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那么软(今婳 真空挤地铁有反应了

一路无言,盛南天车速开的极快,很快车子就开到了伊人居前面。

直到走到客厅,展颜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是出去买食物的,现在伊人居里除了白开水,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

她有些紧张的叫住盛南天,你,今天要留下吗?

盛南天冷漠的开口: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展颜双手揪在一起,晚上如果有应酬的话,你还是先去吧,我这里……

盛南天不耐烦极了,没等她说完,高大的身影就靠过来,用一只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怎么,让我来的也是你,现在赶我走的也是你?

展颜立刻摇头,想要解释。

不是的,是因为……

盛南天下一秒的动作让展颜的的解释卡在喉咙里,他松开她的下巴,双手缠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英俊的脸庞向她的脸靠近,四目相对,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

周围全是暧昧的气息,展颜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盛南天。

你,你怎么了?

他的呼吸全部吐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上痒痒的,展颜连动都不敢动。

展颜,你不就是想要我这样对你吗,现在满意了?

动作虽暧昧却不带任何情.欲。

展颜瞬间睁大了双眼,直把盛南天眼底的冷酷的笑意看进心里,她身体里似乎被注入寒冰一样,连一张白皙柔软的脸都变得僵硬。

你说什么?

盛南天没有任何留恋的松开她的身子,展颜,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你觉得,你配得到你想得到的那些吗?像你这样自私又狠毒的女人,你凭什么奢望我会爱你?

他的话,一字一句,像淬了毒的刀,一刀一刀扎进她的心里。

展颜忽然觉得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一只手无力的扶在后面的桌子上,脸上充满了绝望。

盛南天,我对你,自私?狠毒?

多么可笑,全世界都可以说她展颜自私狠毒,可是,盛南天怎么能这么说?

她爱他爱的毫无保留,只要是有关他的事,她都是愿意奋不顾身的去做。

盛南天怎么能说她自私狠毒?

这比任何人对她做出的任何无端指责都更让展颜崩溃。

她抓住他收回的手,泪水从脸上滑落,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让你爱我。

她双手柔软还带着温热的触感,弱弱的抓着他的手,盛南天竟然一时没有甩开,然而脸上还是挂着冷淡疏离的表情。

你做出那些不要脸的事情,当然不敢奢求我爱你。展颜,我说你狠毒,说你自私,难道我说的有错,那天我们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躺在一张床上,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奶奶逼着我一定要娶你,一定要认下你肚子里这个孩子,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你又任何联系!

展颜倔强的摇头,我再说一次,那天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盛南天,我展颜坦坦荡荡,我不会做那种事!

她的解释却只能让面前的男人更加愤怒,他眼神中泛着危险的光,够了,你的谎言还要说多久!

他说完便甩手离开,根本不想听到展颜的任何解释。
而这时,仁川医院。

谷盈盈刚刚查房出来,看到迎面走来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脸上闪过心虚,抵着有拿着病历本就像转身走,却被马上叫住。

站住。谷欣的声音带着一丝尖利,脸上已经略有些皱纹,她走到谷盈盈的身前。

眼中带着笃定,你今天是不是又去见盛南天了?

她的声音里都带着恨意,似乎念出那家人的名字,对她而言都是一种侮辱。

是,我只是跟他出去吃了顿饭……

啪!

清脆的巴掌仿佛还在空气中回响,谷盈盈偏着头,不敢置信着捂着自己被打的右脸,眼睛里渗出出恨意。

谷欣早已经收回手,眼神中带着锐利的光:我跟你说过说多少遍,不要跟盛家的人有往来,你忘记你爸爸怎么死的了吗?

谷盈盈想要辩驳,妈,可是这关盛南天什么事?

谷欣脸上带着不容置喙的表情,他姓盛,只要姓盛,就不可以!

说罢看也不看谷盈盈一眼,从她身旁走过去,又倏地停住,还有,你别以为自己做什么事都能瞒天过海,在这医院,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什么?

谷盈盈瞳孔瞬间收缩,眼中的慌乱一闪即逝。

双手突然握紧,看着谷欣离开的方向,心里愤愤的想着,表情坚决。

为什么你永远都只会耽误我的人生,妈,我绝对不会听你的话,我一定要把我想要的东西牢牢的抓在手里!

