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镇山客》苏醒 小黄 二大爷_(道士镇山客)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隔壁七班王叔 2022-08-12 20:02:18

小说:道士镇山客

类型:悬疑

作者:隔壁七班王叔

角色:苏醒 小黄 二大爷

热门网文大神“隔壁七班王叔”的新书《道士镇山客》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

评论专区

见鬼的不科学:新章emmmmm为了教训搞事的棒子联合米帝炸平半岛,余波毛子窝巢霓虹沿岸升起百米巨浪?米帝怕不是做梦都会笑醒

弑天刃:三步倒

八云家的大少爷:写的还好的一部宅向小说,但主角时常说“高贵的八云家……”这一点在我看来简直剧毒

《道士镇山客》在线阅读

第三章 孟寨小镇

。。。。

出了山谷,前头不远处便没了遮天蔽日的山林树木,皎洁的月光洒下,衬托出一片明亮。

“我说这处山谷怎么临近镇子还能诞生出这么多精怪没被发现,流出传说,原来是隔着一处断崖。”

一人一驴此时站在悬崖边上,下方是一条大河,河水水势猛烈,隔着好几丈高的距离都能听见河水滔滔之音。

对面就是一个临河而居的小镇。

虽然隔了一条大河,距离很远,但是以苏醒的视觉来看,隐约之间可以看见整座镇子的全貌。

从月亮所处的位置来看,如今已经快到五更天,本该是鸡鸣犬吠,居民开始准备一日日常生活所需的时候。

但此时的小镇在夜幕之下,显得格外的幽深寂静。

整座小镇只有一处偏北的院子中闪着灯光,一闪一闪的模模糊糊。

对比之下,使整座小镇的上空都笼罩着一层不安的氛围。

“苏小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最近的小镇?

很古怪。

那处有灯的院子中飘着一股死气,很年轻的死气。

呸呸呸……

还有一股子腥味……”

黑驴对着大河吐了两口唾沫星子,说道。

“嗯。”

苏醒翻手取出一颗刚才收获的木精递给黑驴,说道:

“二大爷,要麻烦您老驮小子过河了。”

黑驴看见苏醒只分赃过来一颗后,当即不乐意了。

“苏小子,不用这么抠门吧,说好的,剩下的路程不驮你,就是不驮你。

来五颗,本大爷载你飞过去。”

“最多两颗……”

“不行四颗……”

“不给了,不就是渡个河么,没有您老,也能过去……”

“别呀,两颗就两颗,不过得有一颗六百年份的……”

“成交!”

苏醒又取出一颗六百年份的木精,两颗木精躺在手心中,就如同两粒宝石一般。

一颗呈青色,另一颗青色中染着一丝血色。

黑驴嘴巴一吸,两颗木精就被吃到了嘴里。

咯嘣脆。

“马马虎虎,还能凑合着吃吧。

苏小子,坐稳了。

大爷带你飞……

呃……啊……呃……啊……”

……

孟寨镇。

镇子依水而建,三面环丘陵地带,多是山林密布。

只有一条沿着大河边夯土的大路是这片山脉中几个镇子居民出山的唯一陆地路线。

要么沿着河边大陆出山,要么在码头乘船出山。

此时,镇子上除了北关的祠堂大厅亮着灯外,其他家家户户都不敢点灯烧火做饭,只能以冷食裹腹。

“老头子,刚才听见什么响声没?”

“我听着像是驴叫声,咱镇子上什么时候有驴了……”

“该不会是进山卖货的商贩来了吧……”

“可能是吧,不过他这次来的不是时候了。

保佑他别冲撞了河神吧……

河神保佑!河神保佑!”

这时从偏房中走出来一个年轻人说道:

“屁的河神,我看八成是邪神……”

老妇人急忙捂住自己儿子的嘴说道:

“嘘,别冲撞了河神。

你还年轻,河神重新现世,是咱们镇子的福气。

听你奶奶说咱们镇子上流传过大河之中有河神,曾经保佑着镇子风调雨顺。”

“大壮,听你妈的话,从河神现世这八九年看,你看咱们镇子上生活改善的多好啊……

以后别再说大话了,啊……”

老头子对着年轻人说完后,走到窗户前,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街上,没有啥动静后,拉上了窗帘。

年轻人愤愤不平的反驳说道:

“生活是好了很多,但是咱们镇子上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有小孩子莫名其妙的走到祠堂中,离奇去世,就不可疑么。

什么河神,不过是邪神罢了……”

“哎呀呀,你呀。

不要再说了,道理咱们都懂。

河神刚出现的那两年所发生的事,镇长大人也请过周围的名人来看过,但是到最后不也都是不了了之了么。

封门镇的杨名人还因此英年早逝。

这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 ”

老头怒急的拍打着年轻人。

“以后别再说这些胡话了,明白么,嘴中积点德。

不为自己想想,难道你就不能为毛毛和囡囡想想么。”

“爹,我也怕啊。可是……”

“过了今年,毛毛和囡囡就过七岁了。

从此也能躲过这个坎……

再忍忍……

唉!”

