主角的小说 林脉脉霍泽洋小说主角

《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小说简介

林脉脉霍泽洋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林脉脉霍泽洋小说讲述了:林脉脉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人一直捞着她一个手啊。顿时她就不爽起来。刚刚那一出英雄救美就算了,或许别人会认为是霍泽洋路见不平救个小美人,不会想太多。…,

《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 第4章 那小子没安好心 免费试读

林脉脉回到公寓不久,就接到小叔电话。

“七宝,你人在哪?”

林乐池打听到林脉脉居然跟霍泽洋那小子搅合在了一起,话语之中难免焦急。

“我在家啊,城南的公寓。”

“你一个人?”

“要不然还有能有谁?”说完,林脉脉又轻哼,“狄新安给你告我状了!”

林乐池瀑布汗。

他是今年才跟狄新安有交情,觉得这小子性情家世都不错,容貌绝对拔尖,知道七宝喜好美男,所以给她介绍了狄新安。

哪里知道,刚刚听了狄新安坦白校园那段旧案。

却原来,自家可爱的七宝,居然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当时,他就没给狄新安好脸,直接开门送客。

“要是知道狄新安当年那样对待过你,小叔绝对不会把他介绍给我们七宝。小叔最疼七宝了!”

这会儿,只能赶紧顺毛摸了。

林七宝这家伙,可是个随时会炸毛的主。

一家子又特疼她,毕竟林家就这么一个乖女孩儿,七宝又是这么可爱乖巧甜萌,家里上上下下谁敢不疼着宠着。

尤其爷爷,但凡孙女有丁点不高兴,还是因为他这个做叔叔的给惹来的不高兴。

得,仔细这一层皮,都得被爷爷给剥了。

“狄新安已经被小叔用冬天般的寒冷打出了家门,以后绝对,一丝一毫,也不放这人碍我们七宝的眼。小叔,最疼,最疼我们七宝了。”

“切!”念在小叔这么低声下气,及时纠正错误的份上,林脉脉决定原谅他一会。“这回就算了,下回,哼,算了,反正小叔眼神不好,以后你介绍的对象,我绝对不要去见了。”

林乐池还正打算把自家刚从国外学成归来的朋友介绍给七宝赔罪呢,听她这么说,不由得摸了摸鼻子,不敢提了。

“霍家那小子怎么回事,七宝怎么跟他扯到了一起。”

霍泽洋这混蛋玩意,林乐池还是相当在意的。

最近因为一个收购案,林霍两家没少互使手段。霍泽洋狡诈成性,还真没少给负责这收购案的林乐池添堵,所以一提起霍泽洋,他就一老鼻子的火。

“那小子指定没安好心,没伤着磕着碰着我们七宝吧。”

林脉脉对霍泽洋观感不太好,哪怕对方今天确实算帮了她一个小忙。

但是她也莫名被他那分手女友泼了一杯冰水啊。

哼,算是扯平了。

“不相干的人,提他干什么。就是临时抓个壮丁,气气狄新安而已。这都要怪小叔,要不然,我才不会找死对头家的太子爷做挡箭牌呢。小叔,你看,你怎么赔我吧你就,否则,我要跟爷爷告状。”

告状!!林乐池顿时头皮发麻。

“行行行,小叔立即给你去买一幅梨花公子的新画赔罪。”

梨花公子是新近几年红起来的一个青年画手,具体是何人,竟没人知道,此人最擅画梨花,所以人称梨花公子。他手下一幅画,哪怕是尺宽一幅梨花小画,也叫价十万,而且有价无市。

买这画的人,多半都是有钱没处花的夫人小姐。

据说,梨花公子是一倾城绝色的美男子。

至于林脉脉爱梨花公子的画,单纯是因为,这丫头真爱梨花。

她执拗地说,她是在一个梨花盛开的早晨来到这个人世间,还说上辈子,是个梨花精。

林脉脉倒的确是农历二月生人,的确是梨花开放的日子。

至于那梨花精的,纯粹就是瞎扯淡。

七宝就是七宝,林家最可人疼的小公主。

“对了,七宝,明天二嫂娘家酒会,你是真不能不去了啊。要不然爷爷又该要碎碎念了,二嫂也跟我念叨好几回,说她娘家侄子从国外回来,是个很俊的小伙子,要介绍给你呢。小伙子好看不好看在其次,你二伯娘的面子,七宝你必须得卖。”

林脉脉最烦就是这些酒会。

说白了,就是变相的相亲会。

而林家在郦城牌面相当不错,林家小姐,哪怕长得再丑,只要是担着林家的名声,就多得是青年男子对她趋之若鹜。

到时候,又得笑僵一张脸。

可是二伯娘的面子,确实不能不卖。

“唉,我去就是了。小叔方便的话,到时候过来接我,不方便就派人接我过去。”

林乐池吐槽,“你这丫头,也该去考个驾照了。”

林脉脉懒得听他碎碎念,啪地给挂了。

就她这种路痴,考驾照?以后天天开着车迷失在回家的路上吗?

电话刚挂断,就有人来电。

还是个陌生电话。

“林脉脉,是我。”

狄新安的声音。

林脉脉眉毛都没动一下,啪地给挂了,并且立即限制呼叫。

哼,她林七宝,也是有脾气的人。

可是一会,电话又来了,还是陌生号码。

还是狄新安。

虽然立即拉黑,可是有什么用,他狄新安还给杠上了,不断不断打过来。

到了第五回,再接起,林脉脉直接炸了。

“你是不是有病,再打我告你骚扰哦。”

“嗯?火气很大嘛,谁惹我们七宝生气了?嗯?”

霍泽洋那慵慵懒懒的痞子腔调,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一股子骚味。

林脉脉胸口起伏了一阵。“你找我还有什么事?”

“想着七宝身体不舒服,给你叫了个甜汤送了过来,一会就该到了。”

霍泽洋的腔调,能感觉,一定是眯起眼睛,笑着说的这话。

这个人,别的不说,的确有个好容貌。尤其那双眼睛,潋滟多情,弧度优美,眯起来的时候,似乎有碎钻般的光芒闪耀。

又勾魂又邪气,还有着难以言喻的掠夺感。

绝对女人杀手。

圈子里都知道,霍泽洋是出了名的猎艳高手。

可以说他的工作能力有多强,猎艳的水平就有多高。

十足十,不是个好东西。

这一款的美男,林脉脉还真挺喜欢。

不过考虑到死对头这重身份所带来的麻烦。

林脉脉耸耸肩。

“这种事就不劳动你霍二公子费心了,我自己有管家,想吃什么随便点。”霍泽洋上头还有个堂兄。

啪地给挂了。

这次林脉脉直接关机。

并且考虑换个号码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