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极品老妇后,我带崽致富免费无弹窗-柳翠陈妙云全文阅读

阴雨绵绵 2022-11-24 23:25:03

《穿成极品老妇后,我带崽致富》 小说介绍

穿成极品老妇后,我带崽致富小说主角名为柳翠陈妙云,是作者阴雨绵绵打造的穿越架空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妙龄少女穿成极品恶婆婆,柳翠望着多出来的三儿一女,两眼一抹黑。女儿哭着求她别卖外孙女,儿子冲动地要去砍亲家,这什么地狱开局模式?别慌,看她改头换面,收拢人心,锦鲤外孙女宠成掌中宝,一家子齐齐整整发家致富奔小康。等等,哪里冒出来的将军叫她娘子?她那失踪十余年的丈夫原来没死!

《穿成极品老妇后,我带崽致富》 第4章 免费试读

柳翠无奈的叹了口气,索性就自己拿了先尝尝,吃了又塞给陈果儿一个:“还不快吃。”

手里的鸡蛋饼又软又糯,食物的香味钻入鼻腔,陈果儿收敛了些脸上的愕然,看柳翠吃的正欢的模样,也张嘴咬了一口。

“好好吃!”她灰暗的眼睛瞬间蒙上了层光亮,如获至宝一般的,这鸡蛋饼的味道是她从未吃过,但是是最好吃的食物。

“二弟,妙云,你们也快吃。”这回倒是不用柳翠再催了。

要想收服人心先收服他的胃,这句话果然没错。

一顿饭吃下来,三个人都对柳翠放下了些防备。

“以前啊,是娘亏待了你们,娘想好了,以后一定好好的维持好这个家。”柳翠趁这机会连忙给自己洗白道。

原主造的孽,能还一些是一些。

“明天去找你们四弟,他在镇上读书条件艰苦,正好给他送些东西去。你们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每一个都落不下。”她开口说道。

说完自己也快要入戏了,想她一个现代黄花闺女,现在却要硬生生扮演良母形象,还真是在心里叫苦不迭啊。

虽然内心的折磨巨大,但牺牲总归是有成果的。

这一番深\入肺腑的话说下来,没想到陈二彪一个壮汉先开始转过身去开始抹眼泪。

骂过陈二彪没本事,又说三弟白眼狼,还跑到镇上去过,撕了四弟的书,让他回家种田。

娘能一点点的变好就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了。

第二天天没亮,柳翠就先醒了。

陈二彪去田里了,给他留了些窝窝头。

等收拾完,陈果儿和妙云也都准备好了。

柳翠在路口拦了辆牛车,一行三人前往镇上。

到的时候天才蒙蒙亮,付了车夫钱,几个人跳下了车。

“你怎么还把嫁妆带来了。”柳翠这才看清陈果儿怀里揣着的东西,压低了声音意外的说道。

陈果儿微微一笑:“娘,我知道现在家里困难,现在又多了我和妙云两张嘴吃饭,所以思来想去,我想干脆把这些当了换成银子。”

当初柳翠没给陈果儿准备多少东西,这些首饰都是陈果儿自己赚的。

“这怎么能行呢,留了这么多年的嫁妆,你不用担心......”

“娘,妙云还小,我也不会再嫁人家了,银子总归是不嫌多的。”陈果儿轻声打断了她,低下头,解释道。

柳翠看向陈果儿的眼里满是怜惜,从喉间叹了口气出来,只得随她。

“我可以同意,但是娘不要你的钱,在自己家住着,也不要说什么见外的话了。”柳翠拍了拍她的肩膀,陈果儿这半辈子受的苦不比谁少。

在街上买了几个肉包子,添置了些书院要用的笔墨纸砚,提着大筐小筐,柳翠循着记忆到了儿子陈彦时所在的书院门口。

她欢欢喜喜的扣响了门。

算算时间,现在该是下了早读。

敲了几声,没人应答,里面明明有嬉闹的声音呀。

柳翠不明所以的贴近了些,没成想下一秒门就开了,她身体来不及刹车,踉踉跄跄差点摔在了地上。

开门的少年也哎哟一声,待看清了柳翠的脸后脸上由惊吓渐渐变得高兴起来。

还没等柳翠反应,他转身跑了回去,带着点兴奋的向伙伴们宣布:“你们猜怎么着,陈彦时那个泼妇似的娘真的来了!”

