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羡程卿安为主角的小说 沈羡程卿安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穿书]我在虐文做女主》小说简介

[穿书]我在虐文做女主》小说的主角是沈羡程卿安,这本小说是作者小米3号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沈羡程卿安小说讲述了:读者食用指南:1.这是一个女主为了续命,一边完成系统发布的虐文女主任务,一边还要应付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心机.腹黑.戏精.正能量当红偶像的故事。2.关于男主和女主的感情史,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3.本文女主比男主大三岁,不喜勿入!勿入!!勿入!!!…,

《[穿书]我在虐文做女主》 第6章 谁说小仙女儿不害人? 免费试读

“好好好,我不过来,你别跑。”

“我不是坏人,我只是见你在广告栏看了很久。”

“你是不是想租房子?”

看得出来,这个落魄少年的自尊心很强,沈羡也不上赶着招他不喜,于是便站在原地没动,嘴里试探着问道。

少年沉默着,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只是用警惕的目光审视着沈羡。

沈羡微微挑了挑眉,也不出声催促,也没有露出反感和不耐,只安安静静的任由着他打量。

一分钟后,少年终于开口说话。

“对,我想租房子。”

他紧张的咬着下唇,清亮的桃花眼目光灼灼的盯着沈羡,脸上闪过一抹沈羡看不懂的决绝。

沈羡眨了眨眼,嘴角的笑越发柔和,“我有公寓楼套房出租,老弟你租吗?”

“就是那边那栋楼,离这儿不远,我可以带你去先看看房子。”

沈羡原本想着,以少年表现出来的警惕和防备,他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相信她,跟她走。

所以她做好了循循善诱,步步为营的心理准备,甚至因为少年的难搞,生出一抹跃跃欲试的兴奋。

可少年却抿了抿唇,只略略思考了一下,就点头认真说道:“好,那就麻烦姐姐了。”

说完话,他便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轻松表情,还对沈咧嘴笑了笑,一口大白牙,越发显得他皮肤黝黑。

幸好他五官周正,让这粲然的笑显得没那么难看。

这么容易就答应啦?

幸福来的太快,沈羡表示她有点儿懵。

“那行,你跟我走吧,你放心,我真不是坏人,不会把你拐去卖了。”

短暂的愣怔后,沈羡很快回过神来,十分自然的进入房东角色,她没话找话,以便消除两人的陌生感。

“可是,坏人都不会把坏字写在脸上……”

沈羡正往前走着,少年的声音突然幽幽响起,言下之意惊得沈羡脚下一滑。

要不是少年眼疾手快,及时拉了她一把,她的脸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

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沈羡感激的道谢。

少年却垂着手局促不安的站在一旁,连连摆手说着“不用。”

只用一双惊疑不定的眼睛,在沈羡脸上飘来飘去,两人间的氛围,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沈羡不禁欲哭无泪,这年头,想拐个人送温暖,都已经变得这么难了吗?

……

“小老弟,你相信我,姐姐我真不是坏人。”

这种情况沈羡也不是没遇到过,可唯独面对少年时,她变得语塞。

他那双被长发半遮半掩的眼睛,在晨辉下清亮通透,有不谙世事的纯净,也有洞悉一切的皎洁。

这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单纯到沈羡觉得,任何带有哄骗性质的话语,以及目的,都是对他的某种亵渎。

“嗯,我相信姐姐。”

“姐姐不是坏人。”

少年扬了扬唇,对沈羡露出一丝孩子气的笑,语气笃定,前后不一的态度,让沈羡的表情有些微妙。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坏人是不会把坏字写在脸上的,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背着手,沈羡往公寓楼的方向走去,见少年抱着蓝布背包亦趋亦步的跟在身后,始终保持着两米远的距离。

沈羡心里轻叹,面上却不动声色,只笑眯眯的问道。

她瞥向少年的目光,温柔和善,却又含着一丝独属于少女的尖锐和狡黠,让她那张艳丽如牡丹花一样的俏脸,显露出别样的风采。

少年喉头滑动,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只觉得口干舌燥。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少年飞快的收回了视线,紧盯着脚下,声音有些闷闷的。

“我妈说,长的好看的女孩,都是小仙女,小仙女不会害人。”

……

短暂的惊讶后,沈羡“噗”一声笑了出来。

她捂着嘴,只露出一双笑盈盈的眼睛,春水一般的,荡起层层涟漪,搅得少年心湖澎湃,血直接冲到了脸上。

只可惜他太黑,沈羡根本就看不出他在羞涩脸红。

“这算什么理由?颜即正义吗?”

“年轻人,你这个观念可不对哟!分辨一个人是好还是坏,看的不是脸,而是他们的行为。”

“脸是天生的,好坏却是后天养成的,两者不能划上等号,知道了吗?”

沈羡说教的老毛病又犯了,一丢丢小事儿便上纲上线的。

等她意识到自己太较真后,她对少年讪讪一笑,尴尬的闭上了嘴。

少年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反而抿着嘴面露沉思。

几秒后,他眉目舒展,用郑重的语气,对沈羡真心实意的道谢,“谢谢姐姐,我受教了。”

那副正儿八经的模样,看的沈羡心头一动,脸上的笑越发甜美了两分。

哎哟,这是什么宝藏男孩呀,真是太乖太可爱了!!

……

沈羡是个自来熟,把人带到公寓楼的路途中,便把少年的基本情况摸清楚了。

知道他叫秦凌,今年19岁,出身于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村。

父母都是农民,他跟着远房亲戚外出务工,却被亲戚偷走了所有钱,然后抛在半路上。

秦凌没办法,只能靠步行,一路日晒雨淋,忍饥挨饿,一边流浪一边捡废品卖,才终于攒了一点小钱来到盐城。

“真是个可怜孩子。”

“没关系啊,你运气好,遇到姐姐我这个活菩萨,没事哈,以后姐姐疼你。”

活菩萨沈羡推开套房的大门,将小可怜秦凌引进房里。

她注意到秦凌的紧张,却没怎么往心里去。

这娃现在就是到嘴的肉,还能飞了不成?

她给秦凌倒了一杯水,让他在沙发上先坐会儿,然后自己回房,在里面窸窸窣窣的摸了半天,最后捧着两件短袖长裤走了出来。

“喏,秦凌,这是我以前参加公益活动得到的衣服,你先暂时穿着。”

“浴室在那边,你先去洗个澡吧。”

沈羡把衣服搁在茶几上,顺手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见少年眨眼看着她,坐着没动,沈羡有些后知后觉的问道:“你是不是不会用里面的东西?”

“没关系,你跟我来,我教你用。”

偏远山区经济落后,农村娃没用过现代化的洗浴工具很正常。

沈羡伸手去拉秦凌,秦凌却缩着身子往后躲了躲,黑瘦的脸上,露出了小兽一样的防备。

“为、为什么要我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