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免费

顾眠顾承让小说的名字是《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它是由明恩华创作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时而蹲着,时而站起来,偶尔还会抖抖腿,顾眠终于是把她身后的铺子的老板给吸引出来了。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精选:

郝蓉的出现仿佛就是来打了个酱油,让顾眠还没点什么反应,就已经离开,顾眠只能讪讪的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头发,决定还是把这件事先放在一边,目前,小钱钱比较重要。

不过,没了郝蓉,顾眠发现还是要继续成路痴,本能的觉得郝蓉离开的方向应该是没错的,也就顺着人家的背影走。

果然,好朋友的指引是正确的。

一刻钟后,顾眠站在了一条人对她来说,还算多的街道上,但是,她并不知道这里距离丞相府多远。

巡视了一圈又一圈,顾眠终于是看上了一家很不错的铺子,只是,蹲在门口想了好久,不知道人家老板会不会同意把铺子卖了,她也就只能等,顺便找了理由,一个合适的理由,让老板同意能够让她买了铺子。

时而蹲着,时而站起来,偶尔还会抖抖腿,顾眠终于是把她身后的铺子的老板给吸引出来了。

哪里知道,人家一看她,立马就认出了她,无可奈何的上前,苦口婆心的劝着。

“姑娘?怎么又是你?你这蹲在我家店铺门口快一个时辰了,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若是想去对面,大可直接过去,若是想要来我店里,直接进来即可,何必一直蹲着,我这次一定会好好的给你估价的,真的!”

“啊?我认识你吗?”

顾眠迷茫,一抬眼就看到一个中年带胡子的男人,看人家的样子,估计是认识自己的,可她好像不记得见过他啊,这时候,才多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看到了这里竟然还有点熟悉,好像是来过的感觉。

眼神太过明显,人家好像不认识,永泉当铺的掌柜的本着自己作为商人的本质,还是给她稍微的说明了一下。

“姑娘,你昨日来此当了一只钗子,宫里的货,忘了?”

顾眠立刻明白了,搞了半天,她是又来到了昨天的老地方,难怪说自己怎么这么喜欢对面,是觉得这家当铺伤身体啊。

“没忘,掌柜的,我想问一下,你这里招人吗?”顾眠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就有了想法,还是觉得自己开店当老板这个成本太大了,她得一步步的来,任何事情,都要先了解情况,然后才能下手。

现在先存钱,然后再买铺子,最后当富婆,若是最后能够养几个小鲜肉什么的,也是不错的,虽说这社会对女子有些苛刻,可顾眠觉得,只要有钱,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之所以解决不了,肯定是钱没到位。

“你能做什么?姑娘,你若不当东西,麻烦去对面,对面那家缺几个打扫的人的。”

“我能帮你验货!书画赝品,金银首饰,只要放在我手里,我就知道是真是假,你要是不信,直接拿东西来。”

当然,你得说一句话,或者是别人说一句话,这样就能够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原本,顾眠也没想到这样的方法的,可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她发现,就这个辨别真假,是最快的,虽然有点伤身体,可好歹是个能力,不能浪费了老天爷送她的礼物啊。

“姑娘说笑的,我这小本经营,已经养不起那么多的人了。”掌柜并不相信顾眠的话,仔细的看过了顾眠,甚至是凭着自己的眼光,根本就不觉得顾眠有这样的能力,她昨日那宫中的物品都没想给出高价,这不就说明,她其实也不懂货。

如此一来,更是不觉得她能够胜任。

顾眠捂着胸口,心中一阵的无奈,这老家伙又说谎了,这种话她自己都不信,说谎小心脏肯定是要配合的,等不疼了,顾眠深呼吸,保持冷静,不和这个掌柜的计较,“掌柜的,你以为我唬你?你找个东西来,随便什么东西,真的假的随意,要是有你完全无法断定是真假的更好,我直接给你确定。”

“你还是去对面吧,对面那儿也喜欢你这种模样的小姑娘的,你去当个丫鬟什么的也很不错的。”

掌柜的心中是心动了一些,可他依旧不认为顾眠有这样的能力,只觉得如今的小孩子都胆子太大了些,竟然大放厥词。

再者,抢人饭碗的事情,她能做出来,可不代表他要接受。

一再的被看不起,顾眠也不开心了,第一次的面试失败,自荐没成功还被人家嫌弃,觉得这掌柜的就是嫉妒自己有这样的能力,他没有,没眼光,可是也因为在这里第一次面试失败,她自信心降到了低谷,脸上神情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

“掌柜的,你今日看不起我,你等着,我以后有钱了,第一时间就买了你家的铺子,然后把铺子卖给对面的老板,哼哼。”