柳翠抹了一把脸,稳了稳神。

“真的假的,她上次在这里丢了这么大人,没想到还敢来。”

“就连夫子见了她都得躲着走呢。”

“这下子看陈彦时怎么说。”

“......”

抬起头来,入目是绿油油的池子,旁边几方红色的亭子,环境雅致。

那些议论声虽是刻意压着,但还是无可避免的钻进她耳里。

柳翠一时间有些错愕。

想她太过急切,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之前为了阻止陈彦时浪费家里的钱读书,原主特意到了书堂大闹一场,还扬言如果他们敢收陈彦时读这些文绉绉的破本子,她就把牌匾都砸了。

陈彦时自小就有主意,最爱的便是读书,当即就要和她断绝关系,又把哥哥给他的钱交了学费。

他学识过人,得夫子器重,好在没有计较柳翠的事。

母子俩是彻底闹僵了,这是柳翠第二次来。

“你来干什么!”一声隐含着怒意的男声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陈彦时着一身洗的泛黄的旧袍子,木冠束起头发来,面色冷白,满脸都是戒备。

“我想给你......”柳翠手里热气腾腾的包子提到眼前,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凑过来的学童打断。

“陈彦时,你还不快带着你娘离远点,小心她发起疯来又要砸了学堂。”

说这话的同时,他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下柳翠拿着包子的手,袋子应声落地,白白净净的包子直接滚到了陈彦时的脚边。

柳翠心揪成一团,皱着眉头蹲下去,将包子捡了起来,沾了这么多灰,可惜是不能吃了。

如果说刚才小声的议论是单纯看不惯柳翠的做派,那现在明目张胆的诋毁就是对陈彦时的欺压和嘲讽。

何况不管柳翠做了什么,她总比这些毛头小子年长。

怎么敢说出如此无礼的话来。

难堪的局面愈演愈大,陈彦时看着柳翠手里灰扑扑的包子,眉头不自觉的拧成一团。

身边垂着的手微不可查的握成了拳头,一时之间对两头的愤怒都发泄不出。

余光瞥见那少年耀武扬威的抱臂,又要张嘴。

柳翠手里的包子狠狠一捏,肉汁渗了出来,她抬手朝着少年的脸摔了过去,直冲鼻子。

“我看你这书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她的声音中气十足,腰杆挺的笔直,严肃道:“莫不是夫子没教过你们待人之道,这种态度,彦时是不是也受了你们欺负。”

有了这个认知,柳翠就一不做二不休,杀鸡儆猴给大家看看。

她直接拧住了那少年的要害——耳朵。

“啊啊啊啊啊。”少年大声的痛呼,扭曲着五官,疼的弯下腰来挣扎着,但哪里比得上柳翠的力气。

脸上还有恶心的食物残渣,柳翠就这么拖着他走了两米。

“我娘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们全家都是废物。”“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死疯子,泼妇!”

他把能想到的词儿口不择言的骂了一遍,奈何柳翠充耳不闻,手下却突然加了力道,眼看着一边的耳朵已经是通红。

“没有半分读书人的教养可言,我现在就要去见你们夫子。”柳翠哼笑一声,治这种顽皮小子,她可有的是招。

提起夫子,少年眼里发怵,若是让夫子知道他们欺负陈彦时,事情恐怕更麻烦了。

“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了!我肯定不说了。”他立马就嚷嚷着改口求饶,一手捂着耳朵,另一只手还想拦住柳翠。

奈何柳翠还是不停,众目睽睽,那少年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大婶,大娘,我错了!大娘,我真的知道错了!”但夫子那面更加重要,他怒吼出声,最硬气的语气说的是道歉的话。

但总归是有了成效,柳翠没想过自己还能有被叫大婶的一天,只是这小子改了口,也算一大进步。

她停下脚步,自然也能感知到眼泪,然便松开了手。

能给点教训就好,柳翠转过身去,直直的盯着他说道:“错在哪了!”

评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