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段尘风的小说,绝世修仙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半亩方塘 2022-04-15 19:43:29

第4章第4条

你能走快点吗?女孩看到比自己矮的段洁凤走得比兔子还慢,也忍不住了。他们已经走了半个小时,连正厅旁边的长廊都没有走完。照这样下去,我们在黑暗中是走不出这个小院子的。

哦,当冯端看见离自己有一段距离的那个女孩时,他跑上前去说:我在这里。能为你做什么?

女孩听到段晨风说出这样一句话,差点没了气。然后,她左手举起右手,食指放在太阳穴旁,想着什么,很专注。

旁边的段晨风,看到女孩的样子也很疑惑。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女孩突然快速的拉着他的手,向走廊的尽头跑去。段晨风第一次被女生拉着,她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毕竟他们还是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夕阳照在段满是灰尘的脸上,红红的。

跑了一会儿,女孩停下来,松开尘封的风,说:走吧!让我带你看看我们家的环境。

走了一会儿,姑娘对段晨风说:你叫段晨风!我叫徐逸仙,以后你可以叫我逸仙。

段风点点头,依然没有说话,静静的跟在她身后。

一路上,徐辉和段晨风说了一些关于天下国的事情。天下有五大城,最大的城是天下城,是他们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天下城地处国家中心,四通八达,交通便利。位于东南西北西北四个方向,有四大城市掌管四大家族。天风城位于天下国东部,属他们徐氏家族管辖。而且南边有天宇城,西边有天宇城。

他们走着走着,来到一个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花和植物。景色非常迷人,在这个夏天的傍晚,蝴蝶不时飞过,给人一种愉快的感觉。

它叫做蓝冰法院。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来这里玩。这是我家的禁地,我父亲不允许任何人来。许晚晴边说边走到她旁边的石凳上。她想做,却发现上面布满了灰尘。尘风在她眼里看到了,来到了她身边。她一挥手,一阵微风吹过石凳。再看石凳。它像雨一样干净。

许晚晴的眼睛里露出异样的光彩,她又惊又喜。“陈枫哥哥,你学过修真吗?”

冯端点头:你呢?你学过吗?现在,在他看来,像她这样的家庭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学会固定真相的方法!我不禁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很可笑。

谁知道,这时候,徐逸仙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说,不行,爸爸不让我学!她的话里明显充满了遗憾,这让段心里很疼。

段晨风来到徐逸仙身边,喃喃道:以后我教你好吗?他的声音很少见,但许晚晴听见了。

真的吗?徐逸仙听后高兴地说:谢谢尘风兄!

冯端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什么!这时,他看到另一个院子后面有一扇门,里面有一座假山。他很好奇,说,我们去那里走走好吗?

许晚晴朝段晨风的方向看去,脸色变了变。他说:“不行,我爸说我不能去后山。”

为什么?段尘风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去过一次,但是走到那扇门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晕过去了。幸好父亲及时发现了我,否则,我永远也出不来了。

听徐逸仙这么一说,段晨风不禁好奇,问,你看到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吗?

许晚晴想了想说道,出门后,绕过假山,满地都是绿色的花草,一直通到山脚下。花丛中有一条路。停顿了一下,我说,别的我记不起来了。好像只看到这么多。

我们去看看行不行。段风笑着说道。他很想知道门后是什么样子。

不过,徐还是有点害怕。

别担心,我在这里!段风拍了拍胸口,说道。

好吧!徐晚晴想起刚才尘风展示的修真方法,对他还是有些信心的。

冯端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发现徐逸仙还站在那里,于是就问,怎么了?只见徐晚晴手里拿着一把绿色的玉佩,玉佩上还雕着一只类似孔雀的动物,十分可爱。

许晚晴搂着玉佩说,爸爸叫我们回去吃饭。

冯端明白,徐晚晴手里的玉佩是一个短距离传声仪器。只要扬声器里面布一个传送阵,他就可以把他想说的话传给对方。这种传输玉佩有一个优点。只有玉佩的主人才能听到对方说的话。传阵法需要强大的内力作为后盾,一个不好也不会导致失败。长期传输距离还是要看内力的深浅。

那我们走吧!段风尘无奈地说道。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段晨凤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独自跑过后山。许晚晴也是这么想的。她也在想什么时候能和段晨风一起去后山。当他们来到主厅时,他们同时停下脚步,互相抬头看着对方。这是一种默契。在彼此的目光中,都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然后相视一笑,大步走向了皇宫。

