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初恋的女人

华文原创小说 2022-06-28 17:05:40
微型小说:初恋的女人

作者:闫永芳

开着窗户,本想透气,但又用玻璃密封。用玻璃想透光,但又用窗帘把光挡住。

她和他几乎是同时被分配过来的老师,她喜欢他好长时间了,她确定这是喜欢,因为这种感觉好像还从来没有过。

她时常悄悄地看着他,注意他,观察他。他在时,她满心欢喜,总想找机会接近他,哪怕不说话,哪怕只能静静地看看他。

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好像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就要下班。她不想下班,准确地说是不想和他分开,她竟盼着第二天快快到来。她希望学校的例会能多召开几次,那样,她就能和他多呆一会儿。

一转眼,就是周末,她不想休息,她想让校领导多安排几次值班,最好能把她和他安排在一起。

他不在时,她心烦意乱,心不在焉,就像丢了魂,她四处里打听他的消息,手里的笔抓起来又放下,屁股坐下又抬起,她不停地看腕上的表,时间却像凝固了一般,怎么那么慢?像老黄牛拉着一辆破板车,哼哧哼哧了半天,才走了一截儿。

她数着指头盼着明天快快到来,明天他会来吗?他的事应该办完了吧?他还顺利吗?他没受气吧?他带水了吗?出门在外,不要着急上火了。

她担心他,可又不能说。早知道他要出门,她想该把桌上的金银花给他。

这是不是爱?她不知道,但她肯定自己喜欢他。喜欢这东西让人徒增孤独、寂寞、痛苦、茫然,让人饱尝喜悦、甜蜜、激动、希望,无论敲了多少次脑袋,骂了多少次自己,仍放不下并给予整个身心的投入。

一些毫不相干的事,她总是七绕八绕,就绕到了他。她想给他写封信,信里就说“我喜欢你呀!”

她羞红了脸,不好意思了,这样是不是太直白?女孩子是不是该有点矜持?他万一不喜欢自己,以后在一个单位里还怎么相处,怎么呆呀?那多不好意思呀!她突然犯了难,手里握着笔,半天却没动一个字。

“有了,我在信里就写你能给我画张像吗?如果他答应了,那就说明有戏了!”她越想越高兴,把写好的信折成了一个爱心装进了信封,偷偷放在了他办公桌上的笔记本里。

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他看到信了吗?他怎么也不说一句话,头也不抬地在桌子上忙着啥?

她踮起脚尖想看看他桌上的笔记本打开了吗?那个被她折成爱心的信拆开了吗?他看了信后会有什么想法?他肯不肯为自己画幅画?

可她刚站起来,就发现他好像趴下了。他趴在桌上,笔记本被他压在了胳膊下。他怎么了?是不是有点不舒服?是头疼?还是恶心?是不是中暑了?她翻开抽屉开始找藿香正气水,自己心里慌成了一团麻!

下班后他匆匆忙忙就走了,她坐在那里好失望,伤心极了!他一定是看了不想搭理她,“画什么像,你有那么美吗?你就是只没长大的丑小鸭!”

她捂着脸自卑极了,真后悔给他写了那封信,可是说出去的话怎么收回来呀?她跺起了脚,快哭了。

“不可能!他绝不是那样的人,他善良朴实,人帅心更美。他是不是根本就没看到我写给他的信?他没翻本?他没看信?他这个大傻瓜,我没落名字,难道是连我的字也不认识了?唉!都怪我,都怪我,好歹也写个名字呀!”她越想越不对劲,“明天见了他,一定当面跟他讲清楚,不画也没关系呀,本来自己就是只丑小鸭!”

这一夜,她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第二天,她迟到了。第一节就有她的课,她抓了书本就直奔教室。

孩子们正在悄悄地上自习,有的做题,有的看书,完全没有她想像的那样乱成了一锅粥。她慌慌张张,本里掉出来一封信,竟和她给他的那封一模一样。

她撅起了嘴,“原封不动,退回去了?”

她的脸越来越烫,“幸好我没说什么别的话,要不然我还怎么和他相处呀?我的脸都要丢尽了,真是羞死了!”被人拒绝的感觉真难受,就像一把利刃直插心口,血在一滴一滴往外渗,隐隐作痛。

她用手把信揉成了团儿,可里面硬硬的,有什么东西竟划了手。她赶紧打开了信,还是那个爱心,竟跟她叠得一模一样,只是爱心的上面别着一朵淡淡的白色的桅子花,香味扑鼻。

她拆开爱心的信,“你如同这淡淡的桅子花清香美丽,等着我,画像马上就来了!”

她羞红了脸,抬头看见他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坐在了教室的最后排,正静静地画着她。

评论: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