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

视野逐渐变黑……房间里出现了另一个人,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已经听不清了……身下的鲜血像是抽走了我身体里的灵魂,最后我的视野里只剩下身旁的谭莺。晨风的舒畅感完全不输给晚风,让人不由得想再睡一觉。忘了这件事吧,弗瑞斯特卿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迈步从我身旁离开听到这话的她仿佛一眼就看穿了我所刻意隐藏的事,她吸吸鼻子,点点头,没有反对或再多问。]「那双雪同学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夏川轻轻拍醒千语后,就带她去洗漱了。敞开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