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北辰逸小说已完结 《不良医妃拐个王爷过日子》小说无删减

《不良医妃拐个王爷过日子》小说简介

《不良医妃拐个王爷过日子》小说一经问世就吸引了众多读者,小说在人气作者梁小歪的笔下塑造了一个个情感丰富的角色,其中就包括了主角云安安北辰逸,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痛,钻心的疼痛袭遍四肢百骸云安安感觉到自己被一双大手掐着脖颈举到半空中,而后重重地摔落带冰冷的地面上。下杀手谋害妹,与他人通奸·····云安安,像你这种心肠歹毒放荡的贱货,根本不配做我韩青的妻子。…

《不良医妃拐个王爷过日子》 第2章 两天,就忘了前妻? 免费试读

“相府嫡女也太不要脸了吧,都和韩将军成婚了,怎么还偷人。”

“谁知道,可能是韩将军内方面不行呗。”

“听说韩将军把云安安打得半死,云丞相还是派人偷偷救人回了相府。”

“如果我是云丞相,我定会一刀宰了云安安这种不孝女,丢不起这个人。”

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早已经成为北辰国都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将军府和丞相府皆是闭门谢客。

此时,将军府内,刚刚归家的老者捶胸顿足,恨不得给韩青一巴掌才解恨。

“老夫说的话你都给忘了么,就算你不喜欢云安安,也要等她拿出母族秘传的《霸术》之后再休妻!”

老者气的直发抖,责怪韩青年轻气盛不懂得隐忍。

“爷爷你不必劝我,我已经休了毒妇,那贱人不可能再踏入将军府大门半步。”

韩青一想起云安安丑恶的嘴脸,更是心生厌烦。

何况那贱人还伤了菲菲,他一定要让云安安付出惨重的代价。

“你啊!你啊!为了一个女人乱了分寸!你知不知道《霸术》不仅仅是一本兵法,更关系到前朝无尽的宝藏。”

老者拄着拐杖不住的敲打着地面,恨得牙直痒痒。

这件事情连云丞相那个老狐狸都不知道,若非如此,他怎么会同意孙子娶一个废物草包的丑女。

可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叫他怎能不气。

“不管你是哄是骗,记住了,韩家一定要先人一步拿到《霸术

老者眼光一沉,杀意浮现。

……

……

十二月隆冬,天冷得出奇,雪花簌簌落下染白了世界。披着淡蓝色狐裘大笔的云安安打着伞,迈着悠闲的步伐离开了云相府。

而蹲守在相府门前等待报道劲爆新闻的各界人士眼神则是直勾勾的看着,即便那道倩丽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街道尽头,仍旧无法移开视线。

“这是谁家的小姐,好生绝色!”

“一顾倾国,再顾倾城,北辰国第一美女南素锦也不及她三分

“美,美的清而不淡,艳而不俗,百年难得一见。”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用尽美好的词语夸赞着打伞离去的蓝衣女子

却不知,他们口中的绝世美女正是恶名昭著的相府嫡女云安安

雪,依旧下个不停。

都城繁华中心街,云安安停在一幢巨大恢弘的八角高楼前。“天宝阁。”

北辰国都城的天宝阁相当于二十一世纪的瑞世银行。

除了存放钱财售卖珍宝之外,也会存放各种重要之物,且安全性极高。

原主娘亲临终前在天宝阁存放的一个木箱子,箱子里有一些钱和一件重要的宝贝。

并且告诉原主,只有等她成婚之后方能取出。

“这位姑娘您好,我是天宝阁小宋,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天宝阁小哥热情的邀请云安安坐在贵宾区,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伺候的面面俱到。

“取物。”

云安安边饮茶,边环顾四周。

天宝阁的装修风格真是壕气十足。

单单一件茶具,便价值百两。

“是这样的,根据天宝阁的规矩,还劳烦姑娘告知芳名,小的才能帮您办理之后的业务。”

天宝阁小哥依旧保持着微笑,直至听到云安安三个字,脸上的表情顿了一下。

“这位姑娘,您说……您叫什么名字?”

“我姓云,名安安。相府嫡女,北辰国镇北将军韩青他前妻。

云安安介绍着身份,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她,眼中千百种疑问疯狂的涌出。

不可能吧!

云安安他们认识。

长得丑,画着浓妆,和鬼母夜叉似的!

眼前一身蓝衣长裙倾国倾城的少女哪里会是云相府的草包丑女

“这位姑娘,盗用她人身份取走财务可是触犯北辰国法律的行为。”

天宝阁小哥只当云安安是在恶作剧,并好心的劝说着云安安要当一个遵纪守法的人。

“我真的是云安安。”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不是云安安还能是谁。

就在此时,一袭青衣长衫的男人大步流星的走进天宝阁,眼底慌乱和担忧深深的交织在一起。

“本将军要买天宝阁的还魂丹,十枚。”

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云安安回头看去,秀眉微蹙。这世界还真小,不过,也小的正巧。

“韩青。”

坐在长椅上的云安安双腿交叠在一起,凤眸流盼之间透着慵懒的清冷。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韩青朝着云安安所在的方向看去。不知为何,当目光触及到那一抹蓝色身影,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她,却又记不清楚何时见过。

“你是何人,竟敢直呼本将军的姓名”

韩青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安安,看着那双淡漠甚至透着厌恶的凤眸时,心底莫名浮现出一股烦躁。

“你是谁?”

“韩将军,即便美人在怀,也不会至于两天不到的时间,就把前妻忘得干干净净吧。”

云安安清浅一口香茗,勾勒在唇角的嘲讽不加遮掩的表露着。

“你是……云安安?”

当韩青念出云安安三个字的时候,天宝阁内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死寂中。

谁?

云安安?

相府又丑又笨的嫡女?

大婚当日给韩将军戴绿帽子,刺伤庶妹,被一纸休书休了的蛇蝎毒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