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婵穆泽风主角的小说 小说主角名叫暮婵穆泽风

《太子妃又在搞事情》小说简介

穿越架空小说中的流量新作《太子妃又在搞事情》,讲述了暮婵穆泽风的爱恨纠缠,这本书作者是十月八号,主要内容讲述:现代女爱豆暮婵原本以为穿越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她还被迫嫁给一个有着吸血鬼设定的狗太子,更没想到可以穿越回去的时候,会为了他留下太子殿下穆泽风原本以为自己的太子妃就是他太子府里的一个摆设,没想到后来他会天天黏着她,看不见她就心慌,天天问下人:太子妃又去哪儿了?暮婵and穆泽风:世事无常,打脸太快,艾玛,我夫君/娘子真香!…

《太子妃又在搞事情》 第9章 拿错剧本 免费试读

“你放屁!”暮婵头都要被气炸了,这是什么狗血人物设定,她可不是哭哭啼啼的恋爱女主。

她气的想站起来去和那渣男理论,可一起身大腿就传来一阵刺痛,痛的她左脚一软眼看就要摔下去。

几乎是快跌下去的一瞬间就被人稳稳当当的抱在了怀里,暮婵眼一抬就看见穆泽风下巴。

这是闹哪样?刚刚还在痛骂她出轨,现在又搞什么爱的抱抱。

“放开!”暮婵很有骨气的从他怀里挣脱开,瘸着腿没好气的说道:“我真是服了,你要救我就救吧,干嘛还给我腿上来一刀,来一刀就算了还亲我?亲完了就不认账了是吧,开始污蔑我,你说话好歹要有证据吧?证据呢?”

“你自己把那水草缠那么紧,本王已经很小心了你还要怪本王?”穆泽风怒道,少有耐心的继续道:“更何况那刀那么锋利,还险些把本王的手割到,看本王也流血了你才甘心是吗?”

“你别解释了我不想听!”

“你……”穆泽风被噎住,但正是如此他才猛然发觉自己在解释,为什么要解释,该解释的人不应该是她吗?

“该解释的人是你吧!”穆泽风终于掌握回了主动权,有了底气后胸膛也更挺拔了,字正腔圆审问道:“你和穆萧元究竟怎么回事?!”

这话题转的有些生硬,暮婵觉得这太子是个智障。

本来心里对他还有几分畏惧,现在一看畏惧什么啊,太子又怎么样,还不是不知不觉被带了绿帽。

“穆泽风我跟你说,不管以前怎么样,但现在我是你的妻子,你的人,所以你就不要管以前我怎么怎么样,知道了吧?”

穆泽风眉皱的更深了,咬牙问道:“我的妻子?我的人?那你为何千方百计想出府,想寻一死,你院里的水不够深所以要来这里跳?”

暮婵心里一个咯噔,终于又回到了这件事上,她到底该怎么解释才说得通。

不对,为什么非要解释,如果只要在水里就回得去了呢。

“对。我就是想寻死。”暮婵破罐子破摔,毫无求生欲说道:“我就是喜欢穆萧元,我心里只有他一个人,奈何你从中作梗娶了我,拆散了我们,可我深爱他,所以我宁愿一死也不要做你的太子妃。”

“而且你有什么好的?”暮婵继续鸡蛋里挑刺,打量了他一遍说道:“你不过就是一个太子而已嘛,有那么多比优秀的哥哥们,我看就是皇上可怜你才把这位子给你,不然你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王爷,能得封号那就是你的造化了,穆萧元可比你好太多了,我都难得说!”

她也说不出来,穆萧元她连见都没见过。

说了大番话下来,自己心情果然顺畅不少,她以为他会生气,用更大的声音盖过自己,噼里啪啦互骂一通。

又或者直接把自己扔回湖里,那当然是最好不过。

可是,暮婵站在原地好久,穆泽风都始终低着头不说话。

这个结果显然没有料到,她又反思了下难道是自己说的太狠了吗,可他是太子啊,是古代冷酷无情有心计有城府的帝王之子,未来的一国之君啊,不会因为自己一番话而被伤到了吧。

那样的话也太奇怪了吧,他又不是要被分手的老实人……

“果真,是本王错了,本王的确不出众……”穆泽风自嘲的笑笑,像是在跟她说话,又像是在跟自己说话,语气既无奈又充满了酸涩。

“母后从小就告诫我,不要抢了风头,但愿我做一闲散王爷便好,我嘴上答应,私下却偷偷努力,常常独自一人在夜里习武,背书,我只是不甘,不甘得不到父王的夸奖和朝臣的称赞而已。”

“一年前你随暮将军在宫里住过一段时间,你时常独自一人看书写字,与那些小姐公主们都不一样,我帮你去捡落入湖中的簪花,你说我是你见过水性最好的人。”

暮婵听的很认真,她没想到,太子怎么突然说出这番掏心窝子的话来。

不过这段话怎么听,好像都是备胎男二的剧本,那自己刚才那段话,即便不是本意那也太伤人了吧。

穆泽风停顿半刻,又继续道:“父皇要你嫁于我时,我既高兴又有点害怕,拦下信鸽时,我心里又是说不出的苦闷,自请去秦川时,不过是想给自己一个信你的机会,回京路上我忍不住暗喜,可这份来之不易的喜悦只维持了短短一天。”

他慢慢走近,温柔的轻挲暮婵脸颊,继续道:“暮婵,我怎么会舍得你死,你若实在厌我至极,大不了我与父皇说清便是,你的幸福又怎比得上太子之位……”

妈呀这谁遭的住啊!还以为是个冷酷霸道太子!没想到竟是一个痴情暖男!

原来他拿的是深情男二的剧本,她最心疼那些男二了。刚才那番话肯定把他伤到了,对不起,她暮婵原地道歉,实在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太子,要表白你早点说啊,害她那么担心自己的小命不保。

瞅瞅这话,之前得爱的多卑微啊,太子之位都比不上她的幸福,这是身在帝王之家的人说出来的话吗。

“对不起!”暮婵又下意识的鞠了个九十度的礼仪,“刚才那番话不是我的本意,真的伤害到你了我只能抱歉,暮婵知道你爱她这般应该感到幸运,哎,可是,可是我不是啊……”

穆泽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后又冷笑,“当真厌我至极?”

她就知道他听不懂。

可心里突然有点心疼可怎么办,长的丑也就算了,偏偏还帅的一塌糊涂,要不是想回家的想法十分强烈,可能早就安安分分做她的太子妃了。

但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啊,他们立场本就不同,也不分谁对谁错。

哎,但是,总得做点什么吧,恶语伤人六月寒啊。

暮婵想了一大堆安慰的话,但觉得不太适合说,因为总感觉像在安慰失恋的人。

于是干脆不说了,直接上去抱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