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苏木的小说,明朝好女婿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苏木小蝶 2022-04-15 13:39:14

第五章

县衙门离苏沐家大概一里地,门口正对着两个街区,一横一竖。

竖街名字俗,衙门口名字够懒。

对面那条叫书院街,因街上的县书院而得名。

明朝皇帝出身于士大夫集团,共同统治天下,通过文化教育来繁荣国家。县衙和县学是国家机器中最重要的两个部门。

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而且今天也不忙。街上只有零星的几个行人,显得很安静。

朗朗读书声自郡校传来:《诗云》:桃已死,其叶蓁蓁,其子在家,适其美。长得漂亮才合适,然后就可以教中国人了。

是《大学》里的名句,意思是:诗经说桃花缤纷,枝叶繁茂。这个女人的婚姻一定会让全家人都开心。一个和谐的家庭可以教育整个国家。

伍德心中感慨,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这种情形让他想起了大学里的情形,书香四溢,古雅之风,让人想一醉方休。

今天的天气有点热。县衙门口站着两个衙役。他们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身体歪歪扭扭的。

看见苏沐往里面走,一个局长直起腰,伸手拦住他:干什么?

苏把手伸了过来:我要见郡主。

只见苏木一身书生打扮,头领还挺客气的。但是我来报案的时候,看到你径直冲进大厅。应该是刑事案件。

苏沐不禁笑了起来:其实不然。

哦,这不是刑事案件。前门怎么走?如果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就得去二厅。再说,你看起来像个相公读书人。为什么不知道这个?如果是民事案件,你得先找到族长。如果这件事不能解决,你就向同里的大老爷和鲍县长汇报。

没想到古人也重视,我惊呆了。我想起明朝虽然中央集权,但政令只能下到县一级。

如果民间发生了什么事,必须由宗族自己解决。如果举报,政府根本不会受理。

皇权、政权、族权,一级一级,构成了一个刚性有序的社会形态。

苏木:我不是来报案的。我只想见见县长。

主任:我明白了。郡县先生出身秀才。他老人家说,如果有秀才来访,一定不能无故阻拦。还问你的名字(cs17),你的名气是什么,反派举报比较好。

苏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却没有什么名气。

这位官员听了,脸色变了,出言不逊:一个没有名气的书生,就怕老爷见不到你。顺便问一下,说了这么多,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

我的名字叫苏木。

苏木精,我没听说过。我不管你是苏木还是苏铁。你一个小市民,敢来县政府。我们去仔细吃板子吧!说着话,村长粗鲁地伸手去推苏木。

被这一叫白抢了,苏沐脾气好,但泥菩萨也有三分脾气。他的脸沉了下来,他拍开那人的手:如果你有话要说,你打算怎么办?

当时酋长被札幌抓到痛处,立马恼了。

郡守在明朝是贱民,但在普通人眼里,他们代表的是官家。

我习惯在工作日发号施令。别人看到他,都一脸恭敬。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瞎子?

他下定决心要收拾这个黄头发的男孩,他转动着奇怪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苏木,做了个鬼脸,“好孩子,你是谁,竟然穿着儒家的长袍,还把它脱了?”

听到这话,苏沐留了下来,然后瞧着他的衣服,他的背心上顿时爆出一层毛毛汗。

原来,苏木的父亲原本是举人。死后,苏木穷困潦倒,衣服新旧三年。他又被修补了三年,他们已经破烂不堪。

父亲去世的时候,苏沐只有十五岁。这是成长的时候了。很快,旧衣服穿不下了。

没有钱,我干脆穿上父亲的旧衣服。

在明代,知识分子、农民、工人和商人不仅阶级分明,而且对穿着也有严格的规定。

比如一个商人在四民之末,再有钱也不能穿丝绸,而一个有功名的秀才却穿着蓝衬衫,围着方巾。

穿错了就是重罪,轻则罚款,重则被拖去当官,被打几十板。

到了弘治时期,资本主义萌芽,社会风气文明,商人穿绸缎,普通人穿儒袍是常事,也没当回事。政府对此的态度是民不举官不纠。

可以偷偷戴,但是不敢在公共场合露脸。

一个札幌儒生打扮跑到县衙,得罪了长官。看到这,他就麻烦大了,心里一震。

脑海里电光石火般闪过,我想起了苏早上在诗会上说的话。离县考还有几天,我立刻有了主意。

他冷笑道:“我是儒家弟子,圣贤弟子,读圣贤之书。我虽无功名,仍可穿此儒袍。”今天我来县政府见县长。我实际上报名了男生测试。你这个肮脏的小人不但不报,还添油加醋,侮辱我圣女的家人。你该犯什么罪?

这年头,士与君共治天下,士的地位极高。当苏木把这顶大帽子压下去的时候,酋长的脸色就变了。

要知道天下读书人都是一家的,知县的M出身,是两榜秀才,一生最爱读书。如果这位青年学者真的小题大做,恐怕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一只手忙着,垂涎三尺的微笑:萧肃先生最初报名参加了县考试。不知道就不算有罪。小的给你做个礼物,希望大人原谅,小人不计。

见他由嚣张转为谦让,苏木也懒得跟这样的小人生气:你怎么不带我去见郡主?

官员小心翼翼地问:“萧肃先生是第一次报名参加县考试吗?”?

苏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稍微犹豫了一下:怎么?

村长:其实不用去县官老爷那里,去礼物房就行了,小的在前面带路。

说话,带路前行。

苏木精只是随口一说。反正只要他被骗了,见到知县的时候,我就慢慢解释原因。

但我不想让这个主任自己进去。

无奈之下,苏木只好硬着头皮往里冲,一边走,一边用眼睛四处张望,看能不能刚好碰到知县。

走进院子,穿过大堂,等到了二厅,会看到旁边有一排平房,是六室师爷的办公场所。

县衙除了知县、程两个朝廷官员外,还有六间房,与中央六部相对应。

前面的房间是礼品店。从里面看,几个学者模样的人物,一脸兴奋,大概是刚报名。

房间里有两个人。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在办公桌前。他是这个郡的礼品屋推销员。他正拿着笔在小册子上写候选人的名字。

屋里的书架前坐着一位中年书生,面容清秀,身材修长。看得出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男子。他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不理人。

村长把苏沐带到了礼品室师爷跟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方师傅今天接待了很多考生,他累了。他不废话:姓名,籍贯,年龄?

苏木:认识夏苏木先生,今天过来。

爷爷不耐烦的打断他:苏木,对吧,籍贯,年龄?

一边问,一边填上苏木的名字。

苏木:十九岁,住水城西门苗文街。

文杰苏家。

爷爷来了精神:原来,你是苏家的。你家的苏前年通过了县考,中了府考第九名。不幸的是,他没有通过大学考试。今年,他应该是秀才了。不知道跟你是什么关系?

看到我已经和我的主人达成了友谊,苏沐的精神被刷新,他说,苏盛瑞是我的下一个表弟。我今天想见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正在看书的中年抄写员突然把手里的书一扔,对礼物室的主人说,把苏木的名字从候选人名单里取消,扔出去!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