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禾许戈做主角的小说 苏禾许戈小说主角

《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小说简介

主角叫苏禾许戈的小说是《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本小说的作者是程简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为大龄医科剩女,穿越后成为有五个前任的渣女。丈夫是侯爷不假,却是反贼余孽,双腿被废落魄如乞丐,总暗戳戳想搞死她。对这个面如奶狗心如毒蛇的小鲜肉,她左手一鞭子右手一颗糖地培养他。等等,刚把他养出点人样,就想要造反?谁让他太会撩,她沉迷于他的颜值做了舔狗。缺钱?她来赚!缺粮?她来囤!缺兵?她有她有!什么,缺女人?给他个胆子试试!深夜,小狼狗跪在搓衣板上苦不堪言,夫人,你别再搞事了,实在不行咱们搞个娃试试?…

《侯门恶妇又开始得宠了》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从街头看到街尾,苏禾停在牛记铁铺前,三个高颜值的肌肉**,哐哐举锤打着烧红的铁犁耙。

苏禾咽了咽口水,“大哥,这东西能打不?”

听到声音,三大**停下铁锤,齐齐望向苏禾,凶神恶煞的眼珠子要将人生吞活剥了。

没错,真是生吞活剥那种。

未等**回话,挎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挤了过来,“牛大,我的锄头打好了吗?”

“姐,早打好了,就等你来拿。”牛大当场变脸,对着油腻的中年妇女点头哈腰,笑容满满。

接过铁锄头,妇女付钱的时候,趁机在牛大胸肌上摸了把,“牛大,好好干,有前途,姐看好你。”

牛大面容羞涩,目光妇女离开,点头哈腰道:“姐你慢走,姐你要常来呀。”

转身,对着苏禾凶狠道:“你有事?”

苏禾:“……”没看到她才貌美如花么,他口味够重的啊。

算了,好女不吃眼前亏,原谅他。

苏禾递图纸,笑容嫣嫣,姿势优美。

牛大视而不见,低头细看图纸,然后抬头扫向苏禾,眼神冰冷如刃,“你打这些干嘛?”手中铁锤砰地扔地上,厚厚一垒砖应声而裂,碎个稀巴烂。

什么意思,这是把客户往外赶?他不知道客户就是上帝吗?

谁怕谁啊,她可是被吓大的,“你管**嘛,能不能打?”

“五十两。”牛大狮子大开口。

苏禾差点吐血,“你们是想讹我?”五十两,他不去抢!

“你要的东西这么精细,整个沙县除了我家谁也打不出来。”牛大浑身煞气,态度冷淡道:“再说,这材料特殊,官府有明令管制的,要用特殊渠道才能拿到。就这个价,你爱要不要,要的话先付钱。”

苏禾二话不说,取回图纸就走。

不到一刻钟,苏禾灰头土脸回来,咬牙切齿道:“五十两,最快什么时候做好?”

“五天。”

付完钱,苏禾气冲冲走人。

挂上歇业的木片,三兄弟关上铺门。

牛二紧拎着铁锤不放,眼珠子通红,大哥,我去锤死这**。”

牛大眉头紧锁,“你别冲动,这事还得跟小侯爷商量。”

“商量什么呀,她做这些奇怪的玩意,肯定是用来虐待小侯爷的。”牛二气不过,急得抓耳挠塞,“要是晚了,小侯爷都被她片成生鱼片了。”

“小侯爷现在处境不好,咱们不能给他添乱。”

“什么叫添乱?”牛二急了,猛拍桌子,“你刚才看到她态度没有,被讹了五十两都不带眨眼的。她哪来的钱,不是站街卖肉得来的,就是受了朝廷鹰犬的贿赂,想着法子要整死小侯爷呢。”

“所以咱们更得沉住气。”牛大一筹莫展,极力劝阻道:“这不还有五天嘛,我们肯定能想出法子来。”

苏禾心里极不痛快,亏得这是古代,要不然准投诉到他掉毛。

等着,收到货她就差评。

习惯了高压工作,苏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摊档吃完碗面,心情已经平复下来。

胡夫人一日三餐遵医嘱,加上作息规范,病情复原很好,气色好了很多。

消毒伤口换完药,苏禾打算告辞。

胡狄匆匆走进来,看到苏禾在才如释重负,“你在就好,就等着你救命呢。”

十万火急,胡狄直接拉着苏禾就跑。

没错,用两只脚跑的,堂堂首富之子,竟然如此冒然。

出了胡府,胡狄将苏禾塞进轿子,往城南急急而去。

“你让我给狗开刀?”苏禾不敢置信,“我不是兽医呀。”

“苏神医,你可真得帮我这个忙。它不是条普通的狗,那是县令家的狗。”

“一条狗而已。”苏禾无语道:“它就算是皇帝家的,那也是条狗嘛。”

“那可不一样,县令夫人爱狗如命,县令爱妻如命,你救了狗的命,就是救了县令的命。”

沙县徐县令,是个勤政爱民的好官,不贪污不受贿,唯一的缺点就是嗜妻如命,不折不扣的妻管严。

胡家酒楼跟舒意楼明争暗斗,铆足劲要当饮食界一哥,两方都想得到县令的支持,从而击垮对方。

徐县令两头都不想沾边,于是使了一计,给双方传话约在茶楼见面。单方会晤变成三方和谈,县令大人要双方握手言和,高高兴兴赚大钱。

两方面和心不和,谁知这时县令夫人的丫头急急寻来,说家里的福禄宝难产,已经奄奄一息,夫人急得直哭。

胡狄脑子转得快,马上告辞。

“胡少爷,不是我不帮你这个忙,而是我不会接生呀,你得去找接生婆。”

苏禾有所不知,福禄宝仗着主子溺爱,顿顿胡吃海塞,已经养成猪样,想顺产是不可能的。

胡狄心想,她给人开刀都驾轻就熟,何况是给狗开刀呢。机会难得,这次非得把舒意搂打回他姥姥家去不可。

“只要你能把县令夫人的狗救活,钱不是问题。”但凡钱能解决的问题,胡狄都懒得费口舌。

提到钱,苏禾沉默了。不过,毕竟是县令家的狗,命比人还金贵,她没有把握啊。

见她犹豫,胡狄再来一记猛药,“你也知道,女子行医难如登天,但如果你得到县令夫人垂青,开馆行医自然不在话下。”

苏禾眼睛顿时一亮,“好,**。”

时间就是生命,轿夫健步如飞,很快在县令私宅停下。

得知医神来救狗,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了后院。

厅堂之内,徐夫人心急如焚,哭得梨花带泪,“老爷,你快想想办法嘛,福禄宝要是有个好歹,我也不想活了。”

徐县令头痛,“夫人莫急,我已经派人去请郎中了。”

“郎中有什么用,来了那么多人都救不了乖宝。”徐夫人蹲在婴儿床前,望着腹大如斗的福禄宝,哭得那个肝肠寸断。

徐县令不停拍额,烦躁得很。不就是一条狗嘛,自家儿子她都没见这么上心。

得知胡狄带隐世神医来,二话不说快把人请进来。

苏禾踏进厅堂,只见徐县令而立之年,大气的国字脸,面留短须。徐夫人二十五六,面容秀美,神情悲切。

躺婴儿床上的,是条巨型京巴犬,肚子已经被撑得锃亮,嘴里不时低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