说起来,顾眠不是没考虑过去对面的,可是对面实在不是那么的安全,因而才会在这边一直犹豫。

当铺的对面,是一家清风阁,看起来是个茶馆,可其实刚刚顾眠也打量了这么久,看到进去的人,最多的还是女子,也不乏男子,据说里面有几位的颜值极上乘的,那些个女子少有女装模样,几乎都是男装装扮。

电视剧里面那种换个衣服就认不出来是男是女的事情在顾眠这里是不会发生的,这男人和女人的差距不是一点的大,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一溜烟的进去了好几个女的,身后跟着的小厮也是丫鬟假扮的。

所以啊,说好听的是清风阁,其实也就是拉皮条的,兴许和高级公关有得一拼。

帅哥陪吃陪喝陪聊,这种女子间的小秘密,比男人去的怡红院什么的要好多了。

也不知道这家店的老板是谁,不得不说,太有才了,说不定地位也不低,否则怎么能这么明晃晃的开呢。

“好啊,姑娘,老夫等你。”被顾眠呛到的掌柜依旧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还跟她说这种话。

挑衅,绝对就是挑衅!

顾眠嘟着嘴,从掌柜面前起身,哼了好大的一声才往前面过去。

当然,她不是因为被赶走的,主要是前面有惊喜。

清风阁的门口来了一顶轿子,里面的人还没出现,人群就围在一起了。

顾眠觉得有惊喜,上前也想要凑热闹的,结果,看到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吧,一身鹅黄小裙,身后跟着的两个家丁未制止,就冲到了那轿子的边上,听得她说。

“信阳君,这块上好的重阳玉是前几日寻来的,听闻你喜欢,我特意拿来送你的。”

“恩。”

隐约的,顾眠听到了一位从嗓音便能听出不一般的人物,没想到的是,轿子里面的人依旧是没有出来,顾眠没能看到这位大佬的颜。

大佬身边的一个随从吧,人家上前接了小姑娘手中的玉,没想到的是,那随从才看了一眼,就一脸的怒意,狗眼看人低的那种!

因为,顾眠知道,那姑娘说的是真的。

而那随从嫌恶的样子把那玉扔在了地上,甚至还说了一句,“姑娘,这哪里是重阳玉?你莫不是听说我家公子喜欢重阳玉,便随便找个什么石头就来骗人了?真以为我家公子这么好欺负?”

“我没有,这分明就是……我……”鹅黄衣裳的小姑娘许是第一次在这么多的人面前如此的丢脸,局促不安慌了神,可那随从甚至是断定了小姑娘就是用假货骗人的。

顾眠最看不爽的就是这种装X的人,人家送你东西,你不要就别要啊,还这么伤人,人家不过是欣赏你,所以才因为你喜欢给你准备的,这无论是哪个时期都有这种人啊,真讨厌。

“不会吧,这夏小姐家中也不像是没钱的样子,怎么会送个假的?”

“你知道什么?这信阳君喜欢重阳玉,可这重阳玉极其的少,近几年矿没了,更是以稀为贵,这哪里是区区钱便能寻来的?”

“啧啧,如今的世道啊,小姑娘也是,为了得到信阳君的青睐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也不怕丢了夏家的脸啊。”

……

周围的人一点一点的给顾眠拼接出了身边的情况,还有这玉石和信阳君,乃至是眼前的小姑娘。

好啊,她顾眠就是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见到欺负女人的男人,更是要见一个,灭一个。

既然顾承让还没机会下手,那现在这个就当出头鸟,给她练练手了。

“狗仗人势!”

顾眠扒开人群上前,见到那小姑娘的侍卫也像是要动手了,奈何小姑娘似乎是不愿意伤害人家,只能一个人在那里受委屈,她上前就看了一眼那个随从,一边把小姑娘往怀里带,一面骂了一句。

“你……你什么人?惊了我家公子,有你好受的!”

靠!

顾眠还没见过这么上赶着找骂的狗腿子,气不打一处来,立马怼了回去,“你家主子把你当人看,你就是能从畜生类的变成人了?”

“我差点忘了,狗的眼睛基本都是瞎的,看不出这玉石是真的也就算了,但是,狗不能改不了吃屎的习惯啊,见到人都觉得人家身上一定有屎味!狗眼看人低我见过,没见过这么瞎的狗。”

说到最后,顾眠露出了笑,极尽讽刺,刚刚说的恶心的话也不觉得怎么。

随从还想说什么,顾眠就高声喊了一句,“信阳君是吧?你自己喜欢重阳玉,看来也研究的不少,要不看看,看看我鉴定的是不是真的?虽然我觉得你没有与我一样的一眼就能看出真假的能力,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