“砰砰砰……”

就在老头敲打年轻人的时候,自家院子大门的方向传出来一阵敲门声。

屋子里的三人,一时之间,心中不由的紧张起来。

年轻人一脸骇然。

难道真的是自己冲撞了邪神,来找自己讨命了不成。

“别紧张。”

老头一家之主的气势摆了出来,安慰起自家人说道:

“从前几年琢磨出来的经验看,应该不是河神。

若是他真来了,就不是敲院门的声了,而是一股黑风直接撞开房门了。

你们别出声,我去看看。

应该是镇子里的邻居……”

老妇人赶紧跑到里屋去守护着还在沉睡的两个孙子孙女。

“爹,我陪你去。”

年轻人从偏房拿出一把铁锨,跟在老头身后,向院中走去。

这个时候,月亮已经隐去,天边泛白,黑夜过去迎来了白天的清晨。

看着天空渐渐变白变亮,老头和年轻人也如释重负的朝着院门走去。

河神只会在黑夜现身。

只要到了白天,就不会再有河神出现了。

“有人在么?可是孟大山家。”

院门口传来一声年轻人的声音。

“谁啊,你是谁啊?”

听到对方是来找自己的,孟大山心想着这是谁家的后生,声音怎么这么陌生。

“嘎吱……”

孟大山把门栓一抬,打开大门。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满脸胡茬的一米八的大汉,身后面跟着一头黑驴,驴身上背着两个大竹箱。

这一人一驴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进山卖货的商贩。

不过这满脸胡茬的大汉,身穿衣着还算干净。

大汉?

孟大山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这名陌生的大汉,刚才门外的声音不是应该是年轻人的么。

孟大山探出头看了看门外是否还有其他人,发现只有眼前的一人一驴疑惑的问道:

“大兄弟,你是?”

看见孟大山疑惑的模样,苏醒内心苦笑了一下,这几个月赶路都没有好好修整过胡须,长了不少,看起来虚长了十来岁。

沿途遇见河流就跳进去冲个澡,换洗几件衣服,所以现在还算干净,没有异味。

苏醒笑着抓住孟大山的手,十分开心的说道:

“孟大爷,我是苏家的小子啊,您忘了。

苏大强是我爷,苏明山是我爹,我是小醒子啊!

十六年前您还给我五十块车费呢。”

苏大强?苏明山?

孟大山听到这些名字后,一时之间有些懵圈。

好久远的名字了,不对,清明的时候,我还给这俩绝户烧过纸钱嘞。

十六年前?小醒子?

孟大山抽出手一拍大腿,想起来了这是谁,说道:

“哦哦哦,想起来了。

大侄子,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来来来,别再门外说了,进来吧。”

当即,孟大山招呼着苏醒进了院子。

“老婆子,不用紧张了,你看谁回来了……”

屋里面传出来老妇人的声音,回应道:

“谁呀?”

“是老苏家,失踪的小子回来了。”

苏醒来到院子里打量了一下,变化太大了,富裕了不少,该添的物件,不该添的物件齐全了。

“大侄子,你不是才二十多岁么,怎么这么一副模样。”

“孟大爷,我是从南边一路赶回来的,没来得及收拾自己,这是大壮哥吧。模样变得真大。”

苏醒看见孟大壮的身影跟印象中的模样差了不少。

对方比自己大三四岁,当初外出闯荡的时候,对方十六岁了还一副娃娃脸的模样,如今已经正常了不少。

“对。大壮你对小醒子还有印象没,当初走的时候还是小孩子,现在都比你还要高一头了。

对了,大壮,你先带你弟去洗洗再回来好好聊聊……”

苏醒被孟大壮带到浴室清洗了一番,刮完胡子后,瞬间变回了二十八岁的小年轻。

……

“苏老弟,你是怎么过来的。”孟大壮看着收拾好的苏醒问道。

“哦,我是骑着毛驴沿河道过来的。”苏醒随意的回答说道。

“连夜赶回来的?”

“对啊!”

“没有遇见什么诡异的事情?”

“没有。大壮哥你问这些干什么?”

