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羡程卿安小说《[穿书]我在虐文做女主》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穿书]我在虐文做女主》小说简介

主角叫沈羡程卿安的书名叫《[穿书]我在虐文做女主》,是作者小米3号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读者食用指南:1.这是一个女主为了续命,一边完成系统发布的虐文女主任务,一边还要应付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心机.腹黑.戏精.正能量当红偶像的故事。2.关于男主和女主的感情史,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3.本文女主比男主大三岁,不喜勿入!勿入!!勿入!!!…

《[穿书]我在虐文做女主》 第7章 宝贝儿洗澡吗 免费试读

第7章宝贝儿洗澡吗

????

“不是,小老弟,你觉得我让你洗澡是想干嘛?”

沈羡被秦凌那惊恐万状的小眼神逗乐了,坐在沙发上捂着嘴咯咯直笑。

她穿着嫩黄色的掐腰连衣裙,青春靓丽的,就像一朵花枝招展的迎春花。

露出的肌肤光洁白皙,脸更是长的无可挑剔,就算娱乐圈最美的女明星在她面前,也要逊色两分。

她这样的女人,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怎么可能看上一无是处的他?

明白是自己想多的秦凌,心里漫上一丝失落,对上沈羡笑吟吟的眼睛,他越发觉得无地自容。

“我、我去洗澡,姐姐你先等等,我一会儿就好。”

抓着衣服,秦凌顶着一张黑红的脸,逃也似的窜进了浴室。

……

时隔三个多月,这是秦凌第一次站在镜子前。

他看着镜子里黑瘦邋遢的自己,眼底浮上一抹恍惚。

镜子里的人,是如此的陌生,和三个月前的他截然不同。

只怕他站在爸妈面前,两老也认不出他了吧?

心里涌出一抹强烈的委屈和酸涩,秦凌鼻头发酸,眼圈已经红了。

他飞快的擦了擦眼睛,在心里为自己加油打气,然后开始动手脱身上的衣服。

嗅着身上传出的臭味儿,想到刚才在客厅里,他对沈羡的防范和误会,他的脸便烧了起来。

他想不通自己到底打哪儿来的自信,才会以为沈羡让他洗澡,是在觊觎他的身体?

飞快的把自己剥光,秦凌站在了花洒下面,他刚刚伸手打开花洒开关,磨砂玻璃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他惊得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抓着衣服往身上套,沈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诶,小老弟,你会用那些洗浴器不?不会你就说一声,我隔着门教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哈。”

“还有,我准备叫外卖,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点。”

隔着玻璃门,沈羡的声音依旧清脆。

秦凌松了一口气,觉得他刚才的行为太一惊一乍了,不觉汗颜。

“我会用,谢谢姐姐,您点外卖吧,我吃过了,不饿。”

“那行,那你慢慢洗,我就不打扰你了。”

磨砂玻璃门外,沈羡已经离开,可秦凌的脸却越来越红,身体越来越热,即便他用凉水把自己浇了一遍又一遍,那股燥热依然久久不散。

秦凌觉得,他好像病了。

……

沈羡找来的短袖短裤,秦凌穿着十分合身,除了秦凌太瘦撑不起衣服,没别的毛病。

“浴室里有吹风机,怎么没用?”

见他头发还在滴水,湿漉漉的粘成一搓一搓的,沈羡一边起身给他找干毛巾,一边问道。

秦凌神情拘谨的看着沈羡翻箱倒柜的找毛巾,心里很过意不去。

他咬了咬下唇,声音有些弱弱的回答,“姐姐你别找了。”

“我、我有事儿想对你说。”

“什么事儿这么急?非得现在就说?”

局促和惊惶再次出现在少年脸上,沈羡把找到的毛巾递给他,一边挑眉不解的问道。

“姐姐,我之前忘了告诉你,我手里的钱可能不够支付房租。”

秦凌抬头看了眼沈羡,下唇已经咬出了深深的牙印,他豁出去一般,把要说的话飞快的吐了出来,然后便紧张兮兮的盯着沈羡,等着最后的审判。

可一想到他会因为没钱,再次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秦凌心里就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抵触。

他鼓足勇气看向沈羡,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贪恋,他忍不住哀求道:“姐姐,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只要能让我留下,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在冰天雪地呆的太久,突然遇到一个温暖的人温暖的房子。

秦凌想,是个人都会紧抓着不放。

沈羡坐在沙发上,姿态优雅的翘起二郎腿,她眼里闪烁着得逞的精光,面上却从容不迫的笑问道:“真的让你做什么都可以?”

“哪怕献出你的身体?”

……

哪怕献出你的身体……

绕来绕去,话题还是饶到了秦凌最介意的点上。

沈羡一脸淡定,秦凌却直接炸掉了,整张脸黑红黑红的,像是中毒一样。

他束手束脚的坐在沙发上,眼神下意识的游移着,张了张嘴,却没吐出半个字。

少年面露肃然,眼神挣扎且羞涩,沈羡安之若素的坐在沙发上,静看着少年陷入自我脑补,然后各种纠结,她的嘴角越翘越高。

真是一个宝藏男孩呀……

她在心里可有可无的感叹着,就见少年露出了破罐子破摔的决然表情,目光炯炯的盯着沈羡,掷地有声的说道:“是,只要姐姐能收留我。”

“我可以为姐姐做任何事情,哪怕姐姐要我的身体!”

也不知道他一个人暗戳戳的,都脑补了什么东西。

这话还没说完,沈羡就见到秦凌露在头发外的古铜色耳朵尖儿,刷一下红透了。

他明明一脸羞燥,答应的极为勉强,视死如归一般,可沈羡却分明在他眼底,捕捉到一抹隐隐的期待。

所以,秦凌到底脑补了些什么?

沈羡轻挑了挑眉头,露出一言难尽的神情,她心里多多少少猜到了一点,对秦凌的傲娇属性,也有了新的认识。

越想越觉得少年有趣,沈羡忍无可忍,终于扑到在沙发上,锤着抱枕发出了清脆的大笑。

“姐姐……”

沈羡的行为太过突兀,又没给秦凌一个准话。

秦凌紧张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他眼巴巴的叫了一句,对上沈羡笑出眼泪的眼睛,却喉头一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哎哟,一时没忍住,老弟别介意啊。”

擦了擦眼泪,沈羡收了笑坐直了身体。

“我说老弟,你这面红耳赤的,都乱想了什么?”

“我看着像是那种禽兽不如,会对十九岁小男孩下手的人?”

哭笑不得的调侃了一句,沈羡在少年窘得快把脑袋垂到腿上前,一本正经的甩出了她的要求。

“我知道你没钱支付房租,但是没有关系。”

“这个月,我不收你的房租,我给你时间打工赚钱。”

“由于公寓楼的房间都租出去了,目前也就只剩下你我所在的这一套。”

“而我呢,要在盐城待一段时间,大约半个月,所以在此期间,我会住在套房里,我们互不干扰,但我需要你负责我的日常三餐,以及房间的打扫收纳。”

“以上要求,你能做到吗?”

至于暖床什么,少年你就不要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