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冰前夫求复婚(女主黎月男主厉景川)免费全文阅读

墨染云雪 2022-05-14 11:02:16

第一章怪你爱错了人

顾怀孕了。

她欢天喜地拿着化验单回家,一路上,她都在琢磨怎么给李京川一个惊喜。

他出差半个多月了,明天回家。

当她回到家,进了门,她在玄关看到了那双不属于她的女鞋。

古力月拧着眉。

这双她认识的鞋,是我姐姐顾小柔不久前买的。

但是顾小柔不是跟着李京川出差了吗?

姐夫,温柔点。

突然,一个女人轻柔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这声音

是她姐姐顾晓的软语声!

顾岳死死地咬着嘴唇,身体抽搐了一下!

顾小柔的姐夫,除了老公李京川,还会有谁?

不知不觉,她抬腿上楼了。

你离得越近,卧室里传来的男人和女人的粗声粗气就越大。

姐夫,别来了。我妹妹晚点回来怎么办?

相比顾晓温柔可爱的声音,李京川的声音格外冰冷低沉,不管她。

温柔点,姐夫。我姐姐一直想怀上你的孩子。结果我先怀了你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向她解释?

男人的声音依旧冰冷:别理她。

顾的心都凉了。

很久以前,她把手从门把手上收回,转身离开。

她还是没有勇气面对门内的一幕。

开门有什么用?

众所周知李京川不喜欢她。

她不顾一切地想嫁给他。

结婚两年,为了给李京川生个孩子,她去了大大小小的医院,吃了各种偏方。

当他终于怀上他的孩子时,他在她的卧室和他的卧室里,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睡觉。

连顾小柔都怀孕了。

眼泪无声地滑落,古力绝望地走出别墅,外面下着雨。

她在大雨中无助地走着,耳边全是顾晓轻柔的李京川交织的声音。

难怪李京川想让顾小柔做他的助理。难怪他每次出差都会带上顾小柔。

原来他们在一起很久了。

别墅的窗前,衣冠楚楚的顾晓望着月中古力的背影,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顾刚才听到了一个男人的粗声粗气的声音,这是她编的。

李京川的声音是录音。

她早就料到顾没有勇气进门。

我的妻子是顾,请你自重。

我几年都没打算离婚。

耳边响起李静川拒绝她的、粗鲁的声音。

顾晓柔冷笑一声,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古月在大雨中不知不觉向跨海大桥走去。

下雨了,跨海大桥上连几辆车都没有。

突然,一辆大卡车朝她的方向疾驰而来,撞上了她!

伤心欲绝的古力月来不及躲闪。

Bang & mdash& mdash!

那个女人的车撞了她整个身体空,然后重重地摔在了跨海大桥边上。

她觉得自己所有的内脏都移位了,血从头顶流了出来,把眼睛都染红了。

朦胧中,她看到有人从车上下来,俯身向她喘息。

在确定她没有死之后,那个人打了一个电话,李先生。她没有被杀。你想再打一次吗?

古月的心像被卡车狠狠地碾过一样疼。

司机刚才问的是李先生。

她一生只认识一个李先生,李京川。

她的最爱,李京川,她给了她所有的美好和感动。

因为她坏了他和顾小柔之间的好事,所以要除掉她?

仍然

要把名分给顾小柔给她肚子里的孩子?

然而,她肚子里有他的孩子。

别怪我,怪你爱错了人!

司机挂断电话,直接用鞋子踢顾的身体。

她之前降落的地方离桥边不到两米。

司机是一个强壮的成年男子。他踢了踢顾的破身体。没走几步,她的身体就挂了空。

下辈子再见。

顾从桥上摔了下来。

就在迷茫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樱花树下的李京川。

他还是那个白衣少年,风度翩翩,温润如玉。

李京川,我恨你

*

海城。

一个高大傲慢的男人走出会议室,他的助手赶紧走了过来。李先生和李太太出事了。

那人微微拧了拧眉毛,继续往前走。她做了什么?

她的妻子被车撞进了海里,她的尸体找不到了。

男子瞳孔突然收缩。

这时,李京川的手机响了,是医院。

李先生,你妻子不让我告诉你,但我仍然认为你应该做好准备。

你妻子怀孕三个多月了。

& mdash& mdash& mdash& mdash& mdash& mdash

六年后。

欧洲的国际航班降落在荣成。

李拖着行李箱走出了安检口。

六年前,她的名字叫顾。在她死了一次后,她放弃了自己的姓,改名为李越。

一个女人的栗色长发随意垂下,鲜红的衬衫和黑色的风衣让她看起来冷艳而神秘。

在她身后,跟着两个小娃娃,一男一女,穿着同样的黑色风衣,拖着同样的行李箱。

明明这两个小家伙看起来只有五六岁,但气质高贵到让人不敢靠近冷艳。

李越!

一直等在出口处的左安安急忙挥手打招呼。这边走!

她就是荣成知名整形医生,左安安。五年前,她在欧洲学习。她有幸参加了李越的整形手术,并逐渐成为她最好的朋友。

现在李越回到了荣成,她当然要承担起东道主的责任。

那个女人冲过去,激动地抢过李越手里的手提箱。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所有的房子。我们走吧!

谢谢你。

李淡淡地笑了笑,转身介绍道,,念念,这是你的左阿姨。

好的,阿姨!

小公主念念朝着左安安甜甜地飞了一个飞吻,以后要照顾好我们的鸭子!

余云淡淡地看了一眼左安安。左阿姨还有男朋友吗?

左安安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小家伙撇了撇嘴,走上前去,抢过左安安手里的行李箱,拖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要往前走。一个女人如果做太多艰苦的工作,很容易结婚。

左安安:

这个臭小子!

李越无奈,只好给他儿子打圆场。他只是嘴里有点毒,其实心并不坏,只是怕你太累。

左安安撇了撇嘴,这还差不多。

说完,她拉着李月的胳膊,怎么突然决定回来了?

只有余云和年年,墨韵在哪里?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