“哦没事没事。”

虽然孟大壮嘴里说着没事,但是内心深处已经直呼苏醒太幸运了。

再这个节骨眼上独自一人沿着河边走,竟然安然无恙的来到了镇子上。

来到屋里,老妇人已经才好了凉食,饭桌旁坐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正乖巧的一人抱着一个饼啃。

“孟大娘,多年不见,还是那么的漂亮。”

苏醒看见忙碌的老妇人后,很尊敬的问好,顺便来点糖衣炮弹。

当初苏醒幼年父母进山失踪后,还跟孟大壮一起吃过奶呢。

可以说这老妇人是苏醒的一口奶的乳娘。

“你这小子,竟会捡着好听话说。跑出去这么久,大家都以为你老苏家没人了。

能回来就好。坐吧坐吧,现在时候特设,不能烧火做饭,就吃点冷食垫一垫吧。”孟大娘招呼着苏醒说道:

“对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妈,苏老弟是沿着河边骑驴回来的。”

没等苏醒解释说,孟大壮抢先回答道。

“哎吆喂!河神保佑!河神保佑!……”

听见苏醒是沿着河边回来了,孟大娘双手合十嘴里直嘟囔着河神保佑四个字。

这些年,凡是在这个时间段在孟寨镇范围的河道旁路过时,都会发生诡异的事情,久而久之,周围的村民和过往的商贩都把这个时间当成禁忌。

如今,苏醒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可以说是烧高香了。

苏醒见一家子都是这个状况后,问道:

“孟大爷,镇子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避讳,迷信……”

大凉天的早晨不能吃热食,大人还好能抗一抗,但是苏醒看见那两个小孩子嘴里啃的饼也不是热食。

这山里好像没有这习俗吧!

记得自己离乡时,清明上坟也没有这么多讲究。

孟大爷叹了一口气,把门关上,坐在苏醒旁边,说道:

“大侄子,你是有所不知啊,咱这镇子上发生的事情是从你离开后几年才冒出来的……”

随后孟大爷一家人就将声音压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细说了出来。

原来这件事情发生在八九年前。

那一年春耕之后,三到六月份本该是雨季时节,却迟迟不下雨,使得田地里五谷不生,镇上百姓靠着商贩货物苦苦支撑。

就在无计可施之际,那一年的这个时节,镇上的居民在夜晚睡梦中隐隐都听到一句话。

“速来祠堂集合……”

第二天醒来,邻里之间交流时都谈到了做梦时候听到的话。

这个镇子在最初的时候叫做孟寨,是一群孟氏族人聚集起来而定居下来的,所以祠堂里面摆放的是整个镇子的祖先排位。

族老们一合计说这是祖先显灵,要保佑子孙平安度过这一个难关。

于是当天所有村民在族老的带领下,准备好三牲祭品,来到了祠堂门口。

大摆香案祭祀祖先。

祭祀了许久,一直等到天色渐暗后,祠堂里面这才有了动静,所有牌位摇晃震动。

留守的几位族老,一时之间大为震惊,以为是祖宗显灵,倒头便拜。

嘴里念叨着镇子遇到的苦难,求祖宗保佑显灵,庇护子孙渡过难关。

第二天,族老们按照祖宗传授的方法,召集镇子上二十岁以下的青年人。

上百人的年轻小伙子,每人贡献一碗鲜血,集中到祠堂**的大香炉中。

最后满满的三大炉新鲜血液,在族老的带领下,来到了镇口的大河边,进行祷告河神。

祈求河神庇护。

就在三大炉新鲜血液倒进河水之中时,整条大河沸腾了起来,天色顿时大变。

周围山林之中迷雾渐起,笼罩一方,使得整个镇子仿佛脱离了人世间一般。

大河之上,隐隐有一尊神灵踏水而行,周身黑色烟雾缭绕,隐约可以看到那烟雾之中透漏着丝丝血色。

片刻后大河恢复平静,镇子也迎来了那一年的雨季。

五谷作物得以存活,获得了一个丰收年。

那一年,镇上外出打工的人也接连发起了大财,使得整个镇子的生活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于是孟寨镇的居民们开始想起了,祖上流传下来的河神传说。

这河神乃是得天庭册封的正神,在祖先建村而居的时候便时常显灵。

特别灵验。

不过后来随着河神不再显灵了,居民们就慢慢淡忘了祭祀河神的传统,当做传说传了下了。

如今河神再次显灵,居民们随之也兴起了一股祭祀之风。

可就在居民们欢喜若狂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诡异的事件接踵而来!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