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小说网

两性小说

军长紫色大头狰狞巨龙|被灌尿玩弄高H_真的好大啊!柳芳芳穿着性感的小吊带,大半个胸都快露出来了。我盯着眼前那对白嫩诱人的酥胸,迟迟移不开眼,不禁诧异这女人的性感火辣。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

两性小说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文:让人下面会流水的小黄文_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对丈母娘产生了那种不堪的想法,总是忍不住的想偷看她的身体,我知道这很罪恶,可说来奇怪,丈母娘虽年近四十,又整天忙农活,但皮肤却非常白...

两性小说

np文超级肉一女多男(H):男女主下面连着还做饭肉_我看着她那一对若隐若现的丰满,恨不得把她死死压在身下,把她那对丰满攥在手心里狠狠揉捏。可是现在,我也只能暂时先克制住强烈的冲动,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开车,一边不...

两性小说

五十女人喜欢被㖭|公和我做好爽_ “啊!”儿媳妇全身一阵酥麻,而我更是爽到了极点,儿媳妇的玉臀软绵绵的,充满弹性,压在我的家伙上面,舒服的我差点喷出来。 “爸,对不起!”坐在...

言情小说

完结小说《首席攻婚N次方》是藤藤菜所编写的现言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暖傅呈,内容主要讲述:心,痛的窒息,江暖伸手捂着自己的心口,眼帘遮住眸子里的难过与委屈。就这样吧,就这样。认杀认剐随便吧,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有人在乎自己。再次睁开眼睛,江暖红红的眼睛带着麻木与苦楚,看向了男人,“到底怎么...

言情小说

《带着超市混七十年代》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一夏南北,主角叫崔天浩安之夏,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他们零零碎碎说了很多,新人们竖着耳朵认真听,生怕遗漏了什么,为今后的生活带来不便。知青所不算大,只是个普通农家小院,四间卧房、一间堂屋、一间灶房、一间茅厕,郑刘夫妻带着娃住了间小的,男知青分两间,女知...

言情小说

小说主角是崔天浩安之夏的小说叫《带着超市混七十年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夏南北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吃过饭,安知秋跟杨炯一起去村里老木匠那里定制碗柜和箱子,安知夏则回屋套棉被。她趁着屋里没人,从超市拿出条四斤重去掉被罩和被里的蚕丝被,将蚕丝平整地铺在炕上,用买来的棉花均匀薄薄地填充两斤,略微压实后,...

言情小说

主角叫崔天浩安之夏的小说是《带着小超市回到70年代》,是作者一夏南北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知青们是下乡支援建设,有些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响应国家号召,有些是无奈平摊的名额,可不管怎样,知青办给他们统一买的车票虽是硬座却都带着座号。按照车票的标示,他们很快寻到了对应的位置,安知秋爽朗笑着跟里面的...

言情小说

甜宠新书《夫人每天都计划着让少爷提离婚》由萝妍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枝顾湛,内容主要讲述:夏枝做那个梦实在是太恐怖了,导致她今天上班的时候心一直不规则的乱跳。她想着还是等他的气消了,再计划让他分手的事情吧。虽然他没有看出来昨天的聚会是什么目的,但是还是小心为好,毕竟他可是站在金子塔顶尖的男...

言情小说

《夫人每天都计划着让少爷提离婚》是萝妍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夏枝顾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夏枝还在思考着怎么找个理由出去通知那个美女特务,在包厢实在是太不方便,因为顾湛就在她的身边,他的狼爪爪还在他的腰上放着,她只要一玩手机就他就会盯着看,她和谁聊天。正思考的认真时,被他一把抱起,来不及反...

言情小说

主角叫江暖傅呈的书名叫《首席的替嫁小夫人》,本小说的作者是藤藤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江暖:“石姨,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打包起来。我要带到公司去吃。最近江河电子接了两个大单子,我要留在公司里处理这些事情。”石姨随后说道:“少奶奶你这些都瘦了。这些我早已经做好了,而且少奶奶下次不用和石姨这...

言情小说

热门小说《致富俏厨娘》由今西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简朵儿肖正阳,书中主要讲述了:肖正阳问,“怎么了?”小丫头脸色不太自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肖正阳,谢谢你。那、那个三轮车多少钱呀?”肖正阳笑了下,“怎么,想要还我钱?”简朵儿用力点头。肖正阳眯起眸子,啧了一声,意味不明的说,“你...

言情小说

小说主角是江暖傅呈的小说叫《首席的替嫁小夫人》,它的作者是藤藤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暖习惯性的只留下一盏小桔灯,随后将头靠在傅呈的身上说道:“今天好辛苦哦,老公,我今天去了你的公司哦。可是好像搞砸了一切。不光公司的秘书就连股东都在笑我是个笨蛋。我当时真想夺门而出,可是这是爷爷吩咐的...

言情小说

小说主角是慕昕舟慕浅的小说叫做《穿越之不良邪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喵小爷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慕浅这平平淡淡的语气似乎更加引人不满了,年轻人终于放下了捏在指尖的书卷,眉眼间的清高和不悦表露无疑。“是,你又待如何?”“这里所有的书你都看过?”慕浅眸中的笑意越发盛开,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在一排...