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

丫头,想有个家吗?冷不丁的,爷爷问道。便又悄悄取了出来。视线渐渐扭曲,被恐惧所驱动的她用尽全力想把自己从这个铁囚笼中挣脱出去,但是没用,安全带将她死死地锁在了染血的座位上。突然,他的肩膀一下放松下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令自己满意的办法,然后发出怪物般的怪笑。]他们家里似乎有两把菜刀,一把放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另一把像是平时用的,我选择的是隐秘的那把。要么彻底斩断,要么继续背负,你已经在生死边缘了。我换个说法,我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