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脉脉霍泽洋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主角是林脉脉霍泽洋的小说免费阅读

《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林脉脉霍泽洋的小说是《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万琼妃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林脉脉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人一直捞着她一个手啊。顿时她就不爽起来。刚刚那一出英雄救美就算了,或许别人会认为是霍泽洋路见不平救个小美人,不会想太多。…

《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 第2章 原来是死对头 免费试读

从卫生间出来,下楼见霍泽洋就站在出口位置打电话。

高大颀长的身影,那双大长腿,劲柳一般的腰,咳,还有个翘臀……

撕掉…衣服什么的话,应该很有看头吧,咳。

“给,去换了!”

霍泽洋把个纸袋子递了过来,里面放着一条差不多的针织长裙,不过是咖啡色的,还,还有条内内,咳……

楼下的确有服装店,而且还真是林脉脉身上同款,衣服很贵。旁边还的确有个内衣店来着。

这人,渣是渣了点哈。倒是挺体贴。

内裤上的确沾了不少血。

林脉脉去借了服装店的试衣间,把衣服换了。至于内裤新的就这么穿……这会儿谁还讲究这个,反正贴了姨妈巾。

出店门,霍泽洋还在那呢。

“西服……咳,有点脏了,我洗了寄给你。”

他那个西服是深色的,里料沾了一小指甲盖的血痕。

霍泽洋挂了电话。“一件衣服而已,扔了吧。”

可真够败家的!

这衣服可是很贵的。

林家嘛,在郦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家,林脉脉从小也算是锦衣玉食长大,不过,因为一家子提倡朴素节俭,所以她养成了珍惜东西的个性。

“我还是寄给你吧,给我一个地址。”

霍泽洋电话又响起来了,看她一眼,就把一张名片递过来。

然后指了指车。

“家在哪,我送你。”

“城北,紫阳路。”

“城北紫阳路,林家?”

林脉脉点点头,大眼睛意味深长地睃了霍泽洋一眼。“城东枫林路霍家太子爷,就是你吧。”

霍泽洋电话都给捂了起来,眉眼深深地盯了过来。

幽深的视线,冷然一张脸,之前的温情一扫而空。

毕竟,林家和霍家,在郦城,是出了名的死对头。

二十多年前,林霍两家就因为不知道什么事情反目成仇。

因为老一辈都讳莫如深,所以林脉脉不知其中就里。

反正自那以后。

林霍两家在商场就一直都是死敌!

郦城数得着的人家里,林霍位列前茅,实力和势力一直都旗鼓相当。

不过这几年,霍家倒是锐意进取,势头挺猛,隐隐然有超越林家的趋势。

而这一切,据说是霍家太子爷,也就是霍泽洋的带领下取得的成功。

这是小叔科普的。

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多少带着点浪荡子习气的风流大少,居然竟是那个商场让人闻风丧胆的铁面无情霍家太子爷霍泽洋。

霍泽洋直接按了电话。

一双眼睛,眯起来上下打量林脉脉的样子,危险如豹。

冷白的一张脸,尤其寡情。

“林家,七宝?”

七宝什么的!林脉脉大眼睛不高兴地一垂。

都怪爷爷了,跟人介绍家里的小辈,都是大宝二宝三宝地来。

她这七宝,霍泽洋一猜就准,那是因为,林家年轻一辈,前头六个都是男孩。

就她一个女孩儿。

所以提起林家的姑娘,同一个圈子的,几乎谁都知道她林七宝。

林脉脉这名字多香啊,一听就是美人儿。

可是七宝七宝的,总觉得像个奶圆的小宠物,不像话。

霍泽洋见她那副愤愤的小模样,嫣红微丰润的唇啵那么一下,心里头居然一动,有点想亲一口。

圈子里的小年轻,提到林七宝,都是一个懒字,这丫头太宅了,几乎很少参与交际。

最近林七宝好像是从山城念完大学回来,有心想攀附林家富贵的年轻人,本来以为林七宝会参与到夏季的一轮交际宴会中来,多少人使足了劲头打探。

谁知道,夏天快过完一半。

林七宝的影子,也没人见到一个。

霍林两家,到如今,虽然仇恨其实磨灭的差不多了,但仍旧有颇多龃龉。

霍泽洋心中有点遗憾。

林七宝,还真是他的菜。

可惜,是死对头家的女儿…

“衣服扔了吧,不用寄了。”

林脉脉却大眼睛翻了一眼。“反正洗了会寄过来,你爱要不要。”

小脾气倒是还挺大。

说话语声也有点娇软,衬着她那个有点婴儿肥的漂亮小脸蛋,又甜又奶又可爱。

就那么让人,很想亲一口。

啊,真是自己的菜啊。

生在哪儿不好,怎么偏偏就生在林家呢。

霍泽洋有点憋气,转身去开车门。见林脉脉拿手机在那打车,又忍不住扶住车门,邪笑。

“敢不敢坐我车,嗯?我可以送你回去!”

林脉脉耷拉起来的大眼睛,很明显送出来一个鄙夷的眼光。

然后后脊背还挺了挺呢,丰润的前胸,咳,那个弧度,还有那不盈一握的小细腰…

霍泽洋不得不用了点力气,才把视线从如此曼妙的身材上移开来。

心底叹息,真的,是他的菜啊。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坐你车容易,可回家要是被家里人看见了,哼,尤其爷爷,会拔光我的毛。”

林脉脉特嫌弃。“毕竟我们可是死对头,死对头,就必须有点死对头的样子。”

可霍泽洋,其实不觉得林脉脉对她有什么死对头的样子。

他其实,也很难把林脉脉当什么死对头家的女儿。

甚至,还有点喜欢她…

“走吧,日头这么毒,你身体不舒服,我送你到家旁边,你走回去。”

他心底多少还是,有点柔情,让他想照顾这个小姑娘。

林脉脉犹豫了那么一下。

霍泽洋就有点不高兴。合着他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还是关照死对头家的女儿,对方还不给面子。

他上手就抓了林脉脉的手腕子,往车子这边送。

“林-脉-脉!”

忽然有人一咬一张口地,咬牙切齿地喊着林脉脉的名字。

“狄新安?”

“霍泽洋!”

狄新安随意一个T加迷彩裤,五官深邃,气质清冷霸道,有着某三代家显而易见的骄傲。

霍泽洋自然是认识的。

“你怎么在这?”

记得狄新安家在京城,不过好像外祖家在郦城这边。这人最近不是在京城各种事务繁忙,好像混的还不错。

狄新安盯了一眼林脉脉。

“我来相亲。”

说话还是一字一咬。

林脉脉低头沉默,大眼睛虽然仍旧耷拉起来,但看得出来,她有点小紧张。

微微咬起的唇,还有点泛白呢。

霍泽洋莫名就有点不高兴起来。他不喜欢林脉脉因为别的男人,而引起这种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