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经典小说《我的沧海》是苏格兰折耳猫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严真顾淮越,书中主要讲述了:“哦,你好。”“今天下午一直在忙,所以很抱歉现在打扰老师,有什么问题吗?”那头的语气很淡定,仿佛接到老师电话已是常事。“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顾珈铭告诉我说你估计不能来开家长会,我想亲自确认一下。”严真说。原来是这样,小崽子。顾淮越在心里念叨一句,又问:“家长会什么时候?”“两天以后。”顾淮越笑笑:“那应该来得及,我会出席。”...

言情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严真顾淮越的书名叫《我的沧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格兰折耳猫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哦,你好。”“今天下午一直在忙,所以很抱歉现在打扰老师,有什么问题吗?”那头的语气很淡定,仿佛接到老师电话已是常事。“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顾珈铭告诉我说你估计不能来开家长会,我想亲自确认一下。”严真说。原来是这样,小崽子。顾淮越在心里念叨一句,又问:“家长会什么时候?”“两天以后。”顾淮越笑笑:“那应该来得及,我会出席。”...

言情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我的沧海》,作者“苏格兰折耳猫”创作,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小说精彩内容讲述了:“哦,你好。”“今天下午一直在忙,所以很抱歉现在打扰老师,有什么问题吗?”那头的语气很淡定,仿佛接到老师电话已是常事。“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顾珈铭告诉我说你估计不能来开家长会,我想亲自确认一下。”严真说。原来是这样,小崽子。顾淮越在心里念叨一句,又问:“家长会什么时候?”“两天以后。”顾淮越笑笑:“那应该来得及,我会出席。”...

言情小说

《我的沧海》是由作者苏格兰折耳猫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严真顾淮越的小说讲述了:“哦,你好。”“今天下午一直在忙,所以很抱歉现在打扰老师,有什么问题吗?”那头的语气很淡定,仿佛接到老师电话已是常事。“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顾珈铭告诉我说你估计不能来开家长会,我想亲自确认一下。”严真说。原来是这样,小崽子。顾淮越在心里念叨一句,又问:“家长会什么时候?”“两天以后。”顾淮越笑笑:“那应该来得及,我会出席。”...

言情小说

《我的沧海》是苏格兰折耳猫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我的沧海》精彩节选:“哦,你好。”“今天下午一直在忙,所以很抱歉现在打扰老师,有什么问题吗?”那头的语气很淡定,仿佛接到老师电话已是常事。“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顾珈铭告诉我说你估计不能来开家长会,我想亲自确认一下。”严真说。原来是这样,小崽子。顾淮越在心里念叨一句,又问:“家长会什么时候?”“两天以后。”顾淮越笑笑:“那应该来得及,我会出席。”...

言情小说

我的沧海》是最近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严真顾淮越,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哦,你好。”“今天下午一直在忙,所以很抱歉现在打扰老师,有什么问题吗?”那头的语气很淡定,仿佛接到老师电话已是常事。“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顾珈铭告诉我说你估计不能来开家长会,我想亲自确认一下。”严真说。原来是这样,小崽子。顾淮越在心里念叨一句,又问:“家长会什么时候?”“两天以后。”顾淮越笑笑:“那应该来得及,我会出席。”...

言情小说

小说主角是严真顾淮越的小说叫做《我的沧海》,本小说的作者是苏格兰折耳猫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三章嫁给一个军人因为顾淮越突来的“求婚”,严真这个难得的清闲周末是彻底毁了。看着镜子里浓厚的一对黑眼圈,严真止不住地哀叹。洗漱完毕,又仔仔细细地化了一层妆,今天是周一,她要早起去办公室收拾东西交接工...

言情小说

主角叫严真顾淮越的小说叫《我的沧海》,它的作者是苏格兰折耳猫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二章突如其来的求婚顾长志的七十大寿安排在了周五。本来是要在外面饭店办的,可是老爷子不乐意。老将军的原话说:“又不是检阅部队,摆那么大的场子干什么,就是老战友叙叙旧,在家里吧。”能办这个寿宴已经是老头...

言情小说

《我的沧海》是作者苏格兰折耳猫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我的沧海》精彩节选:第一章不一样的家长会秋。正是C市的多雨时节,阵阵冷风刮过,不消片刻密密匝匝的雨水就打湿了窗户。坐在窗前的严真叹了一口气:又要冒雨回家了。同办公室的李老师走了进来:“严老师啊,下午没课?”严真微微一笑:...

言情小说

主角叫严真顾淮越的小说叫做《我的沧海》,本小说的作者是苏格兰折耳猫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四章带你去找爸爸对于顾淮越刚领了证就回了部队这一行为,严真其实是颇有些庆幸的。虽然结了婚,但严真还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他的离开,倒是给了她些许时间。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她庆幸得过早了。他人是走了,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