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走进大厅的许晚晴,笑着对父母说道。

来吧,我们吃饭吧!徐闻天一见尘风和他的女儿,忙说道。

晚饭很丰盛,几乎所有的饭菜段晨峰都没吃过。之前,在小村庄,段晨峰只能吃一些普通的饭菜。虽然他妈妈的厨艺特别好,但她做不了那么多花样。

怎么了,尘风哥?许晚晴见他盯着面前的食物夹着饭,却没有动筷子。

不,没什么。冯端笑了笑,开始吃东西。每个人都看得出他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段晨风把碗里的饭吃完了一会儿,站起来说,我吃完了,叔叔阿姨,请慢用。

好吧!冯端笑着对门口喊道:“阿福,你带陈枫少爷去他的房间,就是西南院的那间。”

是的。一个仆人走过来说道。

冯端和那个叫阿福的仆人刚走,徐逸仙就站起来说:爸,妈,我下去了。陈峰哥哥对这个地方不熟悉。

不,你不能在这里吃。徐闻天放下筷子,对女儿说。

爸爸。徐晚晴不满地说,放开我就是了!

好吧,你去吧!这时,那位少妇,也就是孙中山的母亲说,去吧!那就早点回你的房间吧。

谢谢你,妈妈。许晚晴开心的说道,说完朝段风尘离开的方向追去。

徐晚晴走后,徐闻天很认真的对旁边的女士说,馨儿,你怎么能主动让他们在一起呢!

被徐闻天称为新儿的年轻女子名叫袁鑫。看到老公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扑哧一声笑了,怎么了!下午可以约他们一起出去,现在我却不能让他们一起去?

许:那不一样!

不一样。袁鑫忙问道。

下午的时候,我怕那个男生跑来跑去,他不认识路。现在天快黑了,他们在一起不好!徐闻天有些担心。

哈哈!袁心笑了,他们多大了?别担心,没事的。

你知道的,万一我们以后负担不起。徐闻天叹了口气,继续吃饭。

袁鑫不知道丈夫说了什么。如果真的事与愿违,可能会导致流血。

到了晚上,大宅安静了许多,旁边的走廊里灯火通明,不时有仆人来来往往。段晨风已经跟着阿福到了西南院。阿尔弗雷德从几把钥匙里找到了段晨风房间里的那把。开门后,他点了灯,对段晨风说,少爷,这就是你的房间了。有事请叫院子外面的佣人,没事请尽量待在院子里。

好吧,阿尔弗雷德,下去!下面的事情我已经和尘风哥哥约定好了。许晚晴的话在房间里回荡,打断阿福未完的话。

冯端听到许晚晴的声音,朝房间外看去,却看到晚晴正站在门口,对着自己微微笑着。

是的,小姐。阿虎没有多说,走到院子外面,转眼间消失在漆黑的夜中。

看着阿福离开后,段晨风来到徐逸仙身边,把她拖进房间,关上门,担心地说,你为什么来找我?

妈妈让我告诉你一些关于豪宅的简单事情。徐晚晴看到尘风紧张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停过。

没错!冯端迟钝地说:“我以为你是一个人来的!”!

哈哈!许晚晴笑了起来,傻啊,屋里这么多人,我一个人跑起来容易吗?只要爸爸说一句话,我就根本来不了。

冯端也想了想,问道:你真的是来告诉我这些琐事的吗?想到这里,心里有些感激。

当然不是。许晚晴找了个凳子,平静的说道。

啊?段凤芒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嘻嘻!许晚晴偷偷溜到段晨风身边,这让他有些紧张。我只听见她在段晨风耳边低语:“我是来问你什么时候去后山。”

什么?段风失声道。

这么大的声音吓了旁边的徐逸仙一跳,问道:尘风兄,怎么了?

段凤心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后山?”!嘴里说:没事,没事。

没事的。将来你会住在这里。如果你有什么事,你可以叫院子外面的仆人。如果你白天无聊,可以来找我玩。就说这些吧。天色已晚。我先回去了。许晚晴说,她正要开门。当门半开着的时候,她突然迅速地关上了门。她跑回段晨风身边说,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时候去后山。

还没忘记!冯端心里很郁闷。那,这段尘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去后山了,我怎么跟眼前的姑娘说!

那啥!许晚晴心里很焦急,偏偏只说了一半的风尘话。

我也在想什么时候走!段风喃喃道。

不会吧!许晚晴有些惊讶地问道,你还没决定吗?

