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灵儿童言小说免费试读 《替嫁小娇娘,状元相公宠上天》无删减阅读

《替嫁小娇娘,状元相公宠上天》小说简介

新书《标签:小说名》作者虞美人,小说主角是姚灵儿童言,该小说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小说情节简述:姚家。灵山村最特别的一家,之所以说它特别,还有一段故事。姚家,之前是村中最富裕的农户,良田百亩。姚家祖上世代经商,且一代不如一代,传到姚灵儿父亲这辈人丁单薄的只有姚灵儿和一个哥哥。哥哥几年前外出到现在音讯结无,现在的姚灵儿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替嫁小娇娘,状元相公宠上天》 第2章 奇葩的婚礼 免费试读

不过小灵芝精灵还是很开心的。

成亲是什么她不懂,相公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成人了。

她也可以在小当归,杜若,小凤凰眼前炫耀了。

嘴里含着糖果,好甜啊,她眼里出现了小星星,第一次感觉做人真好

下一秒让她很奇怪,花轿停下,那个骑马少年郎再次背着她进门。

自己有脚不能下地吗?还不让说话?迎亲不应该是新郎官?

那一道道繁琐的程序,让她瞬间觉得做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好不容易来到了前厅,这里怎么这么安静?身侧的少年直直的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大红花。牵着红丝带,丝带另一头是自己,搞不懂?

正座上是童言父母,旁边是大郎童正,大嫂,怀里抱着一个大胖男娃娃,煞是好看。

透过红盖头她看到了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糕点,这是之前小凤凰提到的,她咽了咽口水,从来都没品尝过呢,她这是饿了,也馋了。

姚灵儿是从姚家花钱买来的,面容身段他们都不在乎,只要能给儿子冲喜,续命就行。

况且还是人家自愿找上门的,她家二儿子童言没几年活了,这样的情况有乐意的就成,急匆匆看了吉日,就娶进了家门。

童家是镇上的富户虽然称不上特别富庶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及的,要冲喜,当然越热闹越好的,越盛大越好。

看着发愣的姚灵儿,童母一脸的正色,面上没有一丝欢笑。

这儿媳妇在发什么呆?这是不乐意吗?

早一些干嘛去了,都进门了还甩脸子给谁看呢?

同情心她有,冲喜面临着今后要守活寡她懂,可这会子了晚了,儿子的命要紧。

喜婆看出了门道,忙拉着姚灵儿,新娘子,拜堂了。

拜堂是什么?灵儿疑惑的看着喜婆,不为所动。她只想着那些糕点,它们在诱惑她。

跪下喜婆小声嘀咕着。

童氏皱眉,脸色由难看变得悲伤,有苦说不出,她的言儿为何那么命苦呢?

这时人群有些嘈杂,慢悠悠的过来一人,童氏看到来人惊得站了起来。

姚灵儿顺着眼神看过去,同时她的手被男子抓的牢牢的。

他的手凉凉的,下意识一缩,这种微妙的触动让童言望向眼前的女子。

转头望向童安,三弟,辛苦了,我来。咳咳。

姚灵儿心想这是她的相公吧,她的眼神终是舍得离开那些个糕点了。

隔着大红盖头望着眼前的男人,她比自己高一头,看不清长得如何,他身形瘦弱,手冰凉的让她又是一紧。

童言的目光黯了黯,他打小身子就弱,常年咳嗽,吃药就和家常便饭一样,可这样依然不见好转,郎中说他活不过二十五岁。

眼瞅着快到了,童母给他娶妻冲喜,本心他是不乐意的,他不能害了姑娘,可偏巧碰上姚灵儿的后娘,母亲和她办事效率极高,还没来得及反悔新娘子就被弟弟代娶过来了。

今日看着这架势,他不得不抛头,拜堂总要自己来。她不能毁了姑娘日后就是他死了也要落下个好名声不是?

跪吧,拿好它。他外冷内热,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不能给姚灵儿任何承诺说出的话有些生硬。

手中微凉换成了红绸,童言缓慢的动作让姚灵儿感到一丝丝温暖,那种被人拽来住爱去的感觉实在不好。

她笨拙的学着男人的动作跪下,拜天地,拜高堂。

夫妻对拜,看着男人转向她,同样转身男人的面容让她看的清楚了一些,看他的轮廓还是极好看的,比小凤凰爱慕的男子要好看。

这副身子此刻让他感觉到了不适,从他的房间到喜堂短短的距离让他感到了力不从心,现在站起来都有些吃力了。

额头上冒出了丝丝冷汗,一辈子就这一次,他不想让人看了笑话,不能让人搀着起来。

初做人的小灵芝就这样一动不动,二人就这么一起跪着。

新娘子,怕是高兴坏了吧,该起身了。喜婆连忙过来打圆场,手心里冒着汗,这份喜钱虽丰厚,但不是那么好拿的。

姚灵儿起身,眨着灵动的大眼睛,看向童言。

他身子抖动,她直接伸手拉着童言,就像刚刚男人对她一样。

童母看出儿子的不对,连忙吩咐人搀着童言,郎中呢,快,快。

童言头上都是冷汗,他的眼闪过一丝柔软,视线定格在了她的手上。

很白,很细腻,暖暖的,软软的,像绸缎子般光滑。

两手相握让他瞬间感到了不一样的情愫,而且他的冷意好像减轻了不少,是错觉吗?

新人入洞房!喜婆机灵的高声说着。

不远处一名女子瞧见这一幕,眼中含泪,轻轻转身而去

随后姚灵儿被几个喜娘簇拥着拉去另一间房中,热闹的成亲仪式在这一刻落幕了。

喜娘欢天喜地的去正堂领赏钱去了,小灵芝精灵一人坐在喜床上,屋里空荡荡的,外面鞭炮礼花还在继续放着,童家为了这次冲喜当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和银子,场面足够盛大。

姚灵儿坐着可心一直在想着刚才糕点,和吃过的糖果,坐了好一阵,一直没人理自己,这个红色的盖头着实碍眼,索性自己扯了下来。

喜堂里人多,她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现在好了,可以自由活动了。

抬抬腿,伸伸懒腰,好舒服啊!一切都那么美好!

随后在屋子里观察起来,床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双人枕头,大红的刺绣喜被,手一摸,好柔啊,身子向后一躺,再舒适不过了,怪不得它们说做人很好。

一骨碌爬起来,这一通折腾好累呀,她饿了,做人第一次有了想吃东西的迫切渴望。

环顾四周她惊喜的发现桌上有喜堂里同样的糕点。

迫不及待的往嘴里送着,这一幕被推门进屋的童言看了个正着。

童言一愣,而后关门,阻隔了那些想要偷看新娘子的视线。

他这会才正儿八经的打量起自己的新娘子

明亮灵动的眸子,梨涡浅笑,就如书中描绘的女子一笑倾国,再笑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