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已许夫君情入怀小说 蔺宁向孤云无弹窗阅读

《芳心已许夫君情入怀》精彩选段

向孤云站起身来,漠然道:本夫人想知道的事情自然有别的办法知道,救你只是因为有人想见你,少自作多情以为自己很重要。

咳咳,谢谢夫人好心,不过奴婢根本没有什么家人,之前的一切都是谎话,咳咳,无牵无挂之人,白白浪费了夫人一粒药丸。

果然狼心狗肺。向孤云轻嘲一声:白瞎了她一番好心。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还是让满屋子的人都先出去。

她走在最后,在门口停了一下,不知在对谁说:最后一面,出来见见吧。

说完便再不留恋的离开了前厅。

听雪躺在地上,感觉到自己身体越发虚弱,向孤云的药虽然好,但银针刺穿的是她的心,她很清楚也很明白,那药至多只能让她晚些咽气,但却不能真的救她的命。

她咬着牙慢慢坚持着,等了好一会儿,她感到自己意识开始涣散,还以为一切就要这么结束之时,安静的前厅终于响起细微的脚步声。

一抹粉色的衣裙慢慢映入她的眼帘,那人蹲下身来,无声扶起她。

熟悉的脸,熟悉的眉眼,听雪道:果然是你啊。

嗯。折枝红着眼眶应了一声。

听雪轻叹:你不该来的。

她是待罪之身,这罪还是刺杀自己主子的罪,在这个关头跟她扯上关系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我知道,待会儿我便去向夫人请罪。折枝道。

听雪笑了笑,有些艰难的抬了抬手,想要摸摸她的头顶,可手方抬到一半,又慢慢放下了。

这双手,曾经伤害了折枝心爱的主子,再没有资格去摸她的头顶了。

刚落下,却被握住,淡淡的温暖传递过来。

你太傻了。千言万语,只化作折枝这一句带着哭腔的话。

傻吗?

听雪依然笑,脑中不由想起那年初来将军府的场景。

那年蔺家军遭逢大难,几乎全军覆没,门内为了保住蔺钰和蔺衡两个蔺氏遗孤派了很多人进驻将军府,除了听雪一个,旁的都是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