这次是一个人去盛家别墅,一想到那老太太对自己的态度,展颜有些紧张。

但是既然给她发了短信让她来盛家一趟,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走进盛家别墅,今天家里似乎格外安静,她探着头走到进客厅的大门门口,刚想要推门进去,却听到了里面有争吵声音传出来。

展颜的手立即停下,里面好像是老太太,和盛南轩的声音,她这样贸然闯进去,似乎不太好。

要不等一会儿再来吧?。

反正以她在盛家的身份和地位,也绝对起不到劝架的作用,展颜权衡了一下,转身刚准备走,却突然听到里面盛南轩吼了一句:所以为了股份,就算那个孩子不是盛南天的,你们也要逼他认下?

展颜的脚步猛然停住,心扑通扑通的狂跳。

老太太听声音也是明显生了气,这些都用不着你来管,你要是真喜欢那个展颜,等她把孩子生出来南天跟她离了婚,随你们怎么样。

等把孩子生出来就离婚?

展颜大惊,她立刻转身回到门边仔细的听里面的人说话。

你让盛南天,为了爸遗嘱里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娶展颜,利用完她又让他们离婚?老太太,你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哼,良心不安的该是你妈那个狐狸精,随便带个孩子回来就说是我们盛家的,我告诉你,盛氏没有你的份,你别妄想了!

盛南轩一张脸上满是怒火,如果眼前的人不是他所谓的奶奶,他估计真的要忍不住打人了。

正在气头上的两人还想吵什么,门却在这时突然被推开,展颜从门口走过来,直走到盛老太太的面前
她面色惨白,咬着牙从嘴里说出来:到底是为什么,要为了这个孩子娶我?

老太太开始还有些被她的开门弄出的声音吓到了,现在平静下来,看到展颜依旧是一脸不屑。

你管这些做什么,总之你希望的不就是嫁给他吗。

展颜却异常执着,甚至激动的抓起老太太的如枯木一样的手,语气激烈:告诉我!你费尽心机的要这个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太太被她吼的有些懵了,连忙想挣开她,展颜,你敢这个对我,我是南天的奶奶,他不会放过你的!

展颜像没听到一样,用了极大的力气抓着,急切的问:告诉我,告诉我!

老太太却怎么也不肯说,手腕被掐的生疼。

这时,她的手被另一只覆上的温暖手掌拿开,她的力气比不过那只手掌,只能被迫松开。

盛南轩强硬的抓着她的手,一字一句:

我来告诉你,盛南天为什么会娶你。

展颜故作坚强的看向他,所有的防线却在听到他说的话之后溃不成军。

我父亲去世之前留了一封遗嘱,我和盛南天之间谁先结婚生子,谁就会多得盛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他为了得到这些股份,所以娶你,所以认下你肚子里的孩子。

在你生下孩子之后,他就会和你离婚。展颜,这件事情,你是无辜的。

盛南轩抓着她的手松了松,脸上看上去有些不忍的样子。

老太太的却依然恶毒的说:说到底是你毁了我孙子的清白,我们肯认下这个孩子就不错了!

展颜猛地后退了一步 ,感觉整个身体都是冰冷的,一双杏眼圆睁,不知何时已经蓄满了泪水,她努力想把这些眼泪憋回去,不让它们流下来。

为了,股份?

难怪,难怪盛南天明明那么讨厌自己,却还跟自己结婚,原来说到底,也不是在利用她而已……

展颜眼睛通红,用憎恨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盛老太太,转身冲出去。

盛南轩眼中情绪不明,也冷冷的看了盛老太太一眼。

几乎是像个疯子一样冲进盛氏的28楼,大家都知道这是刚刚跟盛总结婚的女人,虽然好像跟盛总的感情不是特别好,但是还是没人敢拦她。

展颜一路冲进盛南天的办公室,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办公室里面除了盛南天,还有另外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似乎在谈工作。

展颜就这么突然闯进来,带着满脸的怒气,吓的里面的让人话说到一半都停住,全部睁眼看着展颜。

盛南天的脸色立即变的很难看,走到她身边眼含警告,低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展颜看着他的眼睛,想起自己刚在在盛家听到的那些话,不顾一切的想要来问他,可是,她到底要问什么呢?

问他,是不是真的像奶奶说的那样,只是为了盛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而娶自己?

要是他承认了,她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