嗯!冯端给了许晚晴一个明确的答案。

徐逸仙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说:“那你就在这里想一想,想好了再告诉我。”打开门出去。

然而,段晨风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徐逸仙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空他的愤怒只剩下一句话:就这样,我先走。

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明天去哪里找你。段尘风对自己说。说不定明天大家一起吃饭呢!吃饭的时候告诉她。现在,让我们设法到达后山。

那是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晚晴进去后会突然晕倒?躺在床上,段晨风脑子里想,后山难道没有什么秘密吗?冯端不明白为什么他想打破他的头。他父母在世的时候,没有告诉他任何关于修真世界的事情。他们对修真世界一无所知,除了一套苦练的功法和一些修真常识。

已经是深夜了,段晨风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经亮了,于是他放松下来,下了床。

那是大宅里尘土飞扬的风的第一天。他打开门,走了出去。早晨的空气息如此清新,让他不禁想起了过去。他记得在村子里,每天早上父亲都会带他去树林里练习。可是现在,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他该怎么办呢?

没有,我爸妈的仇还没报。我不能这么懈怠。我必须找到一条线索。不管有多难,我都不能轻易放弃。段晨风这样对自己说,也这样做。他来到院子里,盘腿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思绪定了下来。真正的体力之球跑得很慢。一瞬间,在他的刻意修炼下,真元球开始快速旋转,真元力从丹田中涌出,流向全身的经脉。黄色的真元力迅速在全身的经脉中循环,从腹部开始传遍全身。这时,他发现原本淡黄色的真元力量现在已经慢慢变成了黄色。段晨风知道自己突破了第三层第一段,进入了第二段修炼。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稳定新达到的状态。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体内的真元就能稳定下来,到时候就能真正掌握这种水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晨风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二段的境界,于是停止了修炼。体内高速运转的真元之力已经回到了真元球的腹部。喘息间,我睁开眼睛,却看到徐闻天站在自己面前微笑。段晨风有些惊讶地说,叔叔,你怎么来了?

徐闻天说:你还问我为什么在这里。你都没说出来,却以为自己出事了。

我没事,只是练一会儿。段尘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一段时间?徐闻天没好气地说,你知道这个会议要开多久吗?

冯端摇摇头说,时间长吗?感觉只有一两个小时!

徐闻天来到段晨风身边,说:走吧!你一定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徐闻天说这话的时候,段晨风真的觉得饿了,肚子已经在叫了。他真的起来说,我真的饿了。

来到厨房,段晨风看到桌子上的菜都吃完了,匆匆忙忙的吃完了,还忘了洗脸洗手。

看着饭桌上的灰尘,徐闻天笑着说,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拍。

是啊是啊。冯端咕哝着,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在饭桌上看他,后面是一片狼籍。

半个小时后,段晨风终于吃完了。看到徐闻天不相信的眼神,就问:叔叔,怎么了?我吃得多吗?

不不。徐闻天讪笑着说,仅此而已,仅此而已。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吃这么多很正常。

大叔,你还没告诉我练了多久。段尘问风。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尘风哥哥,你终于出来了。粉色长裙迈着轻盈的步伐翩翩起舞,看上去还是那么可爱,让人一见倾心。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徐逸仙。当然后面跟着的是她妈妈袁鑫。徐逸仙跑到段晨风身边,关切地问,你怎么练了这么久?

在院子里练完,徐闻天在饭厅等他吃饭,一直等到中午,尘土飞扬的风来了。我有点担心。我忘了路吗?于是他叫仆人去找他。仆人去了之后回来说段晨风的大门关了。他大喊,里面没有回应。也许他不在那里。

徐闻天知道段晨风能修真。以他的修真方法,他不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就离开屋子,所以他自己去看。他去了之后,惊讶地发现段晨风居然一个人在院子里练。他也是出家人,当然知道修行的时候不能让别人打扰,否则会走火入魔。所以通过传送玉佩和袁鑫,他们说段洁峰在练习,他们在保护他,以防万一,并请他们不要担心。当戒风的修行结束后,他们自然会被告知。

在冯端练完之后,在这里吃饭的时候,徐闻天已经通知了袁鑫,所以才会出现眼前的一幕。

袁鑫笑着说:不是很久,不过才半年。

什么?接下来的尘风很惊讶:怎么会这么长?之前的练习时间很短!其实段晨风不知道的是,这半年他之所以不用吃饭,是因为他一直在消耗自己的真元力,所以表面上不会表现出饿的状态。在半饥饿状态下练习,对提高他的内力是达不到最佳效果的,因为增加的内力有一部分需要作为身体的能量补充。

听了冯端的话,两个人都很惊讶。徐闻天和袁鑫都是修真的人。半年的时间对于专心修真的人来说是很短的!

徐闻天问:你以前练一次多久?

当冯端看到徐闻天的惊讶时,他想了想说,当时最长的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话刚说完,却看到徐闻天的嘴巴长得足以放下一个鸡蛋。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袁鑫的眼里流淌着异样的光彩。至于一边的晚晴,第一次看到父母怪异的表情,心里已经笑弯了腰。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