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云安安北辰逸 云安安北辰逸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不良医妃拐个王爷过日子》小说简介

主角是云安安北辰逸的书名叫《不良医妃拐个王爷过日子》,是作者梁小歪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痛,钻心的疼痛袭遍四肢百骸云安安感觉到自己被一双大手掐着脖颈举到半空中,而后重重地摔落带冰冷的地面上。下杀手谋害妹,与他人通奸·····云安安,像你这种心肠歹毒放荡的贱货,根本不配做我韩青的妻子。…

《不良医妃拐个王爷过日子》 第1章 拿着休书,滚 免费试读

痛,钻心的疼痛袭遍四肢百骸

云安安感觉到自己被一双大手掐着脖颈举到半空中,而后重重地摔落带冰冷的地面上。

“下杀手谋害妹,与他人通奸·····云安安,像你这种心肠歹毒放荡的贱货,根本不配做我韩青的妻子。”

身着喜服的男人写下一封休书,愤怒的甩在云安安的身上。“拿着休书有多远滚多远,再出现本将军面前,我要了你的狗命。”

“来人,把这心思歹毒的娼妇扔出去。”

得了命,侍卫拖着半昏半醒的云安安扔出了将军府,随后,关上了将军府大门。

紧闭的将军府门外,身披凤冠霞披的女人像是被丢弃的垃圾,静静地躺在冰冷的雪地上,目光怔怔的看着夜空。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那双黝黑的凤眸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流逝,也有新的光芒源源不断的注入。

“呼——真TM疼!”

好一会儿后,直到云安安融合了原主大部分的记忆,这才吐出一口浑浊之气。

她死了。

身为一名玄门医者,死在二十一世纪的任务中。

她又活了。

灵魂穿越成为北辰国相府草包大小姐云安安。

模糊的记忆中,今日本是原主与北辰国镇北将军韩青大婚之日,四方来贺。

但庶妹云菲菲设计陷害,引陌生男人闯入洞房诬陷云安安与其有染,又将男人杀人灭口死无对证。

不仅如此,云菲菲又以苦肉计刺了自己一刀,将凶器强塞她手中,装作昏迷不醒。

于是,便有了痴情将军一怒为红颜,痛打新婚妻子,并且休妻的一幕。

呵~~

好一朵蛇蝎心肠的白莲婊。

毫无血色的小脸上勾勒出一抹冷冽的笑意。

过去软弱无能的云安安已经死了,从今天开始,她将主宰这具身体。

镇北将军也好,白莲花也罢。

但凡是伤她的人,她都会让对方千百倍的偿还。

神阻杀神,魔阻杀魔。

许是刚刚穿越而来还为适应新的身体,云安安再也支撑不住越发深沉的意识,又一次陷入昏迷之中。

北辰国,云相府。

“大小姐不会死了吧?”

白衣侍女踮起脚尖瞧了一眼床上还未醒来的云安安。

“这都一天了,一动不动,不会真的……”

“死就死了,给相府丢人的东西。。”

蓝衣侍女撇着嘴,没好气的扔下了手里的药罐子。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东西,一个草包还敢给将军戴绿帽子,还要杀二小姐,呸!”

蓝衣侍女咬了一口口水,恨不得碗里的药是砒霜毒药,毒死废物算了。

“你别这么说,让人听见就不好了。”

白衣侍女吓的挥了挥手,阻止着蓝衣侍女的话。

云安安再怎么不济也是e女,她们只是下等的丫鬟,可不敢这么说。

闻言,蓝衣侍女更是不削。

“怕什么,长得又丑心思又歹毒,要不是相爷念及父女情分救她回来,这废物早死外面了,也不必连累咱们一起受罪。”

说着,蓝衣侍女端着一碗刚倒出来的滚烫汤药就要喂给云安安喝下去。

“你们,很想让我死么?”

此时,躺在床上的女子忽的睁开双眼,黝黑的凤眸散发森冷的幽光。

“啊——”

白衣侍女被突然间醒来的云安安吓了惊叫出声,连连后退。“大,大小姐您醒了?”

重新苏醒过来的云安安缓缓坐起身,目光落在二人身上,冰冷让人窒息。

侍女双双跪在地上,心底以虚。

“大小姐,是我们嘴贱,求您饶了我们这一次。”

“是啊!大小姐您开恩,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

蓝衣侍女嘴上虽在认错,可心里却是腹诽着云安安这个废物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个时候醒。

“不用害怕,我又不是魔鬼,更不会杀了你们。”

蓦地,云安安半眯着凤眸微微一笑。

听到云安安这么说,蓝衣侍女更是讥讽的笑着。

草包就是草包,量她也不敢。

但二人并未注意到,那一抹笑意中所隐藏着的寒意。

“来人,把二人的卖身契送去百花胡同,告诉老鸨,生死随意。”

云安安自认为不是个善心的主儿。

如果侍女手里的药灌下去,她就算是不死,在这样落后的医疗条件下,食道也会重伤难愈,引发各种并发症。

对于这种恶奴,杀了她们反倒是解脱。

让她们求生无路求死无门才是最好的归处。

被侍卫押下去的侍女哭求声越来越弱。

云安安起身走向铜镜,看着镜中倒映出来的嫁衣少女,心生一丝怜悯。

依旧是记忆里画面,白莲花云菲菲告诉她,韩青喜欢妖颜魅惑的女子。

傻傻的原主每天都浓妆艳抹,穿着艳俗的服饰,守在城门前日日夜夜等着心爱之人归来。

不仅被嫌弃,被嘲笑,更是被冠上了北辰国第一丑女第一草包的称号。

亏得韩青与云安安青梅竹马,到头来却是伤她最深的那个人。

何其可笑!

云安安擦拭掉脸上厚重的妆容,漏出了一张素白精致的小脸。

看着镜中少女的脸,肌肤胜雪,凤眸流盼,笑则百媚生,愁则百花落。

眉宇间却有着一股特有的清冷韵味十足。

明明是第一美女,世人却明珠蒙尘。

呵——

“云安安,就让我代替你,好好在这个肮脏世上重新活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