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夜非离的小说,离王,你家医妃又跑了!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果子茶 2022-05-14 11:01:11

第五章

我妹妹脾气暴躁,连茶杯都端不好。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上官燕没有听到茶杯落地的声音。这种酝酿中的好心情出现了一丝裂痕,惊讶地看着楚念昔。

只见楚念西的手牢牢抓住了掉落的茶杯,眼睛冷冷的看着她,带着嘲讽。

上官一怔。

这个女人让她跪下奉茶。她怎么能接受这个呢?

本来她是想让人觉得楚念西吃醋,打翻茶杯,推她。

让她没想到的是,楚念西居然接住了茶杯!

我姐姐一直很出名。今天接连说错话,出事了。我不认识我姐姐,但我以为我姐姐对这个公主有意见。是故意的,下次要注意了。

楚念昔起身,伸手向坐在地上的上官燕。起来,地上凉。

上官燕虽然恨自己恨得要死,但是这么多人在,他也只能忍气吞声,伸出手陪笑。谢谢你姐姐的教导。

楚念西把上官燕牢牢的拉了起来,同时他的手里瞬间多了一根银针。

就在上官燕准备抽回手的时候,藏在面纱下的楚念西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然后准确的去了她手上的一个穴位。

哼,自从被欺负后,她就要求经期提前,所以没办法开房。

上官燕感觉到了手上的疼痛,喘息着,猛地甩开了那只紧握的手。

楚念西跟着她的动作,惊叫了一声,踉跄后退两步,坐到了她身后的椅子上。

姐姐,这是什么?楚念西故作惊讶,眼里含着泪,一副受伤的样子,用手捂着心口。

原来公主是在为自己做爱。我以为你真的叫我姐姐。我好心拉你上来,是不想你跟我有什么问题。......

不,我没有推她。上官燕有些慌了,连忙看着夜离解释道。

传说上官姑娘才女,城中第一美人。她口碑一直很好,没想到这么有气质!

谁说没有,刚才我看到她推开公主了!

是的,是的,我也看到了。都说还在嫉妒公主,但是今天我不喜欢!反而是这个上官燕...啊...说来话长。

人们议论纷纷,难掩对上官燕的审视和嘲讽。

夜离冰冷的眼神扫了一眼一些越来越难看的人。那些人瞬间感觉到了一种威慑感,很快就停了下来。

上官燕听了他们的话,也慌了,眼里有泪,楚楚可怜。

李哥,我没有推我妹妹。请相信我。

叶莉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确实看到了上官燕的动作,但是她温柔善良的形象太深刻了。而如果她没有为他挡剑,也许他早就死了。

好吧,国王会相信你的。

楚念看着他们两个深情对视的眼神,在心里讥讽地摇了摇头。

这个人真是没脑子,被一个白莲花给耍了。

虽然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那又怎么样?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演技?谁不会!

没想到这个公主在这里,让我妹妹这么不开心,我就走了!省个眼中钉!

楚希的声音哽咽了,他的手指触碰到了一颗并不存在的泪珠,站了起来,看起来很悲伤,蹒跚着走出了大厅。

直到到了无人的地方,我才又凉了。

而大厅里的所有人,也随着楚念西的离开炸了锅,目光中有对她的同情,也有对上官燕的责备。

但由于夜晚的持续压力,人们只敢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因为这个小插曲,婚宴很仓促。

当然,这些都是楚念西所期待的,但她并不在意这些。现在治好她的脸才是根本。

于是她赶紧回到卧室。

公主,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莫莫看到她红红的眼睛很担心。

没事的。帮我打包一些珠宝。我要出去了。

楚读昔摇摇头,朝着沫沫吩咐道。

她的脸还需要愈合,需要必要的药材。这次她只是通过纳妾仪式出去买的。

珍贵的药材也就那么几样。我不知道药店里有没有。让我们先四处看看。

沫沫急忙帮忙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说,公主结婚后就没回过湘府。既然夜香病了,公主真的应该回去住几天。

什么?楚昔眉毛一扬,不解的说道。

刚刚湘府派人来说叶翔身体不适,有空可以回去看看。沫沫一脸不解,你不知道吗?那你是什么?......

楚念西皱起了眉头。在我的记忆里,她结婚后就没回来过。

作为一个前世的孤儿,她没有烦恼。但这辈子,她既然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就要为她守护这一切。

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别人问起,你就说我哭着回湘府了。

说着,她拿起东西,朝大宅外面走去。

不久,楚念昨天到了祥符门口。她跳下马车,拦住了要去布道的小厮,匆匆走了进去。

踏入偏厅的一瞬间,屏风后突然传来几句偷语。

就算这是丞相府,你也不用愁吃喝,但你老公现在残疾了,未来的丞相也不可能对他动手。等他二儿子成家了,你去哪里过好日子?趁你风华正茂,又没有孩子,跟他讲和吧!到时候你可以找个好人家嫁了,帮帮你爸爸哥哥。不要和这个瘸子拖下去了,等你长大了你会后悔的!

楚读昔眉头一挑,立刻放轻脚步,屏住呼吸。

不过里面的人警惕性很高,屏幕立刻静了下来。

一个有些年纪的女人探出头来,看到楚念西,表情立刻从警惕变成了不屑。

这个女人叫刘石,是五代官员赵德全的妻子,祥符长子赵的母亲。

楚念西本来看了一下这个,可惜这个好看的眉眼完全被眉宇间的霸气戾气给毁了。

楚念西笑了笑,马上敬礼。

这是湘府,也是大嫂的母亲,自然要有礼物。

既然我阿姨来了,为什么不让别人通知我妈?但是仆人疏忽了?

既然被砸了,刘也懒得再画蛇添足地解释,懒洋洋地回了一礼,压着内心对楚念西的鄙夷。他没有怠慢,只是很久没见到女儿,想说些贴心的话。

刘轻蔑地看了楚念儿一眼,然后拉着赵的手拍了拍,装作心疼的样子。“我女儿,她跟不上姑娘的福气。为了照顾你残疾的大哥,她一天到晚不吃不睡,身体越来越差。看她现在瘦得皮包骨。”看着恶业中的女儿和母亲,我心痛。

妈妈!莫言拉下刘的手,皱起眉头。

但是看到妈妈警告的眼神,我又把反驳咽了下去。

楚念西听了刘阴阳怪气的语气,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这话让刘出了一身冷汗& mdash& mdash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