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老公把我宠上天(女主舒念微男主封南修)免费全文阅读

桃岁岁 2022-05-07 17:04:26

第一章

琼林大厦楼顶全是血。

舒念威的尸体挂在楼外,扭曲的手骨被严重绑在栏杆上。

她满身伤痕,脸毁得一塌糊涂,看不出一丝皮肤。

舒雪云挑了挑眉眼,居高临下的睨着舒念薇,意思是鄙视。

舒念薇,你看看我身边的男人,身上的名牌,手腕上的钻石手表,漂亮的脸蛋,都是用你的钱养的。

舒雪云狂笑:放心吧,我是最感恩的人。你死了,我帮你找个臭水沟当墓地。

舒念薇睁开被痂封住的眼睛,盯着模糊的血红中舒雪云身边的焦接君。

为什么?声音是那么的微弱,却又是那么的刺耳和穿透力。

焦俊杰明显一颤,舒雪云趁机钻进了他的怀里,还能是为什么?杰当然是为了我。不然他怎么能忍着恶心跟你这个贱人在一起这么久?

接君,说点什么。舒雪云千娇百媚地掐着焦接君的腰。

娇顿时感到神魂颠倒,急切地把舒雪云拉进怀里劝她。

我也鄙视在这种贱人身上浪费时间。要不是她帮忙抢瘸子的财产,我甚至会把她看得很恶心。

说完& lsquo呸& rsquo一口吐槽到舒念薇。

舒念薇的心仿佛被刀刺了一下,胸口隐隐作痛,表情渐渐变得狰狞,破喉咙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你们......不得好死,舒雪云和焦接君。即使我是鬼,我也不会让你走。

舒威咬紧牙关,挣扎着抬起另一只手去解开栏杆上的绳子。

她感觉自己断了的手骨从绳子里出来了,但是她的身体并没有像承诺的那样掉下来。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地握住了她。

南秀用心疼的眼神看着舒念薇,祈祷:薇薇,不要放弃,好好活着。

终于,我的执念被打破了,舒念薇的意识模糊了。

她费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冯楠秀躺在天台边缘,被焦用狰狞的面目残忍地踢了一脚,嘴角流着血,身体一直在颤抖。

不,冯楠秀!

舒念薇的脸暖暖的,不知道是泪还是南秀的血。她只知道她不能再欠这个男人了。

南秀,放手。如果有来生,我会补偿你的。

舒念威用尽全身力气勾了勾嘴唇,然后猛的一掌拍在凯丰南秀的手上,身体迅速倒下。

& lsquoBoom & rsquo随着一声,舒念威的世界只剩下痛苦。

痛彻心扉的痛。

尤其是手腕上的伤口,好像涉及到四肢的骨骼。

没想到,做了鬼还能这么疼。舒念威在脑海里一一问候焦的祖宗十八代。

睁开眼,没想到地狱,却撞上了一双让她心灵颤抖的眼睛。

她看见谁了?

在这个男人面前,他的下巴又亮又瘦,他的肤色像纸一样白,他的眼睛像一池冰一样深,他的愤怒在可怕中燃烧。冷热交织,煎烤的舒念薇心慌。

冯楠秀!舒念威眼底闪烁着兴奋。

突然手腕被用力一拉,舒念薇才发现自己的伤口在流血,但不是骨折,而是手腕被割破后的静脉断裂。

割腕?上辈子不是这样的!

不.....重生?

舒念威看着熟悉的卧室,急于确定这一点,一动就被狠狠压住。

还想跑?舒念薇,我对你不好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的容忍度太高,让另一个男人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

南秀满身戾气,双眼赤红,大手不停收紧,仿佛要掐断舒念薇的手腕。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让你死。南秀弯下腰,疯狂地咬着舒念薇的脖子。仔细听着,就算你死了,这辈子也只能做我的女人。

她没有阻止冯楠秀,任由他胡来。

舒念薇很开心。她真的重生了。

大约5个月前,她去医院探病,遇到了正在康复的冯楠秀。她只是笑笑,第二天舒家就收到了冯家的聘礼。

这个消息对舒念威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临城人都知道,冯楠秀是一个狼性的人,冷酷,嗜血,残忍,无情。断了腿以后,他变得越来越可怕,连冯的家人都怕他。

她也害怕,她害怕,但她被迫结婚,然而她反抗了,因为她被舒家的贪婪和冯楠秀采取的激烈措施打败了。

她愤恨又痛恨,根本不愿意和丰南秀交流。在舒雪云和焦的唆使下,她除了闹事外,还挑动了全家人。

最后,他不仅悲惨地死去,还害死了冯楠秀。

这一次,应该是为了给焦一块地,她扬言要绝食,割腕,所以差点自杀。

南秀虽然是被迫娶她,但对她真的很好,完全不能忍受她伤害自己。这一次,舒念威下了一盘大棋,彻底打磨了南秀的耐心,真正把自己打进去了。

上辈子,她疯狂反抗,导致自己受伤,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月。

一生......

幸运的是,她吸取了教训。

还没想清楚,那人突然起身,把她拖进卫生间,在镜子前牢牢压住。

像看鬼一样看着你。

南秀边说边拿出纱布缠住舒念薇手腕上流血的嘴。

镜子里的女人很漂亮,但却掩饰不住憔悴的面容。舒念薇此刻满脑子都是吴琴。几天的绝食已经让她看起来憔悴的没有任何精神,看起来更像一具美丽的行尸走肉。

血止住了,伤口就不那么疼了。

舒念威看着还在为自己轻微包扎的丰南秀,虽然满脸愁容。他感到内疚,暗暗恨自己上辈子的愚蠢。

有一个好人不爱他,但为了一个恶心的渣男,他全身心地投入。

南秀顾不上包扎伤口,抬头看见舒念薇在流泪,心里有点闷。

向她伸出眼睛,舒念薇条件反射地躲闪。

修长的手僵了半截空,刚才还有些和谐的气氛瞬间从暖春落到寒冬。

怕我?男人的眼神冰冷,怕我就乖乖的,还有下一次。......

后面的话南秀没说出口,他轻笑自己。他下次能做什么?只要她给个眼神,他所有的原则都可以变成装饰品。

我......

舒念薇想解释,冯楠秀却转身要走。

她感到自己的心突然空在一起了。不要走。

舒念薇的第一反应是离开冯楠秀,但是她坐在脸盆架上,手够不到冯楠秀,只能用脚。

南秀回头时,看见两个圆脚趾夹着一件白衬衫的一角。

舒威很白,白到连衬衫在她面前都显得低人一等。

男人喉结翻滚,眼神越来越黑,埋藏在心底的愤怒呼之欲出。

南秀抬起头,舒念威知道自己有麻烦了,眼睛湿润了,小心翼翼地盯着南秀。

你能...先别走。

舒念薇默默缩回了脚,却半路被温暖的手掌抓住了。

南秀瞪着她,声音沙哑:舒念薇,